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安佳作

        黃海行動(一)

        來源:黃海行動 作者:殷毅

          古今中外,詐騙案例數不勝數,大到騙錢、騙物、騙色,小到騙吃、騙喝、騙玩……狡詐的騙子挖空心思,騙術花樣百出,手法不斷翻新,如水銀瀉地,無孔不入,各種騙局滲透到社會的每個角落。

          騙子的行徑比起偷盜、搶竊更隱蔽、更狡猾。雖然不像搶劫那樣直接威脅到人們的生命安全,但是它手段卑劣,防不勝防,更令人咬牙切齒,深惡痛絕。

          隨著網絡和智能手機迅猛發展,騙子們也“與時俱進”,各類新型詐騙活動“提檔升級”,體現出“時代色彩”。妖孽們撒開一張張無形的黑網,精心設計種種騙局,讓你不知不覺困在“局”中……

          形形色色的騙子,就像一個個披著偽善外衣的惡魔,張著血盆大口,瘋狂吞噬著人們的錢財。

          這不,從2017年下半年起,一些人陸續收到一封封——

          撒旦的“請柬”

          “只要交303元報名費,你就能成為‘世界華人聯合會’的會員,之后可以享受股權分紅、工作安排等福利,福利可以傳三代。”

          “先交500元民族資產解凍稅費,年底可得1000元,還可以優先得到精準扶貧資金。”

          ……

          這些天方夜譚般的傳說,你相信嗎?

          大多數人會說:不信。

          你不信,有人信!

          2017年底某日。寒夜,月朗星稀。

          江蘇省鹽城市區解放南路一家火鍋店食客爆滿,生意紅火。

          正忙著配菜的王小麗,接到了老姐妹顧芹發來的語音微信:“有人介紹我參加‘世界華人聯合會’,說是能安排正規的工作,有工資有福利,介紹別人當會員,還有獎金提成……你參加嗎?”

          聽了這個消息,王小麗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騙子,又在忽悠人!

          “這可能是騙子,你不要上當。”她好心提醒顧芹。

          “不會的,我了解過了,‘世界華人聯合會’是個民間組織,專門負責精準扶貧,像我們這些農村打工人員,只要參加了,都是幫扶對象。”

          “我現在忙呢,沒空理你。”堂口催菜了,王小麗匆忙把手機塞進衣兜。

          深夜回到家中,王小麗看到顧芹發來的一張圖片,上面一行印著“世界華人聯合會”幾個字,下面的小字看不清楚。

          王小麗問:“這是什么?”

          “‘世界華人聯合會’的會員登記表。”

          隨后,老姐妹又發來一張照片,是一位戴著金框眼鏡的貴夫人,皮膚細嫩白皙,慈眉善目,華麗的外套,項間掛著一串深色佛珠。

          “她是誰?”

          “說出來嚇你一跳!她是‘世界華人聯合會’的主席,姓倪,聽說是孫中山的孫女子,來頭大呢。”

          “孫中山的孫女怎么姓倪?”王小麗有點不信。

          “你不曉得,聽群里的干部說,孫中山當年有三十多個名字哩。”

          “哪里有這種好事?國家為什么不直接發放扶貧的錢,非要通過這個什么會的?”王小麗仍然不相信。雖說是農村人,但也做過幾年村里的計生工作,她了解一些上面的政策。

          那頭,老姐妹又說話了,“你在城里打工不知道,現在國家非常重視農村扶貧,‘精準扶貧’是中央提出來的,哪個敢用這事騙人?要坐牢的!”

          王小麗有點心動了,“你是聽誰說的?”

          “姓許的,這個人我也不認識,聽說是‘世界華人聯合會’鹽城辦事處的主任。這樣吧,我把你拉進群,你自己看看,想參加就參加,不想參加也沒有關系,退出來就是了。”

          隨后,王小麗被拉進了一個微信群。這個群的名號夠響的:“303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群”。

          本來持懷疑態度的她,進群沒多久,就被群里的“氣場”鎮住了!這個主席,那個總會長的,還有各部的部長、各省的分會長。一個個講著國家精準扶貧戰略,傳達“國家最新政策精神”,還學習《弟子規》《道德經》什么的,滿滿的“正能量”,一盆盆“心靈雞湯”……

          一生沒見過大世面的王小麗熱血沸騰,毫不猶豫地發了只303元報名紅包。

          不就是303塊錢嘛,就當交養老保險了!

          王小麗坐等天上落餡餅……

          楊秀花這幾天很興奮,整天哼著小曲兒在手機上發微信,就連吃飯都瞄著手機屏。

          “好好的班不上,一天到晚捧個手機,神經兮兮的,做什么呢?”丈夫問。

          “你懂什么?我在忙扶貧的事哩。過幾天還要去一趟鄉下,把需要扶貧的人統計出來,報到省里,上面審核后要精準扶貧,下撥扶貧款,還要開發扶貧項目呢!”妻子頭也不抬,不停地點著手機屏,“上面要求大家每天在群里報到,有人點名考勤哩。”

          “政府不是有專門的扶貧部門嗎,你光發發微信就能扶貧了?”丈夫不解。

          “我們是‘世界華人聯合會’搞的民間扶貧項目,不是一回事。”

          “什么‘世界華人聯合會’,我怎么沒有聽說過?”

          “你不曉得,這個聯合會是一個代號叫‘303’的首長辦的,她的身份保密呢。我原來在‘民族資產精準扶貧’的群里,現在上面把我們全部轉到‘世界華人聯合會’群。聽上面說‘世界華人聯合會’有孫中山和宋慶齡的遺產,專門用于扶貧。”

          “303”首長是誰不知道,但是一提到孫中山和宋慶齡,丈夫還知道一點。

          “這么大的聯合會,怎么會叫你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的婦女參加?”

          “是一起打工的老黃介紹的,后來又認識了鹽城辦事處的許主任。”楊秀花放下手機,拿出一只黃皮小本子得意地晃了晃,“這是會員證,我們是干大事的!還要發工資哩,哪像你,就曉得喝酒摜蛋。”

          丈夫接過燙銀的會員證,打開一看,妻子穿著西裝、扎著鮮紅領帶的照片旁,是中英文對照的文字,姓名、性別、出生日期、證件號碼等等一應俱全,繁體“世界華人聯合會”幾個字非常醒目。右頁是會員守則,下面是四句話:“上善若水,厚德載物,天下為公,世界大同。”落款簽名更是了不得,“世界華人聯合會”主席“倪星”,還蓋了鋼印和中英文對照的橢圓形印戳。

          丈夫不由得對妻子刮目相看,掂了掂手中的會員證,“乖乖!你一個月能拿到多少錢?”

          “現在剛開始起步,還沒拿到錢。不過,群里有通知,等正式掛牌了就會發工資,而且還有分紅、福利等等好處,全家三代人享受中產階級的待遇呢。”

          丈夫將信將疑,天下竟會有這等好事?

          楊秀花堅信無疑!這會兒,她正點著轉賬紅包,一只包500元。這些紅包是她發展的5位亭湖籍骨干會員發來的。

          幾天前,她接到“世界華人聯合會鹽城工作群”轉發的通知,國家有一筆巨額民族資產要解凍,這筆錢將用于精準扶貧、發放會員的工資和福利,但是需要一筆解凍的稅費。本著取之于會員,用之于會員的原則,“上級”決定向會員每人暫借500元,到時聯合會總部連本帶息,每人還款1000元,而且優先享受扶貧款,要求各縣(市、區)工作組向會員們收取這筆借款,籌款多與少將作為各地領導骨干的業績考核。

          楊秀花想都沒想,立即在亭湖工作群里作了傳達,要求各位骨干帶頭。

          隨即,楊秀花又將這2500元錢加上自己交的500元,通過微信轉賬的方式打給了鹽城辦事處統計支部長劉招娣。

          幾個月里,楊秀花像著了魔似的,按照“上級”指示,先后5次交了資料審查費、大數據費、項目費、解凍費、入會費等近千元。為了按時完成業績,爭取個好表現,她還慷慨解囊,替還沒有交款的會員墊付了一些錢。

          比起王小麗和楊秀花,阜寧縣農村的張蘭秀加入“世界華人聯合會”有點滑稽。

          張蘭秀在家帶孫子和孫女,除了上集市買菜,平時足不出戶。在外打工的兒子、媳婦想孩子,就給她買了只智能手機,教會她玩微信,晚上沒事了,一家人視頻聊聊天,心里也有些慰藉。

          這微信真好,天南海北的,一點就能見上面,還不要電話費!

          聽說微信朋友圈里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有,加的微信朋友越多,朋友圈就越大,看到的東西就越多。讀過中學的張蘭秀越玩越入迷,只要有人請求加好友,也不問是誰,點指即加。

          一天,一個叫“美美”的人要求加好友。她一點手指確認了。

          “你好!我是淮安的美美。”

          “你好!我是阜寧張蘭秀。”

          ……

          幾句問候的話說過后,“美美”就把她拉進了“303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群”。

          乖隆咚!這是個全世界華人的群啊,“美美”真有本事!張蘭秀對從來沒有見過面的“美美”佩服得五體投地。

          “美美”在群里喊話:“歡迎江蘇阜寧的張蘭秀入群!”

          群里立刻燃起了一陣子鞭炮,隨后又有人接連發了一串“歡迎新朋友入群”的圖標。

          張蘭秀感到有一股暖流竄游全身,像是進入了一個溫馨的大家庭。

          不一會兒,有人對她發話了:“阜寧是蘇北革命老區,是我們世界華人聯合會重點關注的地區。國家沒有忘記你們,全世界華人沒有忘記你們!請你排摸一下當地的貧困對象,然后把他們都拉進群。我們有獎勵政策,發展一個會員,發50元錢,以后還會發工資和福利。”

          一個自稱是“世界華人聯合會”江蘇分會長的人說:“當然,我們發展會員是有條件的,19—69歲之間,公務員和犯罪人員不要……”

          分會長就是江蘇最大的“官”,能親自對她這個帶小孩的村嫗說話,張蘭秀感到非常榮幸。還沒有等她還過魂來,又有人在群里發了一連串的紅頭文件,大致是國家的扶貧政策、中華傳統文化和兩岸和平統一之類的內容,把她看得云里霧里的。

          她連忙表示要加入這個聯合會,又說了一大堆大年初一的吉祥話,感謝“世界華人聯合會”的“領導”。

          其實,張蘭秀根本不關心這些國家大事,她關心的是拉一個人進來,會得50塊錢,每天拉一個,一天的吃喝全有了!

          這時,又有人請求加她好友。她一陣激動,想什么就來什么,難怪這兩天喜鵲在門前叫。一點手指后,就動員這個人進群。

          那人連忙說:“我就在群里,是鹽城辦事處的許主任。”這位“主任”告訴她,過幾天,她將和鹽城的幾個“領導”到阜寧實地考察,確定一下阜寧的“領導班子”成員。

          幾天后,來了一男一女,都是50多歲的鹽城大豐區人,自稱是“世界華人聯合會鹽城辦事處”的正、副主任。

          他們召集了網上認識的阜寧幾個骨干,“巡視”一番后,有模有樣地宣布了阜寧工作組的“干部任命”:孫長江任組長,湯慧玲任副組長,張小霞當統計組長,張小芳是人事組長,蔣琴和孫家俊分別擔任巡查組長、督察組長。

          這些被委以重任的“領導干部”,有搞裝潢的油漆匠,有種田的農民,有開電瓶三輪車送貨的,還有無業人員……五花八門。

          村嫗張蘭秀萬萬沒有想到,她居然也當了個兵頭將尾的“官”,被封為“世界華人聯合會”江蘇分會阜寧機構下面的“宣傳組長”!

          隨后,許主任傳達了省分會領導的工作要求:上面說了,阜寧是貧困地區,沒有指標限制。你們要大力發展會員,只要每個人交303元,就可以成為“世界華人聯合會”會員,享受股權分紅、安排工作等,福利可以傳三代……

          這兩位鹽城的“大干部”,女的是許麗紅,男的叫張華。

          三個月前,在南京帶小孩的許麗紅,被一個姓吳的“微友”拉進了“民族資產精準扶貧管理委員會群”,她又把熟人張華拉進了群。群里的江蘇分支機構負責人黃留香見他倆是鹽城人,就講,你們建一個鹽城工作群,我委任你們當鹽城辦事處的正、副主任,授權你們組織鹽城骨干架構,大力發展鹽城的會員云云。

          就這樣,許麗紅和張華飄飄然當上了鹽城的“大領導”。

          而那位任命他們的江蘇更大的“領導”黃留香,半年前,還是盱眙縣一個賦閑在家的退休教師。自然,他也是被上面更大更大的“領導”任命的。

          這場近乎荒唐的詐騙鬧劇,在一只無形的魔手操縱下,利用微信群、朋友圈蔓延、發酵,在全國范圍內上演著……

          如果說搶劫一點“技術”含量沒有的話,那么騙子應該算是“有一定的技術含量了”,接觸式、非接觸式花樣百出。他們在電話中假冒各種身份,誘騙受害人轉賬匯款;以網上“消費刷單”的伎倆暗做手腳,套走事主的錢財;以“作法消災”的手法調包詐騙……由于公安機關不斷打擊,及時向社會群眾發出預警信息,揭露這些詐騙手段,人們加強了戒備。

          但是,騙子們也在不斷研究新“戰術”、變換新手法,特別是打著各種響亮名號實施的詐騙,更具欺騙性和隱蔽性,一些受騙者接連上當仍不覺醒。

          “神騙局”潛伏在江湖!

          正當“世界華人聯合會”這個詐騙惡魔喧囂正歡之時,緊盯著的是鹽城警方一雙——

          警惕的眼睛

          施志凱,鹽城市鹽都區公安局刑警大隊大隊長,四方大臉,跨步生風,渾身洋溢著刑警的豪氣。這股豪氣,百姓看了心安,而犯罪分子看到了,就是令他們聞風喪膽的凜然霸氣。多年的警察生涯,練就了他嚴謹細實的工作作風,善于從生活細節中捕捉一些涉案信息。

          2017年歲末的一天晚上,外出辦案剛回的施志凱在小區浴室里美美地泡了一會兒,祛除一身寒氣后,躺在堂廳的通鋪上小憩。

          修腳師傅和浴客的對話,引起了他的警覺。

          “現在修個腳只掙個十塊八塊的,還不如交三百來塊錢在家拿工資呢。”

          “是養老保險金吧?那要到齡才能拿到。”

          “不是養老保險。聽說網上有個‘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安置委員會’,正在收集扶貧對象,只要交303塊錢,就取得‘世界華人聯合會’的會員資格,然后月月開工資,還有福利。”

          “你做大頭夢呢,肯定是個騙子!”

          ……

          言者無意,聽者有心。施志凱拿出手機上網搜索了一下,跳出了“世界華人聯合會”一連串的信息,什么“召開世界華人大會”“組織精準扶貧活動”“解凍民族資產”“兩岸統一文化交流”等等。

          職業的敏感告訴他,這可能是一個詐騙組織!

          他躺不住了,立即穿上衣服,又一個電話通知副大隊長張輝、徐兆祥等人趕到局里……

          歲末寒夜,朔風陣陣。

          位于鹽城市平安路9號的公安大廈在泛光照明中,像一柄利劍,刺破夜幕,直插蒼穹。網絡安全保衛支隊辦公室,燈火通明。

          幾天前,二大隊大隊長許輝在網上例行巡查時,發現一個叫“世界華人聯合會”的神秘機構,正在廣泛招募會員,宣稱只要交303元報名費,就可以入會,之后可以享受股權分紅、安排工作等福利。

          “這里面有貓膩!”支隊長金余立即組織沈海、許輝、陸海琪、賈娜、唐洋等人,循著這條線索,進行初步排摸。

          他們通宵達旦,從茫茫網海中撈出一條條信息,再進行碰撞對比,分析研判……隨著新年鐘聲敲響,一個披著華麗外衣的詐騙團伙輪廓漸漸顯現。

          這個詐騙團伙以所謂“精準扶貧”為誘餌,利用微信平臺先后建立了“民族資產精準扶貧管理委員會群”“303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群”“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安置委員會群”等,大肆向不明真相的群眾招搖撞騙。雖然每個群眾被騙的金額不大,但涉案地域廣、受害人數多,而且發展迅速,短短數月,這個所謂的“世界華人聯合會”就發展會員15000多人,涉及全國30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

          2018年春節期間,這個重要情況,呈報給鹽城市公安局的領導。

          這種打著‘精準扶貧’等旗號實施的詐騙犯罪活動,嚴重擾亂發展環境,破壞社會經濟秩序,影響國家重大戰略的順利實施,損害黨和政府的形象。”

          鹽城市公安局隨即召開相關警種負責人參加的專題會辦會。

          “這是一個有著嚴密組織架構的詐騙團伙。”金余匯報了初步排摸的情況,“以我市為例,市一級的負責人叫許麗紅,另外6名架構人員的職務分別為副主任、人事支部長、宣傳支部長、督察支部長、巡察支部長、統計支部長。而且各縣(市、區)都建立了所謂的‘工作組’架構,對應上一級組織。這些基層架構人員面對面接觸被害人,登記收集相關信息,組織受害人交錢參加相關詐騙項目。上當受騙的人,多的交了上千元,少的交了303元入會費。”

          刑警支隊支隊長熊新民接話道:“這個詐騙團伙的作案手段不同于其他詐騙形式,采取‘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以各種名目小額多次詐騙斂財,聚沙成塔,具有很強的欺騙性。而且詐騙的對象大部分是低收入人群,社會危害大。”他拿出一份材料,“鹽都區公安局在工作中,也發現了這個神秘的‘世界華人聯合會’蹤影。這是刑偵條線剛剛報來的情況。”

          大家相繼傳閱了材料,敏銳地意識到,這個波及全國的詐騙活動雖然在鹽城剛剛露頭,但是已經構建了較為完整的詐騙組織體系,具有很強的迷惑性,影響惡劣,如不及時打掉,受害的群眾有可能呈幾何級增長,必須采取霹靂手段,及時予以迎頭痛擊!

          警惕騙術新變種,嚴厲打擊詐騙犯罪活動,保護好人民群眾的錢袋子,是鹽城警方義不容辭的責任!

          隨后,市局下達了偵破指令:由鹽都區公安局主偵,市公安局網安、刑偵派出精干力量全力協同,迅速拿下此案!

          山城重慶,張燈結彩,獅舞龍騰,好不熱鬧。人們互祝新年,沉浸在2018年春節的歡樂氣氛中。

          鹽都區公安局刑偵大隊主偵民警冉修平,正帶著妻子和7歲的女兒走親訪友。

          他是重慶人,2007年從南京森林公安高等專科學校畢業,分配到鹽都區公安局工作后,一直沒有帶妻子女兒回過老家,這次舉家回來探親,親朋好友相邀,日程自然排得滿滿。

          手機響了。冉修平一看,是大隊長施志凱的號碼,知道有任務了。

          “小冉,春節好,請向你父母轉達我的新春祝福!”

          “謝謝大隊長的問候。”冉修平向施大隊長道福后,習慣地問了聲:“什么任務?”

          “本來想讓你在家多住幾日,陪陪父母的,現在有個詐騙案件需要你參與偵破,走得開嗎?”

          “沒事,父母也見了,走得開!”一聽說要上案子,冉修平立刻血脈僨張。

          掛了電話,冉修平向父母說明情況,又用電話分別向親朋們告別,隨后帶著妻女,駕車返回2000公里外的鹽城……

          與此同時,孫耀東、鄭田祥、張輝、徐兆祥、戴劍、李軍等市、區兩級公安機關的一批干探精英,到鹽都區公安局集結。

          8樓會議室,窗明幾凈,燦爛的冬陽透過玻璃窗灑了進來,滿滿新春的氣息。

          “303”專案首次協調會在年味中召開。

          熊新民、金余先后通報了前期排摸的案情,傳達了市局領導對破案的要求。

          濃眉大眼的迮大猛先后擔任過派出所長、刑偵大隊長、市公安局經偵支隊副支隊長,多崗位歷練,積累了豐富的公安實戰經驗,磨練出攻堅克難的魄力和銳氣。

          這位威猛驍將擔任鹽都區副區長、區公安局局長后,鹽都公安連續打了好幾場漂亮仗。這次,他面對的是一個組織嚴密、人員眾多、波及全國、涉案資金巨大、詐騙手段惡劣的犯罪團伙,對于鹽都區公安局而言,無疑是一場嚴峻的挑戰。

          但是他堅信,鹽都公安完全有能力啃下這塊硬骨頭!

          他首先表了態:“新年伊始,市局就將這個案件交給我們鹽都區局偵辦,這是上級對我們的信任,我們要舉全局之力,堅決打勝。”

          鹽都區公安局政委宗友林接話道:“鹽城土話中有個‘名堂山’。聽了市局兩位支隊長的介紹,我感覺這個案子的‘名堂山’還真不少哩,要好好梳理一下,要打,就打準打穩打徹底!”

          大家群情激奮。

          “從我們初步偵查的情況看,這個詐騙團伙的骨干人員分散在全國各地,大多是網上聯系,作案手法有點類似網上傳銷拉人頭的方式,也有面對面接觸被害人,誘騙受害人交錢加入‘世界華人聯合會’。”市局網絡安全保衛支隊副支隊長沈海介紹說。

          “江蘇這條線的情況已經基本摸清。”施志凱匯報了前期摸查的情況,“在這個組織架構中,江蘇有573人。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鹽城各縣(市、區)總計有十余萬的會員費流向市區的劉招娣。這筆資金一路流動,先流到淮安的岳小兵賬戶上,再匯集到深圳一個叫李小秋的賬戶上。”

          他看了下迮大猛,“這個案件的規模比較大,涉案人數多,目前隊里有好幾起案件在偵查,人手還是比較緊張的。”

          分管刑偵工作的區局黨委副書記張明立刻接話:“辦,必須辦!這個詐騙團伙打著‘精準扶貧’的旗號,利用國家的政策騙取老百姓的血汗錢,影響和手段極其惡劣。剛才迮副區長不是說了,要舉全局之力偵辦。”

          熊新民和迮大猛會意地點了一下頭,“此案單就鹽城,目前上當受騙的人數還不是很多,但是從全國范圍來看,受害人數眾多,造成的社會危害和影響可想而知。”他看了大家一下,面色嚴峻地說:“這種犯罪活動多存在一天,就會多一些人上當受騙,多一天社會危害,必須立即打掉。”

          迮大猛用手敲了敲會議桌面,“我還要提醒一句,如不及時抓獲詐騙嫌疑人,大量贓款很有可能被揮霍一空,到時即使破了案,老百姓的損失也無法挽回,對老百姓來講,破案的價值也就不大了。我們常說公安工作要以人民為中心,我看,攻克此案就是具體的體現。”

          他堅決地表示,“時不我待,此案必須依法從速查處!”

          隨即,由市、區公安局精干民警組成,代號“303”的詐騙專案偵破組正式成立。

          專案組組長張明,沉穩、干練,面容清癯,不茍言笑,是從刑偵一線一步步走出來的鹽都區公安局黨委副書記,曾經牽頭偵破過一系列大要案件。上了這個專案后,他感到肩頭擔子的分量。

          全國公安機關正圍繞公安部專項打擊“盜搶騙”違法犯罪活動開展偵破攻勢,這起案件是鹽都公安要打響的第一槍,一定要把這個案件辦成功,不辜負人民群眾的厚望。

          接手這起案件后,一個個問號就在他的腦海里碰撞著、交織著。

          從目前已經掌握的情況分析,從江蘇這條線詐騙的資金流指向了深圳的李小秋,那個所謂的“世界華人聯合會”的會員證,也是從深圳寄出的,這個詐騙團伙的巢穴貌似在深圳。但是“世界華人聯合會”的主席倪星又在西安,深圳的李小秋何許人也?西安的倪星又是哪方的神仙?他們之間究竟存在著怎樣的關系?

          門開了,專案組副組長施志凱大步跨入。

          “研判小組排出了這個詐騙團伙的組織架構。”

          “啪!”

          一份材料落在張明的辦公桌上,“這個詐騙團伙的膽子真夠大的,能想到的名號都用上了。我們基本掌握了這個犯罪團伙的組織構架分為五級,分別為聯合國組織、國家總會、省級分會、地市級辦事處以及縣區級工作組。”

          施志凱落座,接過張明遞過來的茶杯,喝了一口,繼續說:“目前,所有的線索都指向深圳的李小秋。這個所謂的‘世界華人聯合會’15000多名會員中,約有12000人是原來一個叫‘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的成員,通過李小秋轉入‘世界華人聯合會’的,而且詐騙的錢都流向了李小秋。”他兩眼發光,指著架構圖,“李小秋應該就是這個詐騙團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

          又冒出個“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這個“全國總會”和“世界華人聯合會”是一個詐騙團伙打的兩個旗號,還是兩個不同的詐騙團伙?他們之間又是什么關系?“世界華人聯合會”的總部設在陜西的西安,這個所謂的總部和深圳一定有著某種關聯……張明看著架構圖,陷入了沉思。

          西安的那個“世界華人聯合會”主席倪星,難道是個空掛的“招牌”?

          作為專案組長,張明有一種預感,這個案子目前看似脈絡清楚,但是由于犯罪嫌疑人詐騙的每筆金額較小,一些受騙者即使明知被騙了,也不會報案,而且詐騙團伙打出的幌子名目繁多,有“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兩岸統一”等等,收集固定犯罪證據有一定難度,弄不好會煮成“夾生飯”。

          打蛇打七寸。要想徹底干凈打掉這個詐騙團伙,必須先要弄清楚這個詐騙團伙的頂層結構,鎖定真正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一招制敵。

          抓浮在上面的魚很容易,可是要抓到沉在下面的大魚還有一定的難度,絕不能打草驚蛇。他問施志凱有什么想法。

          “像這種涉案范圍廣、組織架構比較清晰的詐騙案件,傳統打法是先突破中層一級,摸清賬目,然后再兩頭清。”

          “目前收網的時機還不成熟啊。”張明道,但是剛才施志凱的話提醒了他。

          摸清賬目?對!不管這個詐騙團伙打著什么幌子,詐騙錢財才是他們的唯一目的。張明眼前一亮,資金流是偵破此案的關鍵。

          “弟兄們辛苦了!通過這幾天的深度研判,大致給我們指明了方向。從目前掌握的涉案資金流向看,都匯聚到了深圳的李小秋,我們不妨以資金流為導向,暫先把李小秋定為1號,西安的倪星定為2號。”張明果斷地說,“立即派出工作組,分赴深圳和西安進一步開展工作,徹底摸清他們實施詐騙犯罪的脈絡,從頂層往下打。”

          隨后,兩個工作組連夜出發。

          三天后,深圳工作組發回新的情況。通過調查發現,李小秋的賬戶經常有大筆的資金的進出,但是大部分詐騙的錢款又流向了西安一個——

          神秘的“303”首長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世界名城西安,璀璨榮耀,歷史和未來在這座古老的城池碰撞。

          這座到處流淌著華夏文明的城市,每天都發生著若干故事。綠蔭下,也有魑魅魍魎。

          雁塔區含光南路一座高大氣派的寫字樓內,一位衣著華麗,脖子上掛著一串佛珠的女人正坐在皮轉椅上,精致的妝容看不出她的年齡。此刻,她正欣賞著房屋里炫目的陳設,一種成功后的獲得感油然而生。

          寬大的老板桌上放著精制的茶臺、茶具,旁邊是一圈座椅。會客間有一套布藝沙發和一張小會議桌,桌上陳列著她和一些“名人”的合影、“名人”簽名的高檔酒盒,幾本關于孫中山和宋慶齡的書籍、畫傳、影集等。迎門插著三面旗幟,分別是國旗、聯合國旗和“世界華人聯合會”的會旗,下面一字排列著三只鎏金和平鴿。墻壁上是一塊藍底白字牌子,中英文對照的“世界華人聯合會”會徽十分醒目。

          不大的房子,被這些琳瑯滿目的東西塞得滿滿,令人目不暇接。

          她一想到自封的“世界華人聯合會”主席這個頭銜,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

          這個女人的確不簡單!

          她叫倪星,對外宣稱是聯合國的“303”首長,“兩岸和平統一”的特使,今年57歲,祖籍河北邢臺。其父生前在西安的一個運輸社當過會計,其母陜西蒲城人,生前是西安電線廠的退休職工。

          倪星從小跟著外公外婆一起生活,9歲時隨外公外婆到蒲城農村,中學二年級回到西安。先在一家旅游紀念品開發公司工作,后來又到一個只有內部刊號的旅游小報拉拉廣告。一番歷練后,她看中了古都西安厚重的旅游文化資源,扯起“陜西省旅游文化促進會”的名號。正當她羽翼漸豐,準備“大干”一場時,不料摔了一跤,致腰部受傷。

          這個被罪惡浸透肌理的女人,在養病期間潛心研究江湖騙術,悟出了“真經”。

          “騙”亦有道!騙子也分“三六九等”。低級小騙子,街頭行騙,利用道具耍些江湖小騙術騙人,這類街頭小騙蟲,她嗤之以鼻;中級騙子,幾個人合伙做個局,對你有逗有捧,云來霧去地把你迷惑,這類騙術也屬小打小鬧,她才看不上眼呢。

          要做,就做時尚的高級騙子!“緊跟”國家發展的大形勢,披著華麗的外衣,打著誘人的旗號,口吐蓮花,要讓被騙了錢財的人還幫著她數錢,還對她頂禮膜拜,感恩戴德。當然,詐騙的手法也要“與時俱進”,需要不斷“創新”、變換“馬甲”……

          只讀過中學,一直借居在姐姐家生活的獨身女人倪星,不愧是個江湖詐騙界妖魔級高手。當初成功“收編”王學東的“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團隊,就是她的得意之作!

          2016年9月,不甘寂寞的倪星忽發奇想,聲稱自己是個“肩負兩岸和平統一重任,執行特殊使命”的人。于是,她逢人便講自己是國父孫中山的孫女,她的爺爺當年有三十多個名字。她是“兩岸和平的聯合國領袖人物”,代號“303”……

          她處心積慮,邁出了實施詐騙的第一步——引人關注。

          一個月后,她又拿出一張印著繁體字的紙,“這是‘世界華人聯合會’的登記證明,我受命擔任聯合會的主席,是兩岸和平統一的指揮者。現在有許多和平使者向我靠攏,成為我們‘世界華人聯合會’的會員……”還搞了只“中華倪氏宗親總會名譽理事長”的牌牌。

          隨后,她憑著三寸不爛之舌到處忽悠,并拉攏了遼寧的付麗莎等幾個“志同道合”的人“組閣”,在寫字樓租了間房裝扮門面。

          為了掩人耳目,她還像模像樣地建立了網站,供會員交流學習。

          網站分為“簡介”和“學習”兩大板塊。“簡介”板塊主要公布的是組織章程,“世界華人聯合會是一個旨在追求全世界華人、華僑、華商、華裔大聯合、大團結的國際性社團組織。”“世界華人聯合會會員中,凡給社會或華人事業做出貢獻的團體和個人,本會將予以樹碑立傳,以啟后者;凡屬道、志、才優者,本會予以創作、參觀、考察、學習、深造的機會;凡偶遇不幸自拔艱難者,本會將予以法律、道義及經濟上的支持;凡欲為事業發揮最大能力及其合法要求者,本會將予以鼎力相助……”

          “學習”板塊則是滿滿的“正能量”。什么《世界在偷偷獎勵善良的人》《人品好的人自帶光芒》《人心是換的,尊嚴是賺的》等等“洗腦”的文章,披著偽善的外衣,向“會員”們傳授做人做事的“道理”。

          她穩穩地走出了實施詐騙的第二步——布置迷局。

          可是,魚餌下去了,上鉤的魚兒并沒有預想的那么多,折騰了好長時間,才發展會員2000多人。眼見得每日的進項漸漸在減少,她決定再加把火,造勢一番!

          2017年10月下旬,她在西安策劃了“世界華人聯合會兩岸和平與傳統文化聯誼會”,哄騙全國各地200多人參會,還組織與會人員共同祭奠祖先。參加會議的人,有不明真相被忽悠來的,有受騙上當的所謂會員,也有來蹭吃蹭玩的。

          當然,這其中不乏如蠅逐臭的“同道之人”。

          李小秋就是其中之一。

          55歲的李小秋,深圳福田人,當兵回家后,不安分的他先在深圳某機關工作,后來到外地學了一段時間的傳銷,一直混跡于江湖,結識了一些三教九流人物。整天晃蕩,不務正業的李小秋,一事無成,結果婚離了,家散了,就連自己20多歲的女兒如今做什么也不知道。

          他一直想翻身,做出點名堂讓前妻和女兒看看。

          機會來了!

          2017年的5月,他在互聯網上認識了一個叫肖花花的女子。

          肖花花自稱是“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廣東省分會的會長,隨后他就被委以“深圳辦事處主任”之職,繼而又結上了“全國總會長”天津人王學東,從此涉足網絡詐騙黑道。

          一日,他在網上尋找獵物時,無意中又聯系上了付麗莎。付麗莎向他介紹了“世界華人聯合會”,并邀請他參加“世界華人聯合會”西安聯誼會。于是他就腳踏兩條船,交了303元,成為參會代表。

          到了西安后,深諳詭詐之術的李小秋,一眼就看穿了老女人倪星的伎倆,但是覺得這個“世界級”的華人聯合會更具有迷惑性。看著高朋滿座,佳麗如云的會場,他感嘆此行“高人”多,自己參加的這個所謂“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相形見絀,差得遠了。就跟肖花花、王學東說了西安的所見所聞。

          而此時,狡猾的王學東已經嗅出了一點味道,公安機關有可能瞄上了他這個“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不能再這樣騙下去了,得趕緊換個“馬甲”。聽說西安有個“世界華人聯合會”正在招兵買馬,就想攀附上倪星,借殼再謀“發展大業”。這樣,即使將來被公安機關查到了,他也找了個頂包的“替罪羊”。

          于是,心懷鬼胎的王學東就聯系上倪星。

          老奸巨猾的倪星早就知道,這個以所謂“民族資產解凍”為幌子的騙術,起源于上世紀七八十年代,一些“業內前輩”用高額回報誘惑不明真相的人們參與,煞有介事地宣稱交完手續費,持續參與項目就可以拿到100萬、500萬、甚至1000萬的巨額回報……這一騙術早被公安機關識破,當初那些“業內前輩”們正坐在大牢里,數著天數苦捱時光。現在還玩這個30多年前的舊把戲,也太笨拙了!

          看透不說透,才是真功夫!倪星自然看出了王學東的心機,但是沒有戳破。

          倪星有她的“算盤”。

          她看中的不是王學東這個人,而是他那個“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龐大的團隊。自己弄的“世界華人聯合會”也是個“泡泡”,遲早會被警方識破,所以她早就留了一手,騙來的那些錢,不買房不買車,就連租用寫字樓裝點“聯合會總部”門面的那套公寓房,也只訂了一年,還是半年交一下房租,準備隨時開溜。現在“世界華人聯合會”的場子已經熱了,必須趁勢多發展一些會員,抓緊多撈些錢。王學東的團隊有一大批上當受騙的“會員”,不妨就勢讓王學東率團投到她的門下,再讓她刮上一遍,先弄個盆滿缽滿的,然后玩個人間蒸發,過自己快活的日子。

          這塊送到嘴邊的肥肉不吃,沒有道理!

          倪星實施了詐騙活動的第三步——巧設局中局。

          2017年底,王學東拜倒在老女人倪星的血色羅裙下,“世界華人聯合會”和“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這兩個詐騙團伙,心照不宣地同流合污。奸猾的倪星特意將惹眼的“民族資產”幾個字去了,把王學東團隊命名為“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安置委員會”,“任命”王學東為常務副主任,肖花花為副主任。封李小秋為“世界華人聯合會組織管理委員會”委員兼任“深圳分部”的部長。

          自此,這兩個詐騙團伙聯手,打著“303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安置委員會”等旗號,依托原“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的班底,重新包裝,在全國范圍內密織起詐騙網絡,發出一封封撒旦的“請柬”,繼續干著罪惡的勾當。

          當然,滿肚子加減乘除的倪星心里有數,特意防了一手。關于王學東負責的“世界華人聯合會扶貧安置委員會”事務,不直接找王學東,而是通過李小秋聯系,詐騙來的資金也通過李小秋轉接,和王學東這顆“定時炸彈”撇開一段“安全距離”。

          而王學東也是一只“老狐貍”,悄悄為自己留了一條后路。他把李小秋“提拔”進他那個團隊各省分會會長的微信群,宣布以后就由李小秋和肖花花負責日常事務,自己躲到了后臺,坐收漁利。

          詐騙妖魔倪星,自稱是手眼通天的“兩岸和平統一特使”,苦心編造出“世界華人聯合會”這只虛假光環,迷惑了好多人,又和王學東的“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團隊“強強聯合”后,呼風喚雨,興妖作怪,每天從全國各地涌來大把大把的票子。自此,她“時來運轉”,穿名牌,做美容,出入高檔交際場所,參加各種集會。

          燭臺、花茶、高腳杯……原本是西安城里名不見經傳的半老徐娘,竟然華麗轉身,過上了貴族般奢華的生活,成了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

          可是好日子沒過多久,倪星就憂心忡忡。

          今年2月,她得知“盟友”王學東東窗事發,被四川廣元警方抓了。沒幾天,李小秋和肖花花等人來到西安找她,心神不定地說王學東被抓后,下面人心惶惶,很亂,問她怎么辦?

          倪星使出如簧之舌,故作鎮靜地把他們打發走后,感到惶惶不可終日,就請了一位高僧算命。這位高僧微閉雙目告訴她,這段時日不要呆在西安,否則有牢獄之災……

          難道我的事情也被警方察覺了?做賊心虛的倪星忐忑不安,數了一夜的羊,就是沒睡著。

          走,趕緊走!

          可是躲到哪兒呢?

          她想到遼寧的付麗莎那里暫避一下,可是付麗莎因為“貪污”她的錢款,已經被她“開除”了。這個歹毒的女人是肯定不會收留她的,弄不好還會向警方告發她,這不是自投羅網嗎!她又想到了深圳的李小秋,轉念一想也不能,李小秋原本是王學東“民族資產精準扶貧全國總會”那條線上的骨干,說不定警方已經盯上他了,絕不能再和他扯上瓜葛……

          她不禁流下了傷心的淚,仰天長嘆:老天爺啊,想不到我這個曾經風光無限的“世界華人聯合會”主席,居然落魄到連個藏身之地都沒有!

          此刻的她真不敢想象,一旦失去這奢靡的日子,自己怎么活下去?

          定了定神,她決定到外地無人知曉的地方,躲上一段時日。

          她怕聯合會“班子”成員聯系不上她,自亂了陣腳,就謊稱自己要和幾個大人物見面,“商談兩岸統一的大事”。

          收拾細軟后,倪星就離開西安,暫避風頭了。

          殊不知,江蘇鹽城警方已經撒開了一張——

          除魔的法網

          專案組副組長沈海帶領的5人工作組,已經在深圳緊張工作4天了。

          他們在對李小秋的銀行資金流向進行詳細調查時發現,李小秋先后向西安的倪星轉了180余萬的資金。

          情況有變!沈海意識到,原定此案的2號人物倪星,極有可能是深圳李小秋的“上級”。隨即將這一重要情況向指揮部報告,并通報給西安工作組。

          指揮部立即對這個新發現進行分析。

          心思縝密的施志凱有一個疑問:王學東被四川警方抓獲后,為什么李小秋一直還在活動?這里面有名堂!深圳發回的消息印證了他的判斷,此案1號人物應該是西安的倪星——那個神秘的“303”首長。

          他的判斷與張明一致,真正的“大魚”終于浮出了水面!

          既然倪星是李小秋的上線,如果先抓了李小秋,有可能打草驚蛇,影響對倪星的抓捕,給后期的取證以及挽回群眾的損失造成困難。

          張明立即調整工作思路:實施“斬首行動”!

          指令深圳工作組繼續跟蹤研判李小秋的行為軌跡,盡快鎖定李小秋,但暫不抓捕,待西安工作組成功抓捕倪星后再行動。指令西安工作組立即對1號人物倪星實施抓捕行動。

          倪星到案是這起詐騙案成功偵破的關鍵!施志凱坐不住了,立即飛往西安,親自組織抓捕行動。

          四月的西安,嫩枝吐芽,清風徐徐。古城好似剛剛從沉睡中醒來,生機勃發。

          含光南路上,一對小夫妻拎著一袋水果相擁而行。他們一路說笑著走進了一座寫字樓,乘電梯來到23層。男的敲了2306室門,沒有動靜,又敲了幾下,房內仍然沒有反應。

          女的隨便走了幾步,用眼睛的余光觀察了一下過道設施和樓層安全通道。

          男的說:“老師出去了。”

          “那我們先回吧,晚上再來看望老師。”女的回道。

          小夫妻拎著水果下了樓。

          晚上,這對拎著水果的小夫妻又出現在2306室門前。敲門,還是沒有人開門,又到過道側面的窗戶看了看,2306室內沒有一絲光亮。

          在不遠處另一座公寓樓的五樓,這對小夫妻敲了其中一戶的門。

          不一會兒,門開了,一位40來歲的中年婦女看見門外是陌生人,警覺地問道:“你們找誰?”

          “我們是李老師的學生,來看望她的。”門外,女的示了示拎著的水果說。

          “哪個李老師?”

          “就是李江紅老師啊。”男的接過了話,順勢朝房里瞟了一眼,客廳和臥室都是居家的陳設。

          這時,房間里又走出一位30多歲的婦女。她打量一下小夫妻說:“你們肯定走錯了。”

          短短幾秒鐘的時間里,這對小夫妻迅速把兩位婦女掃描了一遍,確定不是他們要找的人。

          “打擾了,不好意思!”小兩口轉身離開……

          他們是鹽城警方的偵查員,女的是鹽城市公安局網安支隊二大隊副大隊長陸海琪,男的是鹽都區公安局主偵民警冉修平。倆人正按刑警大隊副大隊長張輝的建議,假扮成一對小夫妻,尋找“303”專案1號人物倪星的蹤跡。

          連續工作幾天了,這個狡猾的妖魔蹤影全無,好像消失了一樣。

          正當西安工作組進入僵局之時,專案組副組長施志凱飛抵西安了。

          聽了工作組前期的情況匯報后,擔任了七年刑警大隊大隊長的施志凱,綜合研判各方面的信息,分析倪星有可能因為王學東被抓受驚,離開了西安。

          再對倪星的銀行賬戶對比分析,發現這幾天沒有大額的資金流出,反而又有十幾萬元的資金流入,她用詐騙來的錢購買的三筆總計188萬元的理財產品,一直沒有動過。種種跡象表明,倪星是暫時離開西安,而且基本判定那座寫字樓的2306室,就是“世界華人聯合會”的老巢!

          施志凱遂組織力量,繼續對西安三處倪星可能生活、工作的地點暗中排摸。

          與此同時,鹽城的專案指揮部通過信息研判,倪星有可能藏匿在北京。張明決定制造出“太平無事”的假象,悄悄在北京、西安等地架好網,靜等那只妖魔出現。

          話分兩頭。

          繁華的深圳,樹木蔥郁,車水馬龍。春天的故事,給這片改革開放的前沿注滿了活力。

          沈海、許輝、戴劍、袁春和李華幾個人,無暇欣賞這座現代化城市的魅力,個個一身疲倦。幾天來,他們連軸轉,一直在尋找2號人物李小秋的蹤跡。

          李小秋的戶籍地址在深圳福田區的某街道,但是實地走訪時發現,他并不住在這里。

          “那他會在哪里呢?”沈海冷靜地分析著。他突然想到李小秋曾經通過快遞,向全國各地發放所謂“世界華人聯合會”會員證,留的地址是深圳龍崗區布吉街道的李屋村30號206室。他能在那里寄出,說明他的活動與李屋村有關聯!

          第二天一早,沈海帶領3名偵查員來到龍崗區布吉街道百花一街李屋村附近。

          本以為有個明確的地址,會很容易找到30號206室,可是到了現場大大出乎意料。好大一片城中村,一幢幢高低不一的老舊樓房緊挨著,門牌號更是雜亂無章,有的樓有,有的樓沒有,樓宇間是彎彎曲曲的小巷,車輛不通。

          沈海把大家分成三個方向,暗中排摸。

          9時許,許輝找到了30號樓,而且一樓就有一個快遞收發點,與掌握的情況吻合!他立即通知其他人員過來。

          展現在大家眼前的是一幢破舊的三層鼎式小樓,每層大約100平方米左右。

          沈海從樓道悄悄摸上去,察看樓層內部的結構。每層隔成6間鴿子籠似的小屋,都是出租房,206室在二樓臨街的位置。從206室防盜門的縫隙觀察,這間房不足15平方米,室內陳設十分簡陋,一個小房間和一個衛生間,衛生間對著防盜門,右手是房間,房內的情況無法直接觀察到。沈海在門口細心聽了一會兒,房間內沒有任何動靜,應該沒人。

          回到樓下,他發現206室的窗欞上掛著衣服,應該有人在此處居住。但是這里究竟是李小秋的落腳點,還是他安排郵遞的人住所還不能確定。

          這時,附近來往的人漸漸多了起來,樓道里不時有人上下。沈海決定留人暗中蹲守,他到當地派出所了解一下這個30號樓租客的信息。

          沈海在布吉派出所了解到,這個所轄區有60余萬人口,以外來人口為主,而且人口流動非常頻繁。經過查詢,工作組得到兩個信息,一是租30號206室的正是李小秋;二是李小秋在深圳的其他地方也有租房信息。還查詢到李小秋有多次坐地鐵來往于福田和布吉的記錄,時間不固定,沒有明顯的規律,行為軌跡比較混亂。

          居無定所、無正當職業的李小秋,行蹤詭異,就像一只飄忽不定的幽靈,晃蕩著。

          這時,深圳市公安局傳來一個消息,李小秋兩天前曾經在布吉一個叫德興花園的小區出現過,時間都是深夜。這個點離李屋村大約不到2公里的路程。

          中午,工作組在賓館碰頭。沈海將獲取的信息進行碰撞,請各人談談想法。

          戴劍提出一個疑點:李小秋不應該住在30號樓的206室。以他銀行有這么大的資金流水看,經濟條件應該不錯,居住在城中村這個簡陋的出租屋,與其“身份”和經濟狀況不符。

          戴劍的分析有一定的道理。

          李華也說了自己的看法:李小秋對外宣稱是“世界華人聯合會組織管理委員會委員兼深圳分部的部長”,屬于詐騙團伙的高層,對外應該有一處講究一點的“工作”門面吧?德興花園附近相對繁華些,有可能是他的一個點。

          李華的想法也有一定的說服力。

          狡兔三窟!直覺告訴沈海,李屋村應該是李小秋一個落腳點,因為那些會員證就是從樓下的快遞點寄出的。

          隨后,他決定把人員分成三個小組,兩個組同時對德興花園和李屋村蹲守,另外一個組繼續在外圍排查,但是重點放在李屋村。要求大家在不驚動李小秋的前提下,盡快鎖定這個飄蕩的幽靈,一旦接到抓捕指令就立即行動。

          外出躲避風頭的倪星,一開始成天提心吊膽,寢食難安。過了幾天后,她發現“世界華人聯合會”微信群里熱鬧依然,每天報到的問安的一片,又見自己的銀行卡“濤聲依舊”,在北京這二十多天里,又有近三十萬的進項,說明最近又增加不到1000名的新會員了,“隊伍”壯大的速度就連她自己也感到驚訝!

          她稍稍放寬了心,就偶爾在群里發發話,作作最新指示,各省的反應都很積極,特別是那個和王學東走得很近的李小秋,天天在群里出現。

          她放寬心了。都什么時候了,那個笨蛋王學東還扛著“民族資產”出來忽悠,不出事才怪呢,幸虧老娘當初和他撇得遠遠的,要不然肯定也蹲大獄了。

          總算逃過這一劫了!回去吧,我這個“世界華人聯合會”主席不能長期在外不露面,另外,原定開個各省架構骨干會的事也要落實一下,商量再換個什么“馬甲”?

          魔鬼是不舍得丟下獵物的。“失蹤”二十多天后,老妖魔又悄然潛回西安。

          當天下午5點半左右,正在那座寫字樓旁蹲守的冉修平,發現一個在腦海中過了千百遍的身影進入了他的視線。一個穿著深色外套、扎著絲巾的貴婦,體型較胖,個子不太高,一邊走,一邊環顧著四周。他立刻意識到這個人應該是倪星,隨即把這個情況傳遞給前方蹲守的張輝。

          過了幾分鐘,張輝再次確認那個“貴婦”就是倪星,已經進入了寫字樓附近的公寓樓五樓。至此,工作組確定,公寓樓是倪星的居住場所,寫字樓就是她“辦公”的地方。

          為了盡可能全面收集到犯罪證據,施志凱決定暫不動手,嚴密監視倪星,等她到了寫字樓的老巢時,再人贓俱獲。

          工作組全體成員輪流值守,又度過了一個不眠之夜……

          4月17日上午10點,冉修平從望遠鏡里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從公寓樓出來了。倪星穿著紅色的外套,左手提著一只精致的皮包,右手握著茶杯,一步步往那座寫字樓走去。他立即通知前方蹲守人員。

          張輝和陸海琪鎖定目標后,在后面的不遠處悄悄跟進。

          倪星穿過含光南路,剛走到寫字樓的大門時突然止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轉身朝附近的一家賓館走去。

          這家賓館正好是工作組入住的地方。各個點蹲守的民警,悄無聲息地往賓館匯聚。

          倪星走到賓館的前臺,跟服務員說了幾句話,然后就在大堂內來回走動,好像在等著什么。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了,抓還是不抓?冉修平他們在等待施志凱的行動暗示。

          坐在大堂內佯裝看報的施志凱,大腦正飛快地旋轉著,倪星是不是在等什么人?如果有同伙干脆一網收了。看到前臺的服務員在拿什么東西給倪星,他確認倪星不是在等人。

          施志凱果斷發出了抓捕暗號,隨后張輝、冉修平、陸海琪等人,分別從幾個方向圍了過去。

          張輝問倪星:“我們是公安機關的,請問你叫什么名字?”

          倪星先是一愣,隨即表現出鎮定的神情,冷冷地拋出一句:“哪里的公安機關?”

          “江蘇省鹽城市。”張輝出示了警官證,再問:“我們正在辦案,請說出你的名字!”

          “你們無權知道!”見勢不妙的倪星,用眼角瞟了下張輝,拔腿要走。

          張輝手臂一擋,“公安機關正在依法查驗你的身份,請你配合一下。”

          “查驗我的身份,知道我是誰嗎?你們還不夠資格!”倪星故作輕蔑地說。

          這時,站在倪星身后的施志凱突然厲聲道:“倪星!”

          “是。”驚慌失措的倪星脫口而出。

          “請你出示身份證!”

          倪星扶著要跌落的眼鏡,看了看施志凱那張冷峻威嚴的四方大臉,又環顧了一下圍在四邊的民警,那種高貴、矜持的神色蕩然無存。她知道這次騙不過去,真的完了!低下頭,乖乖地從包里拿出了身份證。

          張輝接過一看,正是那個所謂“世界華人聯合會”的主席倪星。

          隨即,施志凱帶領工作組依法對倪星的“世界華人聯合會”老巢進行搜查,起獲了編造的文件、鋼印、公章、空白會員證、銀行票據等大量犯罪證據。

          倪星,這個詐騙妖魔終于落入了法網!

          得到西安的消息后,張明立即通知深圳工作組,對2號人物李小秋實施抓捕。在深圳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幽靈”李小秋也被收入網中。

          “斬首行動”完美收官!

          鹽都警方按照公安部打擊“盜搶騙”犯罪總體部署,在鹽城市公安局的指揮下,充分運用“三合一”作戰平臺資源和手段,研判犯罪線索,經過3個多月偵查經營,成功摧毀了這個打著“世界華人聯合會”旗號,大肆實施詐騙、涉案總值達450余萬元的犯罪團伙。

          利劍出鞘,鹽都警方顯聲威!

          但是,鹽城警方的打擊行動并沒有結束。此案告破之日,正是鹽城新一輪嚴打整治行動開篇之時,他們將通過持續發力,表明鹽城警方的態度:對任何違法犯罪活動——“零容忍”!

          (文中涉案人物均系化名)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mushroompipe.com:宝应县| www.hithazaramovie.com:赫章县| www.creativegroupbd.com:兰考县| www.zttrain.com:英超| www.sxkanghe.com:博罗县| www.ym559.com:云龙县| www.chungcuhanoimoi.net:沙河市| www.sunmastering.com:湖口县| www.74li.com:湘乡市| www.singlemotorcycle.com:津南区| www.in2demo.com:山阳县| www.0086ssw.com:金溪县| www.plusjobs.org:嵩明县| www.qylvod.com:六安市| www.gayboyfetisch.net:阿荣旗| www.lw338.com:涟源市| www.vintage-denim.com:龙门县| www.2009k.com:台北市| www.morze-noclegi.com:垫江县| www.cp8559.com:礼泉县| www.thilllaw.com:准格尔旗| www.rynhd.com:米林县| www.idcmk.com:迁西县| www.theraputty.net:葫芦岛市| www.b-ads.com:呼伦贝尔市| www.ib118.com:新郑市| www.pppmiami.org:灌云县| www.cp6779.com:分宜县| www.alfahadtiles.com:马鞍山市| www.losninosdelrey.org:肇源县| www.mmairan.com:二连浩特市| www.wynnwords.com:兴隆县| www.thevirginiainformer.com:多伦县| www.wzhxzhssls.com:阳西县| www.hailongju.com:营口市| www.possn.com:微山县| www.dressupchic.com:瓮安县| www.china-3f.com:浮梁县| www.sx888fc.com:洛南县| www.wuxi-zhoucheng.com:济南市| www.bagit2go.com:米易县| www.nebraskaairshow.com:南投县| www.bljrsizuhs.com:海兴县| www.2012-oem-software.com:炉霍县| www.felixcaneinc.com:讷河市| www.huizhoupf.com:砀山县| www.bobbysidenberg.com:洞头县| www.chasse-becasse-quebec-canada.com:乐业县| www.quenetic.com:胶南市| www.lynnekeane.com:梨树县| www.cloudify-it.com:临泽县| www.wwwhg8194.com:兴义市| www.cnmbd.com:长汀县| www.feeling2007.com:砀山县| www.alexanderday.net:图木舒克市| www.solace-music.com:崇信县| www.pbpnk.com:镇沅| www.jh0oxs.com:龙游县| www.xwjsw.cn:错那县| www.litianaudio.com:栖霞市| www.zhiyitwp.com:江口县| www.fuxingcp.com:宁武县| www.uggaugga.com:浏阳市| www.threecrownsracing.com:芦溪县| www.onlinefloraldesign.org:兴海县| www.techintw.com:新营市| www.jll-ah.com:佛冈县| www.668246.com:班玛县| www.38adad.com:夏河县| www.my-testimony.org:临夏市| www.lumuse.com:邹城市| www.greenbychance.net:龙山县| www.cp6990.com:平邑县| www.wfwcmm.com:陈巴尔虎旗| www.davisdeyoe.com:蒲江县| www.sqyztzzxyxgs.com:临泉县| www.3654388.com:富蕴县| www.chord-tutor.com:南安市| www.sifancn.com:那坡县| www.cccasas.com:长治县| www.arab-link.com:铜陵市| www.aetosz.com:崇左市| www.lanzengping.com:高州市| www.fzv0.com:莱阳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