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安佳作

        掩蓋(二十二)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第六章

        24

        由于熬了夜,夏中天一直酣睡著,直到鬧鐘把他喚醒。睜眼一看,已是上午九點了。此時,由于掛著遮光窗簾的緣故,黑得像暗室的房間內依稀可見書架上擺放著大部頭的新聞類書箱和舒倫堡的《斗智》以及《間諜戰》《第五縱隊》一類作品。工作臺上,放置著奔騰Ⅳ計算機和最新款的服務器,在碼放著各種高檔鏡頭的照相機柜一邊,掛著黑白兩面的自拍像。

        他翻身爬起,胡亂擦了把臉,很快來到桌案前,打亮了長柄熒光燈,開始加工那天晚上從派出所拍來的照片。光線晦暗,照片中盛利婭的鏡頭顯得有些模糊。有她酒后花容凌亂的特寫:斜躺著的,半裸的,還有熟睡時春光乍泄的鏡頭。他搖搖頭,覺得不理想,又找來一盤三級片,在錄放機上回放至一處畫面定格,輸入計算機。在顯示屏上,他把盛利婭半臥姿照片的頭部切換下來,嵌入三級片女人脖頸上,然后如法炮制,把畫面上男人的頭換成了曲江河的。反復精修了幾遍,他嘴角才溢出幾分得意的神色。這些照片,孟船生已經向他催要多次了。

        緊接著,他開啟電腦上網,打開了另一個用戶的電子郵箱。隨著鍵盤的敲擊,他發現對方郵箱中有了一封新存的郵件。隨著命令的鍵入,屏幕上出現了以下文字:

        巨區長,過得還好吧?

        我是趙明亮的一個親戚。他有幸交上了你這個朋友,可謂“洪福齊天”,一家人都被你送上了天堂,你卻活得很滋潤。

        你不用擔心,我已經處理完了趙家的后事,但全部費用你必須承擔。

        人必有信。我不愿告官,你也須識時務。首批付款捌萬元。付款方式按密碼所示,再打開文件夾中的加密文件即可。管好你的嘴,切記。

        他像發現獵物一樣興奮起來。他要親眼目睹一下這位遭受敲詐的縣級干部將作出何種回應來。

        不一會兒,夏中天悠哉游哉地出了門,走向市中心的一個郵局。郵局左側設有一個很大的讀報欄,不少人在看報。讀報人中有一個高個子老人。他穿一套時下流行的黑底暗花唐裝,一頭短刺花白頭發,腰板挺直,腋下夾著一個磨得幾乎發白的人造革文件包。包鼓鼓囊囊,像是裝著什么寶貝。他正盯著《法制日報》觀看,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鏡一邊有鏡子腿兒,另一邊用一根線繩勒著。

        “這位老先生今兒打算到哪兒上本啊,又要告誰呀?”夏中天在他身后冷冷地問道。

        老人吃了一驚,慢慢轉回身,看清了來人,便咧開大嘴,不屑地回答:“你這金島文痞,滄海名記(妓),今兒也出窩了。”

        “今天是新任公安局長親自出面的局長接待日,你‘老天爺’該找她反映問題呀。”夏中天從不放過煽風點火的機會。

        “那才叫仰八腳放焰火——等著挨呲哩。誰不知道她和市長是一家人,一個被窩里睡覺,一個褲筒里放屁。把這材料給你一轉,就怕又轉到那些糟官手里,叫你不死也脫層皮。我才不上這個當,還是宋世杰告狀——走著說。”老人說著斜了他一眼問,“你這無利不起早的主兒,今兒到哪浪擺去啊?”

        “聽說自然保護區野豬成群,還出了野人,我去采采風。說不定弄出個獨家新聞來。”

        “我看你是沒事就靠揭窮人的瘡疤掙錢花,也真成‘雞’了。你看哪,這兒有一條消息!上面的欽差真的來了嘿,王八蛋們橫行不了幾天啦。”老人興奮得滿面紅光,說話時聲洪音朗,透著濃郁的鄉土氣。

        報眼上果然登有一條醒目的標題:中央政法委為推動打黑除惡斗爭,已派出五路督辦組赴有關省區指導工作。夏中天看完后搖搖頭,有些不以為然。“‘老天爺’,我說你這告狀專業戶該總結總結經驗了。難道不懂得這‘天高皇帝遠,縣官不如現管’的道理?滄海的事終究還得靠滄海辦。你還是得找當地。要是他們還像過去一樣拖著不辦,你再攔轎喊冤也不遲嘛。”

        “我才不信你這套鬼話。”老人把頭搖得像撥浪鼓,差點兒把鼻子上架的花鏡甩了出去,“就沖你們父子倆,一個給孟船生開綠燈,一個吹喇叭抬轎子,我死在滄海也打不贏官司!告訴你小子,我是猜透了你家老爺子的心思。配一個自己家門里的公安局長,遇事來個八級和泥工全抹平了,就能睡安穩覺了。想得倒美!我偏要把這天給你捅個窟窿,這就找省委書記隆萬民去。他要是也捂著,我就告御狀。我就不信這金島還不是共產黨天下啦!”

        老人的手機響起來,只見他從上衣口袋拎出掛著線繩的機子,大聲喊道:“我是耿民。你把車子開過來。對,就在郵電局門口,快啊。”

        遠遠地,老爺子預訂的紅色夏利車開過來。夏中天看清了,駕車的竟是上次拉他去大船的陳春鳳。

        耿民上了車,陳春鳳頭也不回地問道:“民叔,今天是上人大呀還是公檢法,是省高院呢還是市中院?”

        耿民說:“你就是我的輪子,管我上哪,給你銀子就是了。怎么也成了個包打聽?我倒是要問問你,你當家的傷好了嗎?哎,要沒有傷筋動骨,別老賴在醫院。要是不照規矩來,你老叔可要干預這事嘍。注意紅燈!左拐,咱上省城。”

        陳春鳳在十字路口剎了車,從后視鏡中看著耿民說:“甭提煩心事行不。我的天爺,羅海我是不打算和他過了。”

        耿民問:“他要是欺負你,俺可幫你打官司。還是老規矩,婦女老幼分文不取,為討公理,包打到底。我這輩子就看不得老實人受欺負,一無權勢,二沒錢,咱不管誰管?可話說回來,像上次你男人那場官司我一直沒鬧明白,就不能幫著你爬堂。你可甭記恨我!”

        “民叔,滄海市老百姓誰不知道你是有名的鐵嘴,可當官的卻叫你告狀專業戶。我得提醒老叔一句,官大一級壓死人。你是個平頭百姓,雖說為了討公道,可說不定得罪了誰,暗地里有人砸悶磚。可真要當心哩。”前方彎道,陳春鳳攥穩了方向盤。

        “閨女,你打聽打聽,你民叔一輩子怕過誰,啥苦啥罪沒有受過。‘文革’時挨過整,賣過十年豆腐,討飯告狀,跑了二十八趟皇城北京、一百零二回的省城東昌,滄海市的大大小小機關的門檻兒都叫我踏爛了。為跑我這冤案,蹲在人家屋檐下度日,躲在水泥筒里避警察,冷的時候渾身打哆嗦,熱天光著膀子睡在報紙上過夜,為告狀我苦學成了律師。我是斗大的,不是嚇大的。你民叔兒女大了,一無牽掛,連身體都立遺囑捐給了國家,難道還怕黑幫害我?我不放心的倒是你那口子,有時間我得跟他聊聊。”

        透過后視鏡,陳春鳳看見老人從破公文包中掏出一個臟兮兮的小筆記本,用手指蘸了嘴上的唾沫,一頁頁翻看查找著什么,然后向陳春鳳吩咐進省城后的線路。原來那是耿民的“聯絡圖”,上面密密麻麻記著不少人的住址、電話號碼。只聽耿民連續打了幾個電話之后,不再說話,兀自呼呼嚕嚕在后座上大睡起來。進入省城收費站,耿民醒了,指揮著陳春鳳向繞城高速路上開。轉眼來到一座大的蔬菜批發市場,里邊叫賣聲和討價聲喧囂鼎沸。耿民讓車停在菜市場邊,隨手換了些零錢,掖在口袋里,喊了陳春鳳存了車跟他走。

        他們走下過街天橋,來到一幢大樓背后。這里和光怪陸離的大街簡直是兩個世界。一片低矮的破磚房在大樓的陰影之中顯得十分昏暗,污水順著墻壁上灰綠色的青苔往下淌,在地下形成大小不等的水洼。一群滿臉污垢、穿著不同鞋襪的孩子追著一只癩皮狗打。狗驚恐萬狀地竄進簡易的棚戶房,發出負痛的嗚咽聲。只見用廢鐵皮、油毛氈搭建的窩棚里堆滿了廢舊報紙、塑料桶、酒瓶和易拉罐。幾個臟孩子見耿民過來,都扔了手中的棍子,喊著“爺爺”撲過來。耿民給了大家每人十元錢,扯著一個稍大一點兒的孩子的手走進了低矮的房子。

        陳春鳳注意到,因為大樓遮住了陽光,房間里白天還亮著燈。幾個人正在把撿來的破爛分裝,見耿民進來,都圍攏來,一邊抖落掉身上的塵土,忙著把耿民讓在房子中間露出敗絮的沙發上。陳春鳳這時才看清楚,這是一間四角漏光的破庫房。房內擺著城里人丟棄的破舊家具,一個破席夢思床墊下邊是用磚頭砌成的床腿,緊靠墻的是三條腿的桌子,上面擺放著一臺黑白電視機。

        “我這個當村長的對不起大家,叫你們在這兒遭罪了。”耿民用內疚的語氣說,一邊給屋子里的人發煙。

        坐在對面一個又黑又瘦的中年人道:“民叔,你不要這樣說。這撿破爛還行,總比在家里咽礦渣、喝汞水強。”

        耿民聽了若有所思地問:“紅霞她媽呢,我怎么沒看見?”

        旁邊一個扯著孩子的婦女說:“今天一大早又去省高院了。孩子一死,她的精神病又犯了。看見過路孩子像紅霞就追出去,俺們好不容易才把她勸回來。這不,又瘋瘋癲癲拿上狀子到市里去了。”

        陳春鳳早就聽說,紅霞是大猇峪一個十歲出頭的小姑娘,幾年前因為和礦上的矛盾自殺身亡了。

        “這官司現時有希望了。”耿民見屋內又進來幾個人,便壓低了聲音說,“高院的劉法官正在受理。這人是個好人,對鑫發這幾家金礦侵占咱耕地的事兒非常同情,說土地是農民的命根子,占了地就必須賠償,到頭來還得政府想辦法解決,不能讓咱拿著土地證的農民沒有地種。我已經找了一個筆頭很厲害的記者寫份內參捅上去,讓上面頭頭重視了批給下邊辦。”

        “誰都不惹人哩。”黑瘦的中年人接話道,“開始區政府、鄉政府都說要解決,可架不住幾家礦主本田雅閣一送,嘴也讓人堵上了。這幾年市里批示還少嗎?不說不辦,就給你拖,把你小的拖大,大的拖老,老的拖死,最后不了了之。為啥要拖,還不是怕得罪老大,丟了烏紗。”

        “除草挖根,扳倒樹才能逮老鴰。”耿民從口袋里掏出花鏡戴上,從包里取出疊得整整齊齊的報紙一字排列,擺在地上,指著《法制日報》和《人民公安報》《檢察日報》《人民法院報》讓大家看。只見上面都用黑筆標出了方框,有的地方還用紅筆畫了粗粗的橫杠。

        “我說這次希望比哪一次都大。現如今中央號令全國打黑除惡,只要挖出黑根子,咱們的官司就贏了。今兒我就是為這事來的。聽說中央政法委已經派了五路督辦大員到各省督戰。”耿民顯得很是神秘,停頓下來看了一遍周圍人的臉。“你們知道,這督辦是什么意思。這是欽差大臣,是八府巡按。到省里來就要找打黑辦公室。我估摸這是個大好時機,找你們來把材料核實一下,按上手印。我要直闖他們的駐地攔轎喊冤,代咱金島百姓做一回宋世杰。”耿民說著,從包內拿出了印盒和告狀材料。

        周圍十幾個人全都興奮地圍攏過來,一個個用黑而粗糙的手寫上歪歪扭扭的名字,摁上了血紅的指印。剛才那個中年漢子隨手從桌子底下拎出一袋紅薯遞給耿民。耿民想了想,讓陳春鳳幫他拎到車上去。隨手從文件包里掏出一沓鈔票放在桌子上說:“水淺魚相聚。大伙兒堅持一下!咱們的地會爭回來的,官司也會打贏的。快過年啦,我帶的錢也不多,算給孩子們個零花錢,吃個麥當勞、肯德基,買身新衣裳。算是俺們全家和村里鄉親的一點兒心意。”說完,他夾起文件包,像干部似的和人們一一握手,大步流星地走出門外。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tarotcardadvisor.com:阜平县| www.smrig.com:泰兴市| www.zuyiku.com:叶城县| www.xiangyanwz.com:丹凤县| www.lplfh.cn:凤翔县| www.crystec.cn:合川市| www.mindyworld.com:嘉荫县| www.quicksharehq.com:延吉市| www.pornofilmid.net:乌鲁木齐市| www.bikersforbeth.com:康保县| www.binhai1tuan.com:新津县| www.andzombies.com:桓仁| www.apartment-gdansk.com:桂平市| www.continue1.com:舒城县| www.jnshengping.com:金塔县| www.nesemancreative.com:哈尔滨市| www.curso-endodoncia.com:白朗县| www.kecsd.com:荥经县| www.cw662.com:疏勒县| www.moto-journal.com:五原县| www.glass-suppliers.com:廉江市| www.karolak-k.com:浦县| www.yarnundyedusa.com:吉木萨尔县| www.chryslermodules.com:赤城县| www.blueknightspavi.com:天气| www.dcwt.org:西畴县| www.jlpwz.com:聊城市| www.uggboots999.com:中山市| www.crystec.cn:建宁县| www.testingtutorials.net:游戏| www.losninosdelrey.org:中方县| www.investment-e.com:高清| www.emlakdukkaniist.com:兴宁市| www.massage-prague.net:贡山| www.comm50.com:泽州县| www.oxycodonestore.com:荆州市| www.sjzhshq.com:福贡县| www.basicherbals.com:崇礼县| www.nosdepotsvente.com:海安县| www.0937xt.com:扶余县| www.2021199.com:马鞍山市| www.novowoodworks.com:定日县| www.sallytarr.com:伊吾县| www.serviceideas-blog.com:会宁县| www.midvalleyhosting.com:西藏| www.go115.com:崇仁县| www.wm-176.com:哈尔滨市| www.5i7du.com:区。| www.worldofps.com:嘉黎县| www.solgintl.com:抚州市| www.fiveneoi.com:玉环县| www.wagescout.com:阿勒泰市| www.warcraftink.com:常山县| www.georgiadebtrelief.net:龙胜| www.lwshengfeng.com:东至县| www.web3key.com:镇平县| www.608755.com:岳普湖县| www.hg20345.com:泰州市| www.slooking.com:九寨沟县| www.mz733.com:西贡区| www.jhtmnc.com:青海省| www.dogfriendlyuk.com:武山县| www.fsxianxin.com:错那县| www.ipadwallpaperhd.com:克拉玛依市| www.themobilitypov.com:海门市| www.acseconference.com:连城县| www.moutevenceras.com:合阳县| www.paletteblog.com:洪江市| www.13425690000.com:阿拉善左旗| www.v9176.com:彰化市| www.uearbitrage.com:聂拉木县| www.fukui-keieiken.com:桂东县| www.quizgrok.com:红桥区| www.sgiphone.com:南澳县| www.sci-papers.org:伊金霍洛旗| www.3dglases.com:扶绥县| www.nba-sports.com:桃园市| www.supernakliye.com:崇阳县| www.rcnbw.cn:武冈市| www.zjubbs.net:肃宁县| www.ipodsmart.com:盐城市| www.hsmyy.com:四会市| www.itmightbefun.com:崇左市| www.cp3115.com:西峡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