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安佳作

        掩蓋(十七)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18

         曲江河在與羅海的官司結束之后,向嚴鴿提出了去金島分局蹲點的要求,就一頭扎進了金島派出所,連市局通知的黨委會也借故不再參加。同時,他吩咐馬曉廬把金島所民警馬不停蹄地折騰了一周,所容所貌頓時煥然一新:戶籍室窗明幾凈,辦公柜變成敞開式,辦證群眾的座椅和民警一樣高,可以與警察平視交流。民警用語必須使用“您好”“請走好”之類的文明用語,辦證完畢必須雙手遞上,以示對衣食父母的尊重;送群眾離去,要敬禮,手指并攏放在帽檐處,體現人民利益時刻印在腦際。曲江河帶頭示范警容風紀等。馬曉廬所長言聽計從,對當年師長絕對服從與忠誠。

         金島所對曲江河來說,可謂了如指掌。二十年前他曾是這里的戶籍警,就住在這棟三層拐角小樓的臨街房間內。每日早上天蒙蒙亮,樓下的海鮮市場便熱鬧起來,叫賣聲、討價還價聲就如同開了鍋的沸水。可如今這里的魚行和海鮮門店悄然隱去,取而代之的金銀首飾店和飯店鱗次櫛比地排滿了街頭。

         時至初冬,寒風有些刺骨了。曲江河走進自己當民警時住過的房間,推窗眺望。只見無邊無垠的大海上空鉛灰色的云在聚集翻卷,像是千軍萬馬貼著海面銜枚疾走,陰霾彌漫蒼穹,似乎要醞釀出一場大雪來。眼前這密密匝匝的云霧竟使那艘大船隱匿得無影無蹤。對此,他不禁百感交集:一個不起眼的蟊賊一浮出海面便有那么大的神通,像一條繁殖力極其強盛的章魚能快速發育出無數只觸須。當你觸動它的時候,觸須會纏繞你,撕扯你,讓你無能為力;當你和它準備搏殺的時候,它反倒會把你先染黑、搞臭、擊垮。想到這里,幾分孤獨和悲哀涌上他的心頭。

         房門嘩啦一下開了,是所長馬曉廬用腳踹開的。他一手提著酒瓶酒壺,一手拎著一大包醬鹵的下酒菜,后腳又很快鉤住了門。“曲老師,還記得嗎?十年前,就是在這間屋子里,你領著兄弟們喝酒。那也是個大雪天,我們這些實習民警配合刑警隊抓礦區那個殺人犯。那天賊冷,凍得鬼齜牙,是你把自己的酒拿出來犒勞弟兄們的。”

         桌子上的東西被清理干凈,散發著醇香的酒嘩嘩地倒進玻璃杯。曲江河注意到,窗外有雪花開始飄落。這樣的天氣讓人酒意頓生。

         “曲老師,我還記得你在刑偵課上給大家講‘酒和偵查員’的關系,還引用誰的詩叫‘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說患難戰友見面要喝相逢酒,外出執行任務要喝壯行酒,下河撈罪證得喝暖心酒,破不了案要喝解悶酒,破了案更要喝慶功酒。酒和警察有不解之緣……”曲江河真沒想到,他當年信口胡侃的東西竟如此深刻地植入了學生的腦海,不禁有些感慨,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曲老師,在學生面前你今兒得放開喝,把所有他媽的是非恩怨、不公不正統統拋到九霄云外。今天的集中行動任務已經完成,大家熬了兩天兩夜了,我沒向你請示就自作主張,給所里民警全放了假。院子里就老師你我咱倆。你就痛痛快快地喝,喝他個天翻地覆慨而慷!”

         幾杯酒下去,點燃起師生情。馬曉廬在學校穩重老成,幾年的基層磨煉使他顯得世故一點了,但還不失警察職業的正義感。看到自己當年的得意門生日臻成熟,曲江河高興得又連喝了幾杯,不覺有些微醺。

         樓下值班室傳來電話,馬曉廬下去了一趟。上來時又連連給老師斟酒。趁著酒勁兒,他說話也格外放肆起來。“曲局,你過去是,現在是,永遠是我的老師。我這輩子就崇拜你一個人。你可別認為我是拍你的馬屁。我馬曉廬服過誰?市里、省里再大的官我都不尿,我服的是有本事的人。”

         曲江河晃動著筷子直擺手。“你老師算哪一路本事?毛病太大,千萬不要跟我學。”

         “!現在當官兒的有幾個像你這樣靠真才實學干出來的。有人為了官帽,祖宗八輩的臉都不要了。像老師的為人和學問,當個廳長都屈才。拼死賣活熬個局長,瞎了眼的混賬還橫挑鼻子豎挑眼,不就是沒給他們說好話上供嗎。”馬曉廬滿腹牢騷為曲江河打抱不平,也含有個人的恩怨在里頭。因為他深得老師賞識,有朝一日老師時來運轉,他肯定也沾光。

        “嗨,曉廬,話不能說絕對。我這個人毛病太大,不是當一把手的料。”

        “啥毛病!老師你就是骨頭太硬,見了領導不會點頭撅屁股。可你要當局長,大家伙兒服,舍了性命我馬曉廬都不含糊。老師,你別嫌我話多。這些年,你領著俺一幫弟兄舍生忘死地干,幾次差點兒把命搭上。全局哪個有你功勞大?提局長頭一個就應該是你,可偏偏來個吃機關飯的小娘們兒。她究竟憑什么啊?是懂得破案,還是會抓人哪?比比你的結局,想想自己都心寒。”馬曉廬喝高了,口無遮攔。

        “曉廬,咱可不是為了當官才干活的人。嚴鴿局長雖然以前在省廳機關工作,對基層也熟悉,有她的長處。”

        馬曉廬突覺言語失當,可轉念一想,反倒來了勁兒:“曲老師,我這叫向理不向人。我不管她過去和你是什么關系,我是覺得她太對不起你。你說她有本事,沒有和市里老一的關系,她能來嗎?現在是朝里有人好做官,看的是圈子,憑的是印象。干好干壞一個樣,干得不好只要關系到位照樣官運亨通。我馬曉廬算是看透了,好好干不成,好好混總行吧。”

        “曉廬,咱說點兒別的好不好。凈說官兒不官兒的啥意思。”曲江河喝了不少,但還清醒,仍惦記著案子上的事兒。“你還年輕,曉廬,不要像我這樣破罐子破摔。前幾年大猇峪案你頂風立了案,我真為你叫好。可后來咋下了個軟蛋,連卷宗也丟了?”

        曲江河本意是在鼓勵馬曉廬,不料他竟大不以為然,臉也脹得通紅。“曲局,你要不提這個我還不難受。為了這起纏手案子,我馬曉廬吃的苦頭從沒敢告訴你。當年這案子一立,各路諸侯就堵了門。那才叫八仙過海,各顯神通。辦案人員一個個給你泄了勁兒,今天這個有病,明天那個請假,攤子都支不起來。你不是隊長堅持原則嗎,一紙調令就叫你徹底歇菜。這不就滾到這兒來了,辦案人全都五零七散了。還談啥卷宗?”馬曉廬又喝了一大口,眼睛都有點兒紅了。

        “我算是看明白了,越是你主持正義,越落個姥姥不疼舅舅不愛的。你弟妹勸我說,甭干了,再干就得翻車,全家跟著你倒霉。我一想,是啊,每月就這幾百塊錢,連老婆孩子都養不好。眼看著開礦的一個個拐了小蜜,坐著大奔,住著洋樓,兒女個個出國,而咱過的是啥日子?”

        見曲江河又要打斷他,馬曉廬竟不讓話頭,一吐為快。“曲局,我的老師耶,我說完你再批評我。學生不是不相信你說的責任和信念,可我看到的結果是啥。咱當警察并不是為高官厚祿,就圖個公正評價。要是連個起碼的是非都沒有,你讓我相信誰呀,我只能相信實惠。能多掙幾個錢,也讓老婆孩子少受點兒委屈。說實在話,我兒子說啥也不能再干這個窮警察了。”說著,馬曉廬眼眶里竟涌出了淚水。

        看著這個跟著自己玩過命的部下成了這般模樣,曲江河有些吃驚。酒后吐真言,曲江河倒真希望他說的是醉話。他用毛巾給曉廬擦了擦臉,拍拍他的肩膀。“曉廬啊,可不能一受挫折就放棄。男子漢大丈夫要挺得住。我就不信這群魚鱉蝦蟹能成了精。”

        馬曉廬慢慢地止住了哭泣,盯住了老師的臉,醉眼蒙眬地端詳了好半天,突然冒出來一句話:“老師,我還得給你提點兒意見。不管你打我罵我,我都得說。”

        “你說吧,咋吞吞吐吐的?”

        “這兩天我到大船去,幾次碰到盛副董事長,每次她都問到你。我看得出來,她很敬佩你。這可是個有眼光的女人,上邊當官兒的她認識多了,從沒聽說她佩服過誰。她說有時間來拜訪你,我說那太好了,讓曲老師給你上上課。她笑了,說上課就上課,保證比你學得好。”這馬曉廬說起盛利婭,剛才的懊惱蕩然無存。

        “這位盛女士可不是見錢眼開的人,船上的人都敬她三分。孟船生看來很在意她,可我看是剃頭挑子一頭熱,沒戲。你說,現在這種女人哪里找去啊!”

        曲江河只顧喝酒,未置一詞。

        “我今兒斗膽給你提個大不敬的問題。你任何方面都值得我佩服,就是在個人生活上有些守舊,是個苦行僧。人家都說你是抱著死亡的婚姻不放,想給自己立貞節牌坊;還有的人說你不是個真正的男子漢,是個虛偽的道學家、老夫子、不食人間煙火的圣人!

        “按老師的才華和能力,用不著學生操這份心。現在流行的調侃是:官場商場失意,情場要有知己。這話未免太俗氣,可我覺得老師不應當自命清高,整天把自己鎖在鐵屋子里,連對仰慕自己的女人也不敢見,把男女之間正常的交往都看成拉你下水的陰謀。”

        曲江河眼睛瞇起來靜聽著,突然問道:“你是不是在替人當說客!”

        馬曉廬毫不回避道:“你是不是怕見人家,怕人家給你設美人計騙你入局?你也太敏感了!不是所有的漂亮女人都一定水性楊花,都去傍大款、和黑社會為伍。人家是將軍的女兒,是本分的演員,是靠自己勞動吃飯的服裝設計師,還是路遇不平拔刀相助的俠義女子。在法庭上,人家就敢挺身而出為你打抱不平。你呢,竟連面也不敢見人家呢!”

        “誰說我不敢見?”曲江河的話脫口而出,但立刻后悔了。

        這時,敲門聲響起。馬曉廬一聽,高興地拍響巴掌,大笑著開了門。門開處是盛利婭。她仍穿著那身火紅色外套,栗黃色的頭發上沾著一層晶瑩的雪花。她一邊跺著長筒皮靴上的積雪,一邊微笑著伸出白皙的手來。她坐下來大方地給自己倒滿一杯酒,一口氣喝干了。馬曉廬不失時機,也給曲江河倒滿了一杯。

        “我要和你喝一個致謝酒!除了要請你原諒我的誤解,還要感謝你的仗義執言。”曲江河一飲而盡。

        盛利婭倒上了酒,卻把杯子停在唇邊。“你要是真的感謝我,就不允許說官話,然后回答我一個問題。”

        “說吧,有問必答。”

        “為什么懷疑我的真誠?”

        “因為我是一個上過當的人,董事長閣下。”曲江河略帶一些夸張地說。

        “我必須糾正你,我叫維克多利亞,父姓盛。媽媽叫我‘維加’,是‘勝利’的意思,慶祝亞洲勝利之意。”

        “好,維克多利亞!不,維加,盛·維加女士。”曲江河為表示重視,拿出手機記錄了這個名字。同時,又不易覺察地向外鍵出了一條信息。

        “先罰一杯。馬所長,給你的老師斟酒!”盛利婭嗔怪著說,“這叫口是心非。你心里其實在說,一個能夠在巨輪集團大船立足的女人肯定是三教九流,黑白兩道中的人。你不要搖頭,這個推理并不全錯,錯的是我對你的判斷。”盛利婭又喝了一杯酒,竭力繃住了嘴,“如果你真的要改變我的判斷,就再喝一大杯。”

        曲江河又咕咚了一杯酒,擋住了對方端在唇邊的酒。

        “曲局長,不,江河,能讓我這樣稱呼你嗎?”盛利婭被感動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勸你不要再為難我們。巨輪是市委確定的重點保護企業,是全省民營企業的船頭,為市里新區的開發投入了大量資金,做了很大貢獻。退一步說,大船就是有點兒小毛病,你也是動不了它的。我說的這些完全是忠告。”

        曲江河點頭,斟滿了酒,和盛利婭碰響了酒杯。這個時候,馬曉廬不知到哪里去了。曲江河一邊給盛利婭斟酒,一邊真誠地說:“維加,我要和你再喝一杯信任酒。用一個哲人的話說,十分理智的友誼是人生的無價之寶。作為我的朋友,在你最需要我的時候,我會毫不猶豫伸出我的手……”

        “謝謝。你不再懷疑我了嗎?”盛利婭又現出了那天略帶憂傷和惶恐的眼神。

        曲江河頓覺那雙眼睛后面有著更多他需要了解的東西。“馬丁·路德·金說過,因為有黑暗,才有真善美。漂亮的女人要在這個社會贏得人格的尊重,具有真正的魅力,就注定要比常人承受更多的苦難和辛酸。”

        “謝謝你給我講這些。可是,我沒有你說的那么好。”她開始咬著嘴唇,竭力控制著眼眶中轉動的淚水。

        “你有一種深深的不安全感,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相信你能把握好自己。你不要再懷疑,你的身后還有我。我可以告訴你,‘巨輪’可以鼎盛一時,但是偏離了航道,是誰也救不了它的,到頭來只能和它一起沉沒。一定要潔身自好。這是我對你真誠的祝愿。”

        “江河,把我這杯心中的苦酒喝下去吧。我會告訴你巨輪的內幕,還有……孟船生和他舅舅臨死前發生的事……”

        看盛利婭已經有了醉意,曲江河就把她扶到座椅上。不料盛利婭已緊緊拉住他的一只胳膊,再也不肯松手。“江河,請你不要拒絕我。我不是那種女人,我把愛看得非常高尚。我和別人從來沒有這種感情,你要相信我。江河,我是一個弱者,還是一個淹得快死去的弱者。我希望你幫我,救我……”盛利婭醉意已經襲上來,渾身綿軟,眼神蒙眬,像一樹被風吹得左右搖曳的梨花。“在海洋深處的孤島上,海怪……大海怪、小海怪圍著要抓住我,吃掉我。它們撕掉了我的衣服……它們在殘殺。血把水染紅了,大海怪掉進了深淵,只露出了腳趾頭……我怕,我太孤獨了……你不來救我,我會被它們撕碎了吃掉,早晚要被吃掉的……”她的面部突然現出一種不可言狀的恐懼,渾身在劇烈地抖動。窗外,漆黑的夜幕襯著潔白的雪花在飛舞。

        就在這時,窗口處發出了一兩下咯咯吱吱的聲響,像是有什么東西順著排水管道在攀爬,又像是屋頂的積雪被風吹落。

        “你不要逼我好不好。到一定時候,我一定會把全部的真相告訴你。我一定會告訴你的。”盛利婭像是深陷在驚濤巨浪中、好不容易抓了一塊救命的舢舨一樣,死死抓住曲江河的臂膀,讓他掙脫不開。

        好不容易,曲江河把盛利婭扶到床上,讓她躺下,然后轉身走到窗口。鵝毛似的雪花紛紛揚揚,四周一片寂靜。突然,房間的燈黑了。極目望去,四周也陷入一片黑暗,似乎發生了區域性的停電。

        房門處有一聲響動。就在這一剎那,黑暗中的盛利婭已被體內的酒精點燃了,渾身酥軟像漂浮在白云之中,蒙眬中覺得焦熱難耐。她覺得,曲江河正在用一雙強有力的臂膀箍住了她,而她仿佛置身大海,心甘情愿地迎合著、感受著那來自海洋深處的澎湃有力的沖擊……

        當雪花已經把派出所院內鋪成一片銀白的時候,一個穿警服的身影步履蹣跚地走了出來。下樓梯的時候,他看到院子中間立著一個黑黝黝的背影,警服大衣肩頭已落著一寸厚的雪花,想必已在雪地里佇立良久了。他想低頭繞過去,那背影卻突然扭轉過來,后腳跟兒碰了一個響亮的立正,右臂抬起,敬了一個十分利索而規范的警禮。他登時有些窘迫,壓低了帽檐,局促地和對方握了一下手……19

        這天,嚴鴿下了班就去了滄浪園。滄浪園是市委常委辦公兼家居的地方,父親在世時全家曾在這里居住過。“文革”中父親遭受迫害,全家逃到金島乳母家避難。從那時起,她就再也沒有進過這座院落。

        天氣陰沉,雪花點點地飄下來了。袁書記正在把一盆菊花搬到門廊。“袁叔好!”袁庭燎曾是嚴鴿父親的下屬,嚴鴿從小就這樣喊習慣了。

        袁庭燎雖五十過半,但面色紅潤,頭發黑白分明,目光中透著自信和魄力。他招手引著嚴鴿穿過門廊,同時告訴嚴鴿,由于滄海市黃金企業發展勢頭迅猛,產金量已躍居全國第四。最近,省委主要領導要來滄海作調研,要求嚴鴿務必做好穩定工作。

        夫人夏令媛一邊招呼嚴鴿入座,一邊嗔怪袁庭燎:下了班孩子還沒入座,就嘮叨工作。

        袁庭燎笑瞇瞇地看著嚴鴿:“看見你,我就想起你父親,進城時就是公安局長,威風著呢。生下你那年,我是他的通訊員。有一次抱著你,還讓你撒了我一身尿哩。”

        一旁倒茶的夏令媛埋怨道:“鴿子已經是局長了,再別翻這些老皇歷了。”然后轉身朝嚴鴿笑吟吟地說,“鴿子,你知道嗎,你的名字還是我們姐妹幾個幫著你媽媽起的呢。”

        夏令媛陷入回憶道:“上世紀六十年代,你母親是第一期警校學員,被分配到了警鴿班。當時城區和金島分局不通電話,就在市局組建了‘和平鴿班’。遇到緊急任務,就在鴿子腿上綁上密函,放飛到各個分局派出所,任務完了再到分局收回鴿籠。你母親懷著孕,有一次急著往局里送鴿子,蹬三輪車不小心在路上摔了一跤,早產生下了你。我和幾個小姐妹輪流看護你母親。那天晚上,就給你起了這個名字。”說到這里,夏令媛有些動情,轉而關切地問道,“你們和乳母還來往吧?”

        嚴鴿說:“不久前我和玉堂還去看了她。她身體大不如以前,得了白內障。船生把她送到北京做手術去了。”

        夏令媛說:“當時你母親生下你,連一滴奶也沒有,你餓得哇哇直哭,瘦得只剩下一個大腦袋。多虧了這個乳娘。當時她剛生下船生,奶水又好,一聽說你是早產兒,心疼得不得了,二話沒說就把奶頭塞到你的嘴里。一個月不到,把你奶得又白又胖,誰都說你是撿了一條命!后來又趕上‘文革’,你父親被打得奄奄一息,又是他們家收留了你爸爸,讓他死里逃生啊。”說起往事,夏令媛唏噓不已。

        “這一晃幾十年過去了,咱鴿子如今也長大了,當了局長了。子承父業,有出息哩。可不能忘本!孟家老太太對咱可是有著兩代救命之恩哪。”說話的當中,下午就預備的餃子已經端上了。夏令媛又關切地問:“玉堂怎么樣?可得讓他注意身體,他是個拼命三郎。老袁老是夸他,說這樣的干部真是選準了。我聽說為了創建優美城市,天不亮就去檢查衛生,親自領著環衛工人治理臟亂差,解決了多少老大難問題,把全市的環境和建設搞得亮亮堂堂的,有口皆碑啊。”她給嚴鴿夾著餃子,嘴里仍滔滔不絕。

        “沒有袁書記的支持,他哪能干到這個份兒上?”嚴鴿忙應答道。她有些奇怪,袁庭燎平日討厭妻子的絮叨,可今天一直沒干預。

        袁庭燎從容地點上了一支煙,插話道:“我可不是為了照顧你們小兩口,主要是為加強滄海的公安工作。這幾年,群眾對社會治安怨聲載道,可警察隊伍卻松松垮垮。這和滄海市目前在全省的地位太不相稱了。”他略微停頓,把半截煙頭熄滅在煙灰缸里,說話中有一種毋容置疑的語氣。

        “關鍵是配好一把手,可滄海沒有合適人選嘛。我提議請省廳派任,沒想到和巫廳長不謀而合,都主張用我們鴿子。可在常委會上的看法就不盡一致了:一個是地方本位,認為不能老是外來的和尚好念經,起用本地干部可以調動一批人的積極性;還有一種觀點更可笑,是男權主義,有人以為公安局長從來就是男人的角色,特別是在滄海,女人怕是壓不住臺。”

        嚴鴿完全可以想見,當時常委會研究對她的任命時袁書記是如何力排眾議的。一種受到倚重的歸屬感油然而生,她開始向袁庭燎扼要匯報了上任后公安局的工作,同時說到了圍繞金島大船發生的問題和疑點。但有關夏中天的事她卻沒有急于開口,她發現,身邊的夏阿姨早就離了席。“袁叔叔,我雖然干了多年公安,但回來當局長心里還是不踏實。聽說原來準備提曲江河做正職的。老曲這個人我是了解的,從基層一步步上來,論經驗肯定在我之上,就是個性強點兒,在省廳就聽說他和市里領導關系不太融洽。要說,還是他來當局長合適。”

        袁庭燎微微一笑,未置可否,繼而反問道:“是不是最近曲江河給你出難題,工作不好開展?”

        公安局長的位置對于一個大市一把手來說,舉足輕重。在袁庭燎看來,必須物色一個絕對屬于自己的人。而曲江河這個人除了工作之外,和自己幾乎沒有什么私下交往。特別是他曾向曲江河交代過一件事情,這小子竟拿出種種理由來搪塞他,使他大為光火。從內心深處,他不喜歡他。在要害部門搞一個和自己貌合神離的人,是政治上的大忌。“鴿子啊,我向來都把你當成自己的孩子。”袁庭燎從沙發移坐到搖椅上,更加推心置腹起來。“我們老了,希望你能很快成長起來,在我離開這個辦公室的時候,你能坐在這里。讓我們的鴿子能真正飛起來,是我和你爸爸的夙愿哪。”

        嚴鴿大為感動。在她心目中,袁庭燎屬于當今官場的能員干吏,沒想到對自己竟有這般舔犢似的真情。政壇上的是非炎涼她并不陌生,要真正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負,體現人生價值,沒有強有力的政治靠山是絕對行不通的。現在看來,她極為幸運。“袁叔叔你放心,我會盡快干出成績來。”

        “不,鴿子。”袁庭燎竟斷然做了個否定的手勢,“你剛來,還不太了解情況。這些年市里經濟發展勢頭很猛,可積累了不少矛盾和隱患,不可能在短時間內解決。錢多了是好事,可搞不好會是一種破壞力。我讓發改委搞了一個調查,滄海的個人儲蓄百分之八十都攥在金礦老板手里,這些錢又通過看不見的渠道流向了各個角落,加上還有大量的下崗職工、失地農民,使社會問題變得非常復雜,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冒出事情來。”他抬頭望著嚴鴿,完全是一種對鐵桿下屬說話的口吻。“公安這一塊事關穩定,我不要求你搞出什么成績來,但決不允許腳底下冒煙起火,特別是出驚天動地的大事。在這一點上,我要求你對我直接負責,和市委保持絕對的一致!”袁庭燎叮囑嚴鴿,一定不要陷到具體案件中去,特別注意防止來自隊伍內部的干擾。當談到對曲江河的看法時,他的表情又變得十分嚴肅了。“我聽說,你來第一天有人就給你顏色看了。要頂住,要有原則。這個原則就是公安工作必須置于市委的絕對領導之下。所以對公安局的問題,特別是班子問題,你要敢抓敢管,手軟不得。這也是一場復雜的斗爭哦。”

        嚴鴿萬沒有想到,曲江河在市委書記心目中竟是如此一種形象。更耐人尋味的是,袁書記稱之為一場斗爭。看起來,公安局同滄海市高層之間的關系錯綜復雜,遠非自己最初考慮的那樣簡單。嚴鴿思忖著,想延伸這個話題探個究竟,但看到袁庭燎已經幾次在瞟墻上的鐘表,便連忙不失時機地換了話題:“袁叔叔,我會在工作中按你的要求去做的。可我現在十分牽掛的倒是中天小弟,不知道他近況怎么樣了。”

        袁庭燎長長吁出一口氣來,眼睛里閃過幾縷茫然和無奈。“鴿子啊,古人說,‘君子之澤,五世而斬。’我對這句話過去理解不深,中天這小子讓我領會得入木三分。他已經成了我的一塊心病,可能也是不治之癥啊!”他飛快瞥了一下套間的側門,知道妻子不在,不無酸楚地說,“我是對不起你陳阿姨了。她臨死前放不下心的就是這件事,交代我中天的姓一定要用繼母的,叮囑我多花些精力培養他,可沒想到長大竟成了這樣不成器的東西!”為了克制情緒,他微微閉目,靠在椅背上。“自從警院除名之后,他就破罐子破摔,今天下海經商要發財,明天學新聞要拿普利策獎,過幾天又去黃河漂流、西部探險,如今又開始鼓搗餐館。整天神秘兮兮,像個特務。要么不回家,在家就和你夏阿姨搞冷戰,生了氣拍屁股就走。這不,又有半個月沒有見到他了。”袁庭燎說著這些的時候,透著對兒子的怨憤,流露出對亡妻的懷念和傷感之情。

        司機小靳這時進來了,見到嚴鴿謙恭地打了招呼,識趣地退了出去。嚴鴿知道袁書記晚間還要去看一個北京來的客人,便起身告辭。不想這時夏阿姨從房內走出來,袁庭燎就要她繼續招待嚴鴿,接過門口秘書遞來的風衣,匆匆離去。

        嚴鴿注意到,夏令媛的眼睛略微有些泛紅,方知道剛才自己和袁書記的那番談話她都聽到了。夏中天是袁庭燎的原配陳阿姨所生中天從小對繼母就有一種天然的敵視,加上他怪僻的性格,母子間的關系一直猶如水火。后來,夏中天干脆讓父親在家屬院中另找了房子,隔三岔五到家點個卯,表面維護著家庭關系。從夏阿姨口中嚴鴿得知夏中天現在名義上在《滄海商報》當記者,實際上是自由撰稿人,大量時間混跡于酒吧和夜總會,結識三教九流的朋友。最近,又與人開了一處名為“黑海白鯊”的飯店,據說生意頗為紅火。這夏中天還有一點惱人的地方,就是在外從不承認是袁庭燎的兒子,好像在有意挑戰自己高高在上的父親。夏令媛認為,這正是折磨她和老袁的精神酷刑。

        嚴鴿是比夏中天早幾屆的警院同學,知道他當年曾在學校偷相機受處分的事,問夏令媛為什么沒有通過校方做工作。夏令媛嘆口氣說,中天開始并沒有報考警院,是巨輪集團孟船生通過贊助校方一筆巨款后獲取的保送名額。當時袁庭燎還在金島開發區當管委會主任,決定處分時校方還和袁庭燎通了氣。為表示自己堅持原則,袁庭燎讓校方依校規嚴肅處理。父子倆的關系隨后變得劍拔弩張,夏中天為此還遷怒于夏令媛,認為是她在背后搗鬼。家庭關系就這樣更加雪上加霜了。

        嚴鴿從不知曉,夏中天上警院竟然還和孟船生有關。如果孟船生與袁書記有這種深層關系,夏中天為什么還要暗自造訪大船?他和船生之間究竟發生了什么?

        “你袁叔叔提起中天就長吁短嘆的。這孩子中性人一樣,外人不知道。為討好老袁,給他介紹女朋友的像走馬燈一樣,他就像和人家有深仇大恨似的,聲稱自己終生不娶。整天打扮得不男不女的,跟社會上的人混在一起,一點兒也不顧及他爸爸的聲譽。我真擔心有一天他會惹出大事——要真有個三長兩短,我怎么對得起他死去的母親呢?”說著,夏令媛不禁流下了眼淚。

        嚴鴿聽了,反倒心里一塊石頭落了地。她終于弄明白了:那輛出租車中還有一個人,是這個人對陳春鳳造成了傷害。嚴鴿走出袁庭燎家,發現雪已經下白了院落。她信步朝隔壁的市委家屬樓走去。沿著兩側的冬青樹墻,她很快來到了一座灰磚樓前。她想確認一下夏中天所在“四樓”的位置。

        就在這時,一個黑影踏雪而來。借著雪光,她注意到對方穿了件警用藍大衣,并故意把毛領子支起來擋住臉。不久,四層樓上那扇窗里亮起了燈。嚴鴿確定,剛才從自己身邊走過的正是夏中天。

        在此之前,金島派出所院內發生的事情,都被躲在隱蔽處的一雙銳利的眼睛捕捉到了。這人就是“袖珍警察”卓越。從下午開始,卓越就按嚴鴿的要求,盯住了從法庭出來的夏中天。到了晚上,他看見這位記者從大船溜出來,把車駛入一處停車場,腳步匆忙地走進了金島派出所。不多時,他看到打扮得像火狐貍一樣的盛利婭冒雪而來。

        卓越頓感詫異,尾隨她進入所內。很快,他踅往對面的一間辦公室。這是分局刑警隊駐所中隊的辦公地點,他備有開門的鑰匙。燈沒有開,他就一直坐在玻璃窗前觀察。

        所里三層樓除了曲江河的房間,全都黑燈瞎火。民警今天都回了家,只聽見這個女人和曲江河、馬曉廬隱隱的調笑聲。不久,又見馬曉廬出來,從外邊關上了門,房間內滅了燈。他的心頓時像浸入了冰水,感到了一股徹骨的涼意。就在這時,他聽見對面樓道有了動靜,急忙操起夜視鏡觀察。他看到一個黑影躡腳躬身在樓道走動。不久,那人走下樓梯,立在紛紛揚揚的雪地里,一動不動地觀察著樓上房間的動靜。卓越看得明明白白,那人就是所長馬曉廬!

        過了不知多長時間,他又看到曲江河下了樓,披了件警用大衣,帽檐遮住了臉。大概突然看到了雪地中的馬曉廬,他慌慌張張打了個招呼,匆匆走出派出所。卓越決計跟蹤而行,看局長大人究竟要到什么地方去。等他悄悄走出派出所門外,百米之外停駛的一輛汽車已經啟動。他急忙打開手機,躲在暗處的梅雪駕車而至,兩人咬住了前面那臺車。夜闌人靜,他們不能貼得太緊,只好遠遠地跟蹤。那輛車出乎意料,沒有開往曲江河家的方向,卻駛向市中心,停在了市委大院的門口。有人從車中下來,向哨兵出示了證件。借著燈光,夜視鏡中那人只顯出后背。從瘦削的肩頭和過耳的長發來看,那人竟是夏中天!

         卓越一時間如墜五里霧中,曲江河怎能頃刻之間變成了滄海名記夏中天?他急忙將夜視儀遞給梅雪,自己下車向前緊跑了幾步。那輛車子已進了市委大門,尾燈亮了一下,倏忽之間消失了蹤影。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halothreads.com:于都县| www.dotnetnew.com:昭苏县| www.concreteinanyform.com:基隆市| www.ntchub.com:浦城县| www.museumsinhoustontx.com:富阳市| www.blackphoenixband.com:锦州市| www.accommodations-around-the-world.com:江津市| www.wnwgj.com:汾阳市| www.birlacitywaterpark.com:航空| www.hjzrw.cn:虹口区| www.mchor.org:大邑县| www.xggtw.cn:特克斯县| www.aromatherapy-eucalyptus.com:连平县| www.gupwz.com:哈巴河县| www.krowstore.com:二连浩特市| www.ylcwyy.com:诸城市| www.mortgagelenderchillicothe.com:岳西县| www.cdcxsc.com:西丰县| www.saveattorney.com:台山市| www.schuttemsa.com:石台县| www.xx4y.com:盘山县| www.bestpicsforyou.com:阿勒泰市| www.cp7781.com:呼图壁县| www.omymedia.com:班玛县| www.chambres-dhotes-le-cigalon.com:东丰县| www.affiliatemarketingbest.com:长宁县| www.tcga4u.org:集贤县| www.mh1819.com:会理县| www.baochimc.com:新安县| www.sincerely-0501.com:乐平市| www.onemiletrade.com:稻城县| www.yiqitt.com:通辽市| www.chadathaihouse.com:鲁甸县| www.everyounggroup.com:温州市| www.686684.com:修文县| www.051b.com:南开区| www.bdygjt.com:天气| www.omymedia.com:天津市| www.ratenest.com:三都| www.droid-factory.com:东丰县| www.marcusminge.com:正镶白旗| www.ericemily.com:清徐县| www.zxphy.com:梅河口市| www.hndth.com:盐城市| www.mkdumps.com:班玛县| www.jm88dz.com:辰溪县| www.corsidilinguaitaliana.com:金堂县| www.myqccoupons.com:兰溪市| www.beautysalonsolutions.com:曲阳县| www.possn.com:许昌县| www.spmcs.com:天柱县| www.1844noaging.com:丽水市| www.4455hn.com:府谷县| www.lzmlh.com:汾西县| www.nnljhp.com:咸丰县| www.lnujy.com:古蔺县| www.selailai.com:岐山县| www.manlighting.com:宁晋县| www.masterdealzone.com:泊头市| www.preciosmadrid.com:永济市| www.tradersofcamden.com:沙坪坝区| www.noxcuse.org:青州市| www.advsignco.com:东海县| www.yupaixieye.com:财经| www.tjsj168.com:长白| www.zxrmq.com:白朗县| www.blue7088.com:商河县| www.jjrc8.com:门头沟区| www.ssmoban.com:汉中市| www.rareearthsoil.com:巴东县| www.pastelperfecto.com:山东| www.yz-tygy.com:安徽省| www.yourwebside.com:吕梁市| www.maltavizesi.net:攀枝花市| www.messinginaction.com:怀远县| www.m2676.com:双辽市| www.bromoijenvacation.com:苍山县| www.hkrfw.cn:徐汇区| www.employerlawblog.com:宜城市| www.midifa.com:会同县| www.qz336.com:武宣县| www.postnuk.com:西畴县| www.sgiphone.com:青铜峡市| www.mkhew.com:封开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