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安佳作

        掩蓋(一)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武和平

        第一章

        1

        曲江河絕沒想到,他苦苦追查長達六年的驚天大案,竟是被一只鬈毛獅子狗給拽出來的。

        事情還要從《滄海商報》記者夏中天為盛利婭在鷹頭礁拍照說起。

        金島秋天的海灘,顯得格外的寂寥空曠。一望無際的海平線與這座半島的海岬交匯,勾勒出海灣優美的弧線。在這天與海的交接處,兀立著一艘巨大的輪船。大船背倚著高高的山崖。那山崖勢如鯨魚背,余脈逶迤,似鯨尾一樣連接著滄海市的城區。

        隨著康賽斯相機快門的咔嚓聲,身著白色短裙的盛利婭不斷進入畫面。她擺著各種優雅的姿勢,身后的浪花翻卷著涌上岸邊,將海灘淘洗得坦蕩無痕。一只名貴的綠毛獅子狗正追逐著她白皙的腳踝,發出興奮的吠叫聲,又不時在銀白色的沙礫上聞嗅著什么。

        “中天,你可要好好拍。這可是《女友》雜志封面要用的。”

        盛利婭是那種令人炫目的美貌女人。她有一半俄羅斯血統,端莊典雅中含著嬌柔嫵媚,一頭濃密的栗色鬈發披散在圓潤光滑的雙肩上,深陷的眼窩中閃著大而明亮的黑眼睛。

        夏中天沒有說話,正弓背凝神捧著相機,對準盛利婭身后一塊形狀奇特的礁石,等待對方入鏡。這塊狀如大鷹的礁石被當地漁民奉為神明,每年鲅魚節都要在這里舉行祭祀活動。礁石通體黝黑,下有空洞,頂端的石塊向兩邊分開,活像蒼鷹的兩只欲飛的翅膀。此時的盛利婭緊貼著礁石做了一個雙臂上揚的動作,凝脂般的肌膚和黑色的礁石形成強烈反差,曲線玲瓏,宛如一尊白玉雕塑。

        “太美了!太完美了!簡直差一點兒就成了波提切利的畫作——《維納斯誕生》!”

        “為什么,我比她差得很遠嗎?”盛利婭瞪大眼睛,故作失落地問。

        “不,只差一層布。”

        “你啥時候也學得這么壞?我真得去袁伯伯那里告你圖謀不軌。”盛利婭假裝生氣,抓起地上的一個海螺拋了過去。

        “大美人,這都怪你。”夏中天慌忙護住鏡頭,“你要瞟誰一眼,他要不動心,準是有病。就連鄙人都直想犯錯誤,你說你危險不危險?”

        女人總是愛聽男人的恭維,哪怕恭維得放肆露骨。盛利婭了解夏中天,知道他是菜花蛇,動動口而已。平日里不近女色,年紀輕輕卻抱定獨身主義,誰給介紹對象就如同受辱似的惱羞成怒,唯獨與盛利婭的關系例外。夏中天的父親袁庭燎是滄海市的市委書記。當年盛利婭從東北老家來淘金,就是通過省里一位老領導找的他。她很快發現,書記的這位公子哥絲毫沒有官宦子弟架子,整日不修邊幅,在滄海市的各個角落搜尋奇聞軼事,熱衷于上網爬格子,搞獨家新聞,儼然《滄海商報》的頭牌記者。

        鷹頭礁后,大船神秘地兀立著。由于它的緣故,原本喧鬧的海灘現在成了無人區,遠處還有武警在站崗。若非借光于巨輪集團副董事長,他是萬難進入這方禁地的。

        秋風從海上襲來,盛利婭突然打了個寒戰。她驀然收斂了臉上的笑容,裹緊了一件白色蕾絲的透明披肩。

        “中天,說說看,我怎么才能安全呢?”

        “嫁人唄。最好能找個警察。”

        就在這時,鷹形礁石里邊突然傳來了綠毛犬的狂吠。盛利婭示意夏中天過去看看。夏中天對這個小畜生窩著火,覺得小混蛋攪了他和美人談話的雅興,便沒好氣地趕過去。但他奇怪地發現,那個寵物已經鉆進礁石孔洞的縫隙中,一邊嗚咽,一邊扒咬,像是發現了什么好吃的東西。夏中天把它拽出來,不料沒走幾步,它又像著了魔似的重新鉆了回去。

        心存疑惑的夏中天鉆進了礁石的穹隆之中,看究竟是什么東西對它有這么大的誘惑力。這次他看清楚了,綠毛犬舔吃的是一小截樹枝狀的東西。他抬腳踢了一下,不料那尖尖的物件竟刺痛了他。他俯下身子仔細一看,竟嚇了一跳。原來,那件突出物竟是人的一個大腳趾。由于海水的浸泡和小狗的舔食,已經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他急忙俯下身,小心翼翼地扒開沙礫,卻被驚得心臟差一點兒停止跳動。原來裸露出的半截大腳趾下邊是一個完整的混凝土塊。這混凝土塊又和礁石連成一體,澆鑄得嚴絲合縫。顯而易見,里邊是一具死尸。

        沒有任何遲疑,夏中天立即撥通了一一〇。

        幾分鐘后,幾輛警車呼嘯而至。第一個跳下警車的是市公安局主管刑偵的副局長曲江河,身后跟著短小精悍的金島分局刑警隊長卓越。

        曲江河很快發現夏中天正忙不迭地打著閃光燈在拍照,臉色立刻陰沉下來,劈手奪過相機,三下五除二把存儲卡摳出來扔給了卓越,又大喊道:“自由市場啊這是?誰放他們進來的?馬上給我把人轟出現場!無關人員一律退出警戒線!”

        盛利婭迅速打量了一眼對方。這人黝黑頎長,相貌平平,但眉宇間透著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威嚴。

        夏中天賠著笑臉走到曲江河面前:“局長,我是報案人。就不能享受一次特別的恩準,允許作一下獨家報道?”為了套近乎,他貼近了對方耳語道,“消息絕對可靠——聽說你快要當一把手了。還是通融一下吧。”

        “天王老子也不行。不要記吃不記打,馬上給我退出去!有事警方會找你。”曲江河一擺手,差點兒把夏中天手中的機器碰掉了。

        夏中天的臉上掛不住了,因為盛利婭就在他的身后。“我是報案人,又是記者,憑什么沒收我的底片?!”

        “就憑你干擾執行公務。夏中天,我沒工夫跟你啰唆。要報案,一邊跟民警說去。”他掃了一眼夏中天旁邊的盛利婭,口氣更加凜然,“我可告訴你,馬上和這位女士退出現場,別找不自在!”

        “曲江河,少在我面前耍特權!別整天一臉舊社會,把別人都當賊看。沒有公眾支持,憑你這孤家寡人跟幾個爛警察就能破案?鬼才相信!”

        盛利婭朝夏中天擺擺手,一頭栗發猛地向后一甩,不屑地撂出一句話:“中天,咱走!理他呢!像這種殺人案,他們有啥本事破得了?!”

        盛利婭是一個很知道自己魅力所在的女人。她雖未正眼看過曲江河,但心里早明白,身后那個很是男人的目光正在打量她。果然,她聽到了那個人的聲音:“這位女士,請留步!”

        盛利婭停下了,微微側了一下臉,用眼角的余光斜視曲江河。“怎么,難道還要強迫報案人聽你的訓話嗎?!”

        “不,我只是對你剛才的那句話感興趣。請問這位女士,你憑什么判斷這一定是一起殺人案呢?”曲江河目光如炬,已經迅速捕捉到盛利婭眼神中的一絲慌亂。

        不想對方很快冷冷一笑,反問道:“請問局長先生,誰家的人死了會把骨頭澆鑄在水泥里?說不是殺人案的人,也許真得有點兒本事。”

        曲江河一時語塞。瞬間的交鋒,這個女人給他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除了靚麗的美貌,她處事不驚和隨機應變的能力使他暗自稱奇。

        就在這時,夏中天又憤然插了進來。

        “曲江河,你別跟女人過不去。我正告你,我夏中天會奉陪到底,咱倆的新賬舊賬一塊兒算。”

        盛利婭一時不明白兩人為何這樣勢不兩立。只見一向文弱的夏中天脹紅了臉,脖子上暴現出蚯蚓似的青筋,兩只大眼圓睜突起,那頭長發也在隨之抖動,活像一頭暴怒的雄獅。她剛要上前助陣,卻發現曲江河早已揚長而去。

        一個高個子女警察快步走來,向兩人做了一個不失禮貌的引導手勢,朗聲說道:“中天,請你和這位女士來一下。我們需要留存一下你們的報案記錄,希望二位配合。”

        女警有一米七五左右的個頭,端莊大方,皮膚微黑。貝雷式警帽下露出時尚的短發,挺拔合體的警服越發襯托出一種女性警察特有的颯爽英姿,使得眼光極為挑剔的盛利婭也不免頓生幾分好感。她還注意到,女民警說話時揚起兩道彎彎的秀眉,左眉弓處有一個明顯的黑痣。

        在臨時搭起的警用帳篷里,女警察做完筆錄,又十分熟練地用醫用鉗把鬈毛犬的口腔撬開,提取組織液。小狗的慘叫聲使盛利婭蹙起了眉頭,女警察似乎猜到了她的心思,做好記錄后特意給小狗理了理毛發,連聲夸贊:“真是只乖乖狗,還是稀有品種。真漂亮!”她把寵物狗遞到盛利婭的手上,“我看過你訓練的美人魚模特隊的表演,全省一流。特別是服裝的款式特前衛。我叫梅雪。下次再有專場演出,別忘了告訴我,好嗎?”

        曲江河通過梅雪很快得知,盛利婭現在是巨輪集團掌管時裝、餐飲和首飾加工等的副董事長,和董事長孟船生關系非同尋常。

        曲江河把目光投向不遠處的那艘巨輪。那里正是金島礦區通往市區干道的連接點。午后的陽光灑在溝峪縱橫、丘壑起伏的金島上,一座座金礦開采的井架和塔臺對應著星羅棋布的金礦坑口,清晰可見。

        二十多年前,這里還是名不見經傳的貧瘠漁島,因海灘沙礫細白,被人稱作“白沙島”。自從島上發現了金礦之后,天南海北的淘金者潮水般涌來,金島一下子熱鬧紅火起來,成為聞名遐邇的年產萬兩的產金區,遂正式被滄海市政府辟為金島區。金島從此也變得躁動不安,圍繞著金礦開采的流血案件不斷發生。憑曲江河的掌握,這些案子多多少少都與這艘大船有關。

        鷹頭礁的尸體連同混凝土塊已被切割下來,準備帶回局里作進一步分析處理。在鑿切的過程中,曲江河意外地發現,混凝土中還夾雜著少許細碎木屑。略一思索,他要求海灘現場的民警以鷹頭礁為圓心,劃出兩公里的半徑,把那艘大船和通往市區的濱海大道全部列為搜索范圍,重點排查建筑工地和打制漁船、家具的大小單位,以發現疑點。

        仇金虎被派往大船排查線索。他是個東北漢子,長得膀大腰圓,滿臉青胡子茬兒,是那種走路一陣風、說話像敲鐘的刑警。因在隊里開玩笑時老愛用胡子扎人,被弟兄們起綽號為“胡子”。“胡子”原意為“土匪”,仇金虎說老子乃堂堂中國刑警,豈能歸于匪類。但這綽號依然風靡全局,他自己也由默許變得聲叫聲應。仇金虎性如烈火,是個扎人的主兒,可在曲江河面前卻翹不起茬兒。因為他打心眼兒里佩服這位比他年輕不少的局頭兒。曲江河知道他的脾氣,去大船前反復叮囑:大船是市里保護的重點企業,去了要多個心眼兒,只摸情況少添亂。

        常言道,冤家路窄。趕到大船的仇金虎還未上船,就吃了閉門羹。船上的保安稱,“巨輪號”是政府重點工程,不經劉市長批準,拒絕接受任何檢查。正在交涉中,從船舷處又下來一個警察,頂門杠似的橫在門口。

        仇金虎耐下性子打量對方,頓覺這人面熟,只是想不起在什么地方打過交道。他想套個近乎,好讓那人通融,便問道:“老弟是哪個單位的,不認得我‘胡子’仇金虎嗎?”

        對方瞟了他一眼,毫無買賬之意。“我就認這兒是市里掛牌的保護單位。沒有市上的令,啥虎也不好使!”

        “胡子”急了,大嚷:“你這小子八成是個‘二警察’吧。全局四千名弟兄誰不認識我仇金虎,除非你是個冒牌貨!”

        那人也較了真,噌地從口袋里掏出了工作證。仇金虎掃了一眼照片和姓名,竟火燎似的心頭一亮。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六年前大猇峪血案中被他追捕的重要犯罪嫌疑人邱社會!這家伙打死人后外逃,仇金虎奉命蹲坑守候。為抓他,仇金虎翻墻跌倒在糞池里,還閃了腰,貼了一冬天傷濕止痛膏!真沒想到,如今馬鱉成了精,當年的殺人者竟當上了警察,還他媽的是二級警督,居然和自己這出生入死的鐵血警探平起平坐!

        此時,他早把曲江河的叮囑拋到九霄云外,上去一把拽住對方的衣領,怒目圓睜,活像一尊黑煞。“邱—社—會,我操你祖奶奶!你睜大狗眼看看我是誰?蒼天有眼哪,又讓你撞到老子槍口上!”

        邱社會的臉被勒得煞白,他已經認出了眼前這個暴怒的警察,顯然軟了下來,可還是沒有松口。“沒有劉市長的話,兄弟不敢放行。”

        “好小子,你褲襠里有卵子就在這兒撐著。我今兒非抓你個倒攢四蹄不可!”“胡子”一回手,身后民警遞過了手機,他立即撥通了曲江河。

        曲江河接了電話,二話未說,駕起一臺嶄新的美國悍馬飛快駛來。大船越來越近,只見它昂首天外,俯視海灘。船舷處萬國旗隨風獵獵飄揚,偶有汽笛聲響起,真像是一艘蓄勢待發的遠航巨輪。可滄海市人都知道,它并不是一艘真正的艦船,而是一座龐大的固定建筑。在曲江河眼里,這是隨時充滿火險隱患的違章工程,因為它是用幾萬方楸木打造而成的。可連曲江河也不得不承認,木船的設計充滿了大膽的奇思妙想:它的船體如同航母,且造型逼真,完全按中國傳統的木工工藝參照宋代的《營造法式》要訣建造,整個船身竟沒有使用一根釘子。大船造成之日,竟騙過了某大國的間諜衛星。外電驚呼,在中國東部海域出現了一艘不明用途的巨艦,懷疑是中國的第一艘航母。這艘大船也因此風光無限,被市政府命名為“巨輪號”,確定為滄海市的標志性建筑,同時申報了吉尼斯世界紀錄。大船的實際功能據說是為了迎接旁邊濱海大道的通車剪彩儀式,屆時將在這里舉辦盛大的激光水秀晚會。眼下,船內備有各種高消費的餐飲、娛樂項目。這艘船的主人,正是巨輪集團董事長孟船生。也是基于這個原因,曲江河從未光顧過這里。

        一下車,他一眼就看到了邱社會:中等個頭,前額寬而凸起,腮部咬肌發達。由于脖頸粗大,警服顯得不合體,緊繃繃地箍在身上。襯衣的領口敞開著,帽子斜扣頭頂,戴得不倫不類。剛才被仇金虎一陣折騰,他已經沒了底氣。

        “你是哪個分局的?在這里干什么?”曲江河低沉著聲調問,那雙鷹隼似的眼睛卻盯住對方胸前的警號。

        “我是礦、礦山公安分局調、調來做保衛工作的。我認、認識你,前天還在、在在電視里看、看你講話。”邱社會佯裝結巴,心里卻在打主意。

        “我明白告訴你,附近出了案子。作為一個真正的警察,你應該明白你的職責。你敢阻攔辦案,先關你的禁閉。明白不!”

        “我明白,明白。我……我馬上給領導打個電話。”邱社會完全蒙了,一時搭不上話。“胡子”一把把他扒拉在了一邊。

        就在曲江河一只腳踏上舷梯時,邱社會臉上的表情驟然發生了變化。只見一輛奧迪車悄然而至,有人開門下車,徑直向這里走來。

        “江河局長,”沒等曲江河轉過頭來,那人已熱情地用手觸到他的肩頭,“你這家伙真是請你不來,不喊自到哇。”

        大凡干公安時間長了,操控面部肌肉的能力是一流的。曲江河回過頭的時候,已經是一臉粲然,馬上和來人緊握了一下手。

        此人正是滄海市政府常務副市長劉玉堂。他面色紅潤,氣宇軒昂,眉宇間洋溢著稍稍夸張的熱情,合體的西服包裹著寬厚的肩頭,紫紅色的領帶系得非常端正,有著那種中年人仕途得意的自信和帥氣。緊隨其后的是巨輪集團董事長孟船生。“江河,你難得到大船來。看樣子是有任務?”劉玉堂像很隨意地問。

        “劉市長,我還沒來得及匯報。海灘那邊發現了一具可疑尸體。我們正在附近查訪,順便到大船了解一下情況。”

        “哦?是不是在大船上發現了什么?”劉玉堂顯得十分關注。

        “只是例行調查。”曲江河據實以報。

        “那就馬上進行。”劉玉堂顯然松弛下來,“大船不是禁地,也絕不能藏污納垢,沒有理由不讓執法機關履行職責。”他拍拍曲江河的肩頭,似有滿腹的苦衷。“江河,這政府的活兒不是人干的。眼睛一睜,忙到熄燈。咱哥倆也難得一見。今天晚上法國客商要到大船的凡爾賽宮用餐,司市長出席,你也別走了。”劉玉堂拽著曲江河就要上舷梯,并回頭招呼身后的孟船生。

        一直立在劉玉堂身后的孟船生立即上前,一臉謙恭地要和曲江河握手,可對方插在褲袋里的手動也沒動。

        “孟老板這里可真是戒備森嚴哪。”曲江河不無嘲諷地掃了一眼退到暗處的邱社會,轉回頭斜視著孟船生說,“你這兒啥時候也配上警察啦?”

        “豈敢,豈敢?今天實在是有些誤會。小弟我晚間會向您解釋和賠罪。”孟船生一個勁兒地道歉,臉上透著真誠。

        眼前的對手,曲江河再熟悉不過了。如果單單以貌取人,你就會覺得此人和街上叫賣海鮮的魚販子沒有兩樣:身材消瘦,略微有些探腰,因為過度勞累,面容顯得未老先衰,頭發散亂,加之常年海風的吹拂,發梢顯得灰黃,兩只眼睛卻炯然有光。曲江河還發現,他今天穿著有些特別,灰色風衣里邊套著白色西裝,連領帶和皮鞋也是白色的。

        劉玉堂看出孟船生的尷尬,便再次招呼曲江河上船。“江河啊,有事兒咱飯桌上說。今兒晚上船生做東,還有法國客商。你換上便衣,咱們一起上去看一下情況。孟董事長,你先上去招呼一下吧。”

        曲江河看看自己穿的警服,又掃了一眼孟船生,已經完全明白了劉玉堂的用意,知道再說無益,便向對方敬了個禮:“市長說的有道理。我們還是先作一下外圍的調查,就不再上去了。”他轉身向仇金虎他們做了個收隊手勢,快步離開了大船。

        “就這么便宜他了?”回來的路上,仇金虎瞪圓了大眼,對曲江河這番舉動表示質疑。

        “性急能吃熱饅頭?你抓人的證據呢?”曲江河手握方向盤,頭也未回。

        “這事兒用不著局長勞神。”身后探出了小個子卓越,一邊用手拍了拍仇金虎肩膀,“殺雞不用牛刀。‘胡子’哥你不用操心,在我金島這一畝三分地上,還能飛了他不成?”

        曲江河未置可否,抓起車載送話器,撥通了省公安廳督察總隊電話。不一會兒,聽筒里傳來了督察總隊長嚴鴿因疲憊而略帶沙啞的嗓音。“你終于來電話了。在哪兒?”

        “啥也別說。有件急事,請你辦一下。”曲江河開門見山。

        “我這兒正處理一起案子。事兒特別重要嗎?”嚴鴿認真起來。

        “非常重要,涉及六年前滄海市的一起血案。一個犯罪嫌疑人成了警察,在局里查檔案非常不方便,請你幫我到省廳警銜辦公室查一下,有沒有一個叫邱社會的人。還有,他是怎么調進公安機關的。”

        “好吧,明天上午十點給你回信。記著開機,不要讓人老打不通。”

        曲江河拿著已掛斷的電話,感到溫馨而惆悵。嚴鴿曾是他在警院當刑偵教官的學生。在那段時光里,兩人產生了戀情,但陰差陽錯,三年后,嚴鴿卻和劉玉堂走上了婚姻的紅地毯,并隨他調入省城。之后,劉玉堂下派滄海任職,嚴鴿仍在省公安廳工作。

        悍馬車拐向駛往市區的濱海大道,曲江河又撥響了刑警隊長薛馳的電話,讓他馬上組織技術專家,對礁石處發現的死尸召開案情分析會。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latribune221.com:疏附县| www.thailandelitevisa.org:鲜城| www.moneykoo.com:故城县| www.920suncity.com:太和县| www.nicolasbessol.com:诏安县| www.hibibhoora.com:罗山县| www.wwwhg9693.com:绥棱县| www.nb-xinghai.com:乌什县| www.dx557.com:毕节市| www.kyouhu.com:陵川县| www.1958difan.com:洮南市| www.discussfood.com:石林| www.yzbux.com:福安市| www.hdhd911.com:皮山县| www.utahsbusinessdirectory.com:南溪县| www.gutajiao.com:陈巴尔虎旗| www.dachodesign.com:巫山县| www.rssjw.com:南和县| www.150mee.com:瑞安市| www.witbankguesthouseaccommodation.com:富川| www.aulahumax.com:普兰店市| www.musicofiles.com:临清市| www.szhnbot.com:阜阳市| www.kundol-ng.com:鹤岗市| www.parachuteins.com:新巴尔虎左旗| www.sharebearapp.com:镇赉县| www.aiwody.com:共和县| www.changinglivesdayspa.com:广河县| www.mysoamoa.com:昆山市| www.3721waibao.com:涿州市| www.silvermx5.com:五华县| www.ppmss.com:日喀则市| www.culasse-moteur.com:常熟市| www.dementiaonourminds.com:喜德县| www.n8387.com:化德县| www.zhouluopiaoliu.com:开平市| www.zttrain.com:西安市| www.modasaatler.com:陈巴尔虎旗| www.quit-list.com:郎溪县| www.clutchsdelpotosi.com:贵定县| www.valentinesday-poems.com:隆德县| www.antonkropotkinsky.com:怀安县| www.qdxiaoertn.com:孟村| www.dolls-haven.com:万宁市| www.fjgwg.com:淅川县| www.ganzaojijs.com:镇江市| www.szhsmh.com:法库县| www.zj-meihong.com:桃园县| www.zshxyl.com:梨树县| www.wm-176.com:博乐市|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墨玉县| www.kundol-ng.com:湖州市| www.cdcxsc.com:滨州市| www.cp7579.com:梁河县| www.m8556.com:东至县| www.howsvps.com:修武县| www.karimjavadi.com:泸州市| www.ongkingartcenter.com:肥东县| www.oasis-labs.com:荔浦县| www.qzxihu.com:鹤山市| www.domrestaurante.com:天津市| www.how2scuba.com:闵行区| www.quizlanka.com:岫岩| www.pianfang120.com:筠连县| www.wh-leadlaser.com:镇平县| www.hg10345.com:穆棱市| www.nba-sports.com:鄂托克前旗| www.choco-loco-net.com:昌邑市| www.gcyy-120.com:沁水县| www.better-pm.com:天峻县| www.ledwallwasher.org:揭东县| www.royal-factory.com:新河县| www.porcoespirito.com:重庆市| www.gibraltarrocktours.com:鹤壁市| www.pikling.com:琼结县| www.brqxbjgs.com:彰武县| www.jtian-168.com:赤城县| www.compassionhealing.com:博兴县| www.baidubocai.com:郴州市| www.chuangjiake.com:威宁| www.780790.com:保山市| www.glad4health.com:象州县| www.jhjzqc.com:托克托县| www.mesutaydin.com:那曲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