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安佳作

        玉觀音(六)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海巖

        雖然我已經知道,我最初想象中的安心,那個純純的、簡單的、只埋頭于打工和深造、對未來充滿淳樸夢想的少女,是多么的不真實,與現實中的安心,與那個被動人外表包藏著的真正的安心相比,是多么的虛幻,但當我在京師體校路口黑暗的角落里,看到那個在安心的哭泣中面色僵滯的男人時,我才真正體會到,最真實的安心,很可能比我已經想象的還要復雜得多。她不僅過去和那位名叫鐵軍的男人有過很深的關系,而且現在,她的身邊依然會鬼鬼祟祟地出現另一個男人。她實際上是一個歷史復雜、面目不清、比我的城府還要深得多的神秘的女孩兒。可笑的是,我原來還一直自以為輕輕松松就能把她搞定呢。我發覺,和她相比,我才單純呢。

        簡直就是傻!

        我把車開回了我的家。盡管這一段時間我對安心早已沒有了初始的熱情,甚至早已冷靜地思考過這樣的女孩兒對我究竟合不合適,但這個偶然撞見的幽會,仍然讓我感到大大的失望和憤恨,內心里有種受騙和受傷的刺痛。我想,說不定安心幽會完那個男的還會再給我來電話呢,還會透著委屈埋怨我怎么不搭理她呢。看來,我不回電話不搭理她還真是對了,一點兒都沒委屈她。她身邊那么多男人,她還有什么資格跟我這兒裝委屈?

        我仔細回想了那個男人的面容。那嘴臉在昏暗的街燈下看上去至少得有四五張了吧?安心和這么老的男人傍著,這人要不是個大款我敢磕死!她跟那大款哭什么?是那大款想甩了她?有錢的男人還不都這樣,你以為你好看他就能守你一輩子?別做夢了!對那種男人來說,最好的女人就是剛認識的女人,男人圖的還不就是新鮮二字!

        那個晚上,安心并沒有再來電話。我心里也很不寧靜,上了床熄了燈,很晚很晚都不能睡著。

        第二天早上起來,洗漱之后,上班之前,我一邊打領帶一邊猶豫,等領帶打完,我決定還是往京師體校打個電話。我承認,我其實很想知道,安心總打電話找我是不是對我真有那個意思了。也許過去她對我的進攻不做反響就是因為還傍著那個老家伙,而現在那老家伙終于把她甩了。

        安心很快接了電話,還沒容我說話便急急地問我,而且果然是一副關切的口氣:“楊瑞,你這些天上哪兒去了?沒出什么事兒吧?是不是一直就沒回家?”

        我淡淡地說:“啊,工作忙。”

        安心說:“我給你打了好幾個電話呢,你一直不在,我呼你你也沒回。”

        我說:“啊,有事嗎?”

        安心說:“你什么時候有空兒,來找我一趟好嗎?”

        我說:“什么事兒電話里不能說嗎?”

        安心大概聽出我的態度反常地冷淡,她停頓了片刻,也放平了口吻,說:“你什么時候方便,我去找你吧。我不會占你太多時間的。”

        安心的口氣馬上變得事務性了,顯然不像是談情說愛的架式。我心里更冷了,思考了片刻,還是和她約了晚上在文化宮夜校的門口見。掛了電話,我不免有些俗氣地想:她不會是剛和我上過一次床就想求我辦事吧?

        晚上下班前,劉明浩打來電話,他知道鐘寧去外地了,所以約我晚上到巴那那夜總會去玩兒,說今天有好幾個舞蹈學院的女生也一起去,要是我過去的話就介紹給我認識認識。我因為約了安心,所以就回絕了劉明浩,我笑著說:“你那幫朋友太鬧。我現在工作累得不行,所以下了班就想靜一點兒。舞蹈學院那幫就都留給你自產自銷吧,你留神別搞壞了身體就行。”

        晚上,估摸著那會計班該下課了,我如約把車開到文化宮。我到達時安心已經等在路邊,她一聲不響地上了我的車,我也一聲不響地把車開了起來。

        走了半條街,誰都不說話。我心里挺煩,便先開了口,先說了句無關緊要的話:“怎么今天下課那么早?”

        安心心事重重地應了一聲:“啊。”

        然后我們似乎又沒話可說了,好像彼此都陌生了許多。又默默地開了一會兒車,這種沉默讓我感到越來越無趣,于是我有點兒生硬地再次開口,問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兒?說吧。”

        安心依然低頭不語。

        我有些不快地來了一句:“我今天晚上還有個約會呢,你到底有沒有事兒啊?”

        安心對我這么不耐煩顯然有些意外,她抬起頭來看我,我板著臉看前方,不看她。我聽到她說:“我沒事兒了,你有事兒你去忙吧,你把我放在路邊兒就行。”

        我聽出來她是生氣了,豈止是生氣,更多的是一種失望。我知道,我在她面前一向非常注意自己的表現,我把我能做到的熱情、殷勤和耐心都表現在安心的面前了,她還從沒見過我這么一副冷淡的面孔呢。

        我沒有停車,我知道,自己這樣對安心不好,讓她感覺我變化太大了,于是我把口氣放緩下來。

        “我這一段太忙了,一直沒找你,你是不是生我氣了?”

        “沒有。”安心的口氣有點兒言不由衷。

        我說:“我也給你打過電話,也找過你,可你總不在。不信你去問那個張大爺。我昨天晚上還去找你來著。”

        我的解釋聽上去還算誠懇,安心的口氣果然好多了,說:“我知道你忙,我真的不想給你添麻煩……”

        我接下來再次直問:“到底什么事兒你說好了,能幫忙的我一定幫,幫不了我也會明著告訴你。”

        安心把眼睛移向車外,呼吸有些緊張地說:“你能借我點兒錢嗎?我有點兒急用。”

        我心里沉了一下。她終于跟我開口要錢了!就像男人們常常說起的那些女人一樣。盡管我已經知道安心過去有過一個男人,盡管我在昨天晚上又發現了她還有另一個男人,但今天她開口向我要錢,無論如何還是把我對安心的幻想和好感砰的一聲磕破了。我心里特難受,但我沒動聲色,問:“你要多少?”

        “三千,行嗎?”

        我毫不猶豫地說:“行。你是想買什么東西?還是想回趟家?還是要交學費?三千夠嗎?”

        安心回避了我的視線,說:“我真是萬不得已,三千我已經張不開口了。”

        我想,昨天,大概她找那個男的,在那個男的面前掉眼淚,也是為了要錢吧。也許那個男的給得不夠……

        “你什么時候要?”我問,口氣已經像在談生意。

        “能快一點兒嗎?我有急用。”她答。

        我沒有說話,打著方向盤把車往家開。那兩萬元的回扣還放在家里一動沒動呢。

        進了家門,我走進臥室,拉開柜子拿錢,把錢拿出來時看見安心站在客廳里正眼巴巴地等著,連坐都沒有坐下來。我把錢遞給她。

        她接過那一沓兒錢時懷疑地問了一句:“三千?”

        我說:“五千。”

        她猶豫了一下,沒再堅持只要三千,低下頭,說:“謝謝你,楊瑞。”

        在我把這五千塊錢給出去的那一剎那,我心里就有了一種感覺,我感覺我這是在為自己付錢,為我那天晚上在安心的小屋里做的那件事兒付錢。我感覺這筆錢就像是我們兩人之間的一個交易,一個終結。

        安心站在我的對面,低著頭像做了虧心事似的默默地把錢放進背包里,然后看我一眼,低聲說:“楊瑞,我想,過幾天找個時間,我應該把我的一些事情,告訴你……”

        “是關于你和那位張鐵軍的事兒嗎?”我故意冷淡地接了她的話。

        安心愣了一下:“不,不是他的事兒。”

        “是你和另一個男人的事兒?”我的目光像刀一樣,不客氣地刺在安心的臉上。

        安心也看著我,神情有幾分疑惑,有點兒猜不出我話里的話。她試探著問道:“這種事兒讓你討厭了,對不對?”

        我把目光收回來,無所謂地說:“看你吧,你愿意告訴我什么,隨你的便。”

        安心的聲音有些抖,一種她竭力想壓制的顫抖,她張了半天口,說:“楊瑞,我,我還以為,你有興趣聽呢。我一直以為你對我,和別的男人不一樣的……”

        我也終于忍不住把我的失望發泄出來:“安心,我確實很喜歡你,我喜歡你也是因為你和別的女孩兒不一樣。可你知道,我這人有個毛病,凡是跟我有金錢往來的女孩兒,我就不想跟她再談別的了,因為我分不清她對我好到底是為了錢還是為了感情。感情這東西必須很純潔,別跟錢沾上,沾上錢味兒就不對了。”

        安心呆若木雞地聽著。我看得出來,她想說什么,想解釋或者辯駁,但我最后那句話像根棒子那樣打了她一下,有點兒狠,她面色蒼白,說不出一句話來。看她那樣我有幾分快感,也有幾分不忍,有點兒可憐她。我對安心和對其他女孩兒不知為什么心理上總是不太一樣,總是心太軟。她一可憐我心里還是有點兒疼她,她一可憐我的氣就消了。于是我笑了笑,緩和了一下氣氛,說:“好吧,有空兒咱們一起見個面。還在上次那個嘉陵閣怎么樣?你要告訴我什么?我洗耳恭聽。”

        安心眼里有了點兒淚花,但沒有流下來。她也笑了一下,用笑來維持鎮定。她平靜地說:“我會再來找你的,我會把錢還給你的。”

        她說了再見,轉身開門。

        我在她身后問了句:“你回體校嗎?我送你。”

        她答了一句:“不用。”她答話的時候沒有停下,甚至沒有再看我一眼。她出了門便把門輕輕地關上,輕得連下樓的腳步聲都沒讓我聽見,就這么迅速而無聲地消失了。我一個人站在客廳里,覺得我們的分別如此凄惶,讓人不敢回望。她走得毫不遲疑,連個流連反顧的背影都沒有留下,讓人心里空空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失落。

        那天晚上很晚了我還是開車去了巴那那夜總會,去找劉明浩。這樣的夜晚我不想一個人待在家里。我需要嘈雜,我需要刺激,我需要陌生人,我需要“搖頭丸”,我需要酩酊大醉!我去的時候,劉明浩和一幫生意上的朋友已經喝高了,身邊果然有幾個一看就知道是搞舞蹈的女孩子,個個穿一身緊繃繃的衣服,亭亭玉立。但是我此時對任何羞花閉月的臉盤兒和腰如細柳的身段兒都沒有了興趣。我不理她們,我大口喝酒,我拼命跳舞,迪斯科音樂強烈的撞擊讓我想吐!

        劉明浩跟著我一通狂飲,半醉不醉地扯著嗓子問我:“怎么啦今兒?這么沒精神,是不是跟鐘寧吵架啦,啊?小心人家一腳踹了你!跟你一樣漂亮的小伙子有的是。你看看這兒……”他指指四周,“全是漂亮哥兒漂亮姐兒,不稀罕,別太拿自個兒當人!”

        我不搭理他,悶聲喝酒,腦袋隨著迪斯科的節奏來回晃,跟真的喝了咳嗽水吃了搖頭丸似的。劉明浩湊到我耳邊,又問:“要不然,就是和安心鬧別扭了?這女孩兒你到底搞定了沒有?”

        我的頭突然停止了擺動,皺著眉愣愣地問:“誰?”

        “安心,跆拳道俱樂部那個雜工,她到底怎么樣啊?”

        我不知該說什么,腦袋又繼續晃起來,愛搭不理地回答道:“咳,就那么回事兒吧。”

        劉明浩笑笑:“對,漂亮姐兒有的是,別那么認真。”

        沒錯!就那么回事兒吧!別那么認真!這的確是劉明浩,也是我,我們這一幫人,對待女孩子的規則。我這些年也就對安心認真來著,這對我來說反倒是怪怪的,可能是當初太投入了吧,心里想把她放下卻偏偏放不下。心里恨她,鄙夷她,卻偏偏又想她,念她,就跟走火入魔似的。

        那天晚上我在巴那那喝多了,之后一連幾天頭痛欲裂,精神恍惚,魂不守舍,思緒總被安心牽制。我很想再見她一面,哪怕是罵她一頓,讓她哭,看她怎么無地自容,也好!

        這樣在心里發狠發多了,時間一長不免又想她的好,想她的與眾不同處,不知不覺又想原諒她。像她這樣的女孩子,生活中不止一個男人,在這個時代還算稀罕嗎?我過去還和好多女孩兒好過呢,我現在也還瞞著她另有一個鐘寧呢。自己都達不到的境界,干嗎去要求別人?我想,我的氣憤可能緣自一種約定俗成的觀念——很多女孩兒并不喜歡正人君子式的男人,但沒有一個男人不希望女人守身如玉,所以男人花心不值得大驚小怪,女人風流那簡直就是放蕩淫亂。這觀念也統治著我,如果我愛的女孩兒不重操守那我絕對接受不了,可我要是另有歡情就會對自己比較寬容。

        推己及他,這事兒我也就漸漸想通了,一旦想通了,就特想再見到安心。鐘寧從南京回來了,帶著她的姐們兒和姐們兒的新郎官兒一起回到北京,還準備陪他們到內蒙古大草原度蜜月去。江浙的人一輩子都活得太細致,所以比較向往大草原這種粗莽空曠的地方。可能是受她那位新娘子姐們兒的慫恿,鐘寧一見到我就沒頭沒尾地說了句:“楊瑞,咱們也別老這么傍著了,干脆結婚算了。人家都說,男人有個家才會有責任感,我覺得這話特對。”

        我開始還以為她也就是這么說說,所以有點兒愛搭不理,何況我根本就不想這樣匆忙地決定終身,對成家過日子也完全沒有一點兒心理準備,甚至對是否選擇鐘寧過一輩子也還沒有徹底拿定主意,盡管她是一個那么有錢的富妞兒。

        我和鐘寧打岔:“你怎么想起一出是一出呀?你姐們兒是不是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陪著她一塊兒辦喜事兒呀?”

        鐘寧說:“喂!人家都是男的向女的求婚,女的還得端端架子拿著勁兒,你怎么反過來還跟我拿勁兒啊?”

        我說:“咱們歲數這么小,這么早就結婚不是讓公司里的人笑話嗎?”

        鐘寧說:“人家說,男的非得結了婚才算個大人呢,結了婚你就成熟了,省得你老像小孩子似的老也長不大。你沒聽公司里的人都說你像我弟弟嗎?”

        我一臉厭惡地說:“他們那是嫉妒!”

        我最討厭公司里的人說我小,他們實際上就是說憑我這資歷要不是靠吃軟飯怎么能當上項目經理、副總指揮!鐘寧大概也想到這層意思上去了,她老謀深算地一笑,說:

        “咱們只有真結了婚,那些人才不會嫉妒了,咱們真結了婚人家也就不議論了。”

        我理屈詞窮,干脆說:“我不想這么早就結婚讓你管著,我還想再自由兩年呢。”

        鐘寧懷疑地問:“你還要怎么自由啊?你現在是不是還在外面泡妞兒啊?”

        我一愣,連忙用笑來掩飾:“沒有,沒有。”

        鐘寧把眼一瞇,兇神惡煞的目光從眼皮縫里射出來,狠呆呆的聲音也從牙縫里擠出來,她說:“我告訴你,楊瑞,你別以為我什么都不知道,劉明浩什么都跟我說了。”

        我后背上的汗咕咚一下就冒出來了,嘴硬道:“你聽劉明浩胡說八道!”

        鐘寧見我緊張,越發冷笑,貓玩兒耗子似的點了我一句:“好,那我問你,你認識不認識一個叫貝貝的女孩兒?別跟我說不認識啊!”

        貝貝?我的心哐的一聲又歸了位,暗暗喘息了一下,故作忿忿地罵道:“劉明浩丫怎么老這么滿嘴里涮舌頭啊?那是他女朋友的表妹,我們在酒吧里一塊兒喝過酒……呃,還出去玩兒過一次,就一次!上次我在‘滾石’又見著她了我都沒理她。”

        鐘寧在我臉上觀察著,我假裝生氣的表情沒有明顯的破綻。她放慢聲調,說:“楊瑞,你到底愛不愛我?你好像從來沒跟我明確表示過。”

        我收起一臉的委屈,換成傻笑,想繞開這個尖銳的問題:“你們女孩兒怎么都這毛病,就喜歡聽那些卿卿我我山盟海誓讓人倒牙的話。我以前還一直以為你不像她們那么俗呢。你不想想,要是一大老爺們兒整天愛呀愛的掛在嘴邊兒上該有多傻。你真喜歡那種娘娘腔嗎?”

        鐘寧眨巴著眼睛,有點兒接不上話。她當然也不希望她男朋友的性格舉止過于“奶油”,何況她本來就覺得我的長相太陰柔了點兒。其實我的眉眼秀氣但絕不女氣,鐘寧純粹是因為看慣了她哥哥的傻大黑粗和冷酷無情,所以看男人的眼光絕對有點兒走偏。不過我的關于男人的這個說法顯然被她接受,她退卻下來,說:“楊瑞,我對你怎么樣,對你老爸怎么樣,你心里知道。你可別干對不起我的事兒,別他媽讓我抓著!”

        我不作聲,我討厭她總是這樣居高臨下以我和我爸的大恩人自居。對,我承認,你是對我們不錯,可你總掛在嘴邊兒就沒勁了。我畢竟是個男人,男人有男人的自尊。

        憑這一點,我就想,還不如跟安心在一塊兒好呢。和安心在一塊兒我至少還能有點兒自信,還能有獨立感,還能覺得自己是個男的。

        第二天我爸打電話找我,讓我回趟家。我有很長時間沒見著我爸了,所以我一下了班就開車回去了,一進門就聞見屋里飄著炒菜的香味兒。我爸讓我媽伺候了一輩子,我媽一死我爸完全照顧不了自己,每天的生活起居都弄得一塌糊涂。自打我爸每月有了那三千大洋的收入,他就找了個小保姆。那小保姆很會做飯,桌上已經擺了一些精致的涼菜。我到廚房轉了一圈兒,看廚房里有魚有肉正準備著,我沖我爸笑道:“您現在可真是想開了,什么好吃什么。”我爸沒笑,挺嚴肅地問我:“你最近是不是又和鐘寧鬧別扭了,啊?”

        我一下明白我爸找我要干什么了,索性皺著眉直問:“鐘寧說什么了?”

        “她說,你最近老是對她挺冷淡的。你因為什么呀你?”

        我說:“誰對她挺冷淡的呀。”停了一下,又說,“最近我工作上的事兒還不夠煩的呢,誰能老那么大精神伺候她去?”

        我爸循循善誘地說:“她雖然是公司的老板,可畢竟是個女孩子,又年輕,今年也不過才二十二歲,你應該關心她體貼她,是不是?雖然你比她也大不了多少,可你是男的,這男的就應該主動照顧女的。我跟你媽在一塊兒生活這么多年……”

        我打斷他的“現身說法”,我說:“我媽和您在一塊兒的時候都是她伺候您!您就別管我的事兒了好不好?我都這么大了。”我爸立馬戧著嚷嚷:“我不管你怎么長大的?你從小干了多少拉屎不擦屁股的事兒都是我給你擦的!”我不愛跟他吵,躲開他到了客廳。我說:“行行行您管吧,我看您能管到什么時候去。”我爸跟過來,說:“待會兒鐘寧來,你當我面別對人家愛搭不理的,你要是犯渾別怪我不給你留面子。”

        我愣了:“鐘寧也來?您叫她來的?”

        我爸理直氣壯:“對呀。我怎么不能叫她來?這是我給你創造機會,把你們倆的關系緩和一下。你說,你都這么大了,你自己這點兒事兒還得讓你爸爸給你操心。你像話嗎?我要死了你就情等著栽跟頭去吧!”

        我說:“鐘寧今天不是陪她一個發小兒去內蒙古大草原了嗎?又不去啦?”

        “去,回頭吃完了飯,你送她從這兒直接去機場,晚上九點的飛機。”

        我沖我爸埋怨:“公司有車送他們您干嗎又讓我送?您以后別管這些閑事兒好不好?我今晚還有別的事兒呢。”

        我爸瞪了眼:“你小子怎么那么不懂事兒啊?我花錢搭工夫做一桌子菜讓你們來,給你創造機會對鐘寧好一點兒你怎么好賴不知啊?”

        我們正在拌嘴,鐘寧來了,敲門。我和我爸都住了聲。我爸去開門,他和鐘寧寒暄時臉上的表情尚未完全自然。鐘寧不知是否察覺了,但沖我打招呼挺親熱:“楊瑞,你是不是又惹你爸生氣了?”我說,沒有,然后不多說話。我爸也沖鐘寧親熱:“這小子,可渾呢,你就慢慢領教吧。不過楊瑞這孩子心眼兒不錯,你要真對他好,他可記在心里呢。這孩子就是不會說讓人愛聽的話,從小就沒學會。我年輕那陣子跟他媽處的時候,那甜言蜜語都是一套一套的,我的這點兒優點他全沒傳下去。”

        鐘寧應和著我爸的話,卻是故意說給我聽的:“楊瑞的脾氣我知道,我不在乎。男的嘛,多少也得有點兒脾氣,要不怎么叫老爺們兒呢。其實我最膩味的,是那些拈花惹草的男的,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還想著灶臺上的,見個漂亮女孩兒就想黏糊上去,這種男的女人都煩。”

        我爸馬上正色道:“這點楊瑞不會,這點我還了解,追楊瑞的女孩兒多了,楊瑞對這個還是把得住的。”

        鐘寧看我一跟,深有城府地冷笑一下:“聽見沒有,你爸可說你把得住,回頭我得檢驗檢驗。”

        他們一來一往,機鋒閃爍,話里話外,笑里藏刀。我低著頭往桌上擺菜,死不言聲,表情上更是不置可否。鐘寧看我可能有點兒不高興了,也不再多說,吃飯的時候話題移向天南地北,還說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兒——關于我爸抓的國寧大廈的工程進度和關于我抓的國寧跆拳道館的籌備情況等。一說工作我們的態度不知不覺地嚴肅正經起來,我和我爸都有點兒像匯報工作接受指示似的畢恭畢敬,這頓家宴的氣氛馬上變得不倫不類了。

        飯后,我送鐘寧去機場。路上,我說了些讓鐘寧出門在外注意安全、小心感冒著涼之類的體貼話。鐘寧這才高興起來,笑著說:“楊瑞,我認識你都一年多了,我發現你要是真懂起事兒來還真挺可愛的。你以后就不能像個大人嗎?也知道知道心疼人。”

        我沒笑,也沒回答她的話,手把方向盤,目視前方,說:“你早點兒回來,別讓我惦記你。你把你姐們兒他們安排好了讓他們在那兒自己玩兒不就得了,人家度蜜月愿意讓你在一邊跟著嗎?”

        鐘寧笑了:“喲喲喲,今兒太陽真是從東邊落下去了,真不容易聽你跟我說這話。”

        確實,這類甜言蜜語我很少跟鐘寧說,所以這幾句話效果神奇,一路上鐘寧情緒快樂,話比往常多多了。我把鐘寧送到機場,看她與她姐們兒一行接上了頭。公司已經有人幫他們提前辦好了登機牌。我目送他們走向安全門。鐘寧回頭看我,含情脈脈。我沖她揮手說再見。

        從機場出來,我沒有回家,在機場高速路上把車子開得幾乎飛起來。出了高速路,我把車直接開到了東城區文化宮夜校的門口。

        十分鐘后,我看到了安心。她隨著三三兩兩下課的人走出文化宮大樓,站在路邊想過街去。我用車燈晃她,她轉過頭看了半天才認出是我,猶豫了一下,還是上了車。

        一上車,我就看出她的表情很不自然,甚至有些緊張。她第一句話就說:“對不起,那筆錢還得過些天……過些天才能還給你,我一定會還的,這你放心。”

        我不知說什么好。她當我是來催債的,這讓我特別難過。難道我們之間的誤解已經如此之深嗎?

        我沉默了片刻,這片刻沉默代表懺悔。我說:“咱們別說那錢了。我就是想見見你,我想你了。”

        安心愣了一下,然后低下頭,說:“哦。”

        我問:“你想我了嗎?”

        我側過頭來看著她。白色的路燈把她的臉映得沒有一點兒血色,可那種蒼白竟是那樣動人的美。那種美讓你體味到憂傷和寧靜;有時憂傷和寧靜比一切激情和奔放都更加攝魂奪魄!

        我把聲音放輕,連我都沒料到聲音放輕后會突然變得沙啞,好像不沙啞不足以表達我內心的動情和焦灼。

        “你想我了嗎?”我再次問她。

        可我失望了。安心搖了搖頭,說:“噢,沒有,我這一陣太忙。”

        我看著她,良久,我說:“可我想你了。”

        她輕輕地又搖了一下頭:“你并不了解我,楊瑞,你看到的一切都是不真實的。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種單純的女孩兒。我這個人太復雜了,我做過很多很多錯事兒,我生活中有太多太多的麻煩,這都不是你想要的。”

        我開動汽車,往我住的地方開去。我們一路都沒有再說話。車開到我家樓下,我熄了火,靜靜地一言不發。

        安心開了口:“楊瑞……”

        我看著她。

        安心回避了我的注視,目光移回窗外,欲言又止。

        “太晚了,我該回去了。”她說,“明天道館新開一個初級班,我還得早點兒起來收拾呢。”

        我把一只手放在她的手上,我的右手握住了她細細的左手,手心貼著手心,都有些發熱。慢慢地,安心的指尖兒不易察覺地在我的手背上動了動。那是一種特別微妙的溝通,很溫情很動人的感覺。那感覺就是:我們彼此吸引,我們都需要對方,我們之間應該有一種激情和感動。我說:“安心,你答應過我,要把你的事情告訴我。”我問:“你想告訴我嗎?”

        安心轉過頭來,臉色很平靜,平靜得幾乎看不到任何表情。但她的聲音,我聽得出來,包含了原諒和親近,她輕輕地問道:“你想知道什么?”

        我微微地笑了。

              我說:“我想知道你的過去,我想知道你過去的一切。”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haitaodu.com:郁南县| www.catsltd-ng.net:海伦市| www.freetrafficx.com:丰镇市| www.jysese.com:霸州市| www.ddlfantasy.org:永清县| www.amummy.com:历史| www.09dn.com:平阳县| www.beautysalonsolutions.com:黄冈市| www.775935.com:台安县| www.bestbridalevent.com:玛纳斯县| www.gjbnc.cn:密山市| www.texastroop424.org:重庆市| www.muotioikeus.com:东平县| www.daggervale.org:万州区| www.missionsweb.net:武安市| www.cambiemosgalapagar.net:浦县| www.izi2.com:荔浦县| www.booksgratis.com:遵义市| www.wzhxzhssls.com:潞西市| www.epwiforum.com:永济市| www.madebyflek.com:象山县| www.blogucn.com:新化县| www.pasion4x4rosario.com:合山市| www.xhttw.com:仙居县| www.cdkemu.com:五台县| www.newoxfordbotanical.com:四子王旗| www.5517vpn.com:楚雄市| www.avexi.cn:金乡县| www.gz-goodhappy.com:鄢陵县| www.rememberforeverphotography.com:海阳市| www.ranthemptc.com:吴旗县| www.hz-xp.com:新密市| www.ericagarliebphotography.com:如皋市| www.lucastenor.com:应城市| www.f8772.com:宝鸡市| www.websaran.com:衡山县| www.andyandnina.com:桃园县| www.atanasteodosiev.com:开原市| www.mabel-gray.com:寻甸| www.capsule-toys-hk.com:锡林浩特市| www.hg62345.com:高安市| www.chqdfd.com:衡山县| www.yugmk.com:土默特左旗| www.cbsrhelp.com:巴彦淖尔市| www.flamwoodvideo.com:廊坊市| www.desiessence.com:汽车| www.tarotcardadvisor.com:遂宁市| www.drjcdua.com:抚顺市| www.blueknightspavi.com:福贡县| www.six-369.com:长汀县| www.myrtlebeachrealestatetips.com:安庆市| www.reward-risk.com:前郭尔| www.212brands.com:新建县| www.hlmqw.cn:万山特区| www.intercritics.com:莒南县| www.kitchentechnique.net:洪泽县| www.voipepoch.com:洪湖市| www.hsmyy.com:凤庆县| www.nnxrlt.com:定日县| www.chengsekeji.com:青冈县| www.xinda-zq.com:利津县| www.kecsd.com:宁晋县| www.xinchenba.com:沙河市| www.hg62456.com:寻甸| www.howsvps.com:武隆县| www.actforourfuture.org:行唐县| www.cs366.com:郧西县| www.051b.com:临汾市| www.maritimelawyer-china.com:忻州市| www.alldownloadstuff.com:开远市| www.uckkimya.com:克山县| www.99069ll.com:同仁县| www.sterlingsilvergifts.com:新源县| www.goldenliongames.com:江西省| www.2323job.com:奎屯市| www.raid88.com:宁安市| www.dawidswierczek.com:上思县| www.wwwhg4950.com:木里| www.apexautoleasing.com:大连市| www.hireandrental.com:邹城市| www.greenitways.com:嘉义市| www.cp7713.com:高要市| www.advsignco.com:津市市| www.taoyuangarden.com:茂名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