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安佳作

        白領黑槍:第三章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劉廣雄

        第三章

         

        1

        在歐陽默看來,市公安局計算機管理科科長——他的老同學陸濤是個不折不扣的電腦狂人。盡管羅峰事先已經聲明,三個人聚會時不談工作,只敘友情,可三杯酒下肚,陸濤仍然控制不住自己,眉飛色舞地談起了他剛剛經手的案件。陸濤剛一開口,羅峰就笑著開了個玩笑:“要是哪一天,貪官污吏們也開始利用高科技進行腐敗活動,我非想辦法把你弄到反貪局來不成。”陸濤并沒有把羅峰的話當成玩笑,他認真地說:“你別說,如果貪官們聰明一點兒,至少學會利用網絡進行權錢交易,你還真用得著我這樣的專家型刑警。”歐陽默輕笑一聲:“請注意,你不是刑警,小濤,你是中國警方的計算機官員。”

        陸濤“哼”了一聲。歐陽默提醒他注意,他不是刑警,這是有典故的。陸濤的大量工作是坐在局機關的辦公室里進行的。在局機關坐班,按規定是必須著警服的,而陸濤總愛把自己打扮成便衣警察的模樣。上班時,他穿牛仔褲、旅游鞋,而且他特別喜歡槍械。因為沒有給他配槍,很長一段時間,他一直耿耿于懷。有一次,他私下對歐陽默說:“我是刑警,怎么能不配槍呢?如果給我配槍,我就自己去做一個掛在腋下的那種槍套,多帥!”陸濤的想法讓歐陽默啞然失笑,一有機會就打擊陸濤,說他不是刑警。

        “歐陽,你那腦子該換換了。現在的犯罪,已經用不著你們穿著防彈背心、抱著微沖去打擊了。我連槍都沒摸過一下,不照樣指導著他們破了石渡工行的那個大案嘛!”陸濤得意揚揚地說道。

        歐陽默已經從案情通報上知道陸濤那個案子辦得很漂亮,不過他仍然想聽聽細節。于是,他用微笑鼓勵陸濤繼續講下去。

        “我得先喝口酒,潤潤嗓子!”陸濤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除了電腦,啤酒就是陸濤的第二伴侶了。陸濤有個奇怪的理論,他說啤酒不是酒,是飲料。在這一“理論”的支持下,他的工作臺上常常擱著一聽啤酒。有一次,他正一邊喝著啤酒,一邊在電腦上工作,局長王健行走了進來。同事們大吃一驚,別說是警察,就算是其他行業的國家公務員,上班時喝酒也是違反紀律的大事,他們都等著看陸濤如何下臺。沒想到陸濤把酒罐舉起來,沖著局長搖了搖:“王局,來一口!”弄得王健行哭笑不得。

        陸濤能當上計算機管理科的科長,說起來也算是市公安局人事制度重大改革的成果之一。一年前,市公安局幾個科室公開競選領導崗位。陸濤不僅在最短的時間內搞出了一套網站管理的軟件,而且非常漂亮地在網上偵破了一個色情網站,加上一篇漂亮的論文和絕對真誠的演講,他在競選者中脫穎而出。在決定是否任命陸濤為科長時,局黨組成員的意見出現了分歧。部分領導同志認為陸濤警容不整、作風散漫,甚至有人提出了陸濤上班時喝酒的事情來。最后,局長王健行的意見得到了大家的認可。他說:“陸濤這個同志,有能力,有熱情,對公安工作非常忠誠,而且作風正派、不謀私利。把這樣的同志提拔到領導崗位上,會對全局民警產生重實干、重業績的良好導向作用。”

        陸濤競選科長并獲得成功這件事情,曾經讓歐陽默大惑不解。憑他多年對陸濤的了解,陸濤是個對當官沒有絲毫興趣的人。任命下來之后,他專門就這事私下問過陸濤。陸濤神秘兮兮地看看左右無人,笑嘻嘻地對歐陽默說:“我為什么要去當科長呢?第一,我需要使用科里最先進的設備,我喜歡那些玩意兒;第二,既然是科長了,科員們還敢說我一邊玩兒電腦一邊喝啤酒不對嗎?”

        歐陽默在心里輕嘆一口氣,同是公安大學的畢業生,陸濤只不過比他小了不到兩歲,可為什么這小子總是活得那么灑脫,連警察都當得那么“時尚”?

        歐陽默抽著煙,模模糊糊地想著這些事情,發現自己有些走神。他集中注意力,聽陸濤高談闊論剛剛辦結的案子。

        “那小子,落到我陸大俠的手里,簡直就是菜鳥一只。他不就是攻破了銀行的數據管理中心,把本來只有一百元錢的存折改成了十萬元嗎?這種人得手了第一次,總想著還有第二次,而且一看他的作案手段,我就知道這小子的的確確是迷上了電腦和網絡。我只不過在網上設了個小小的圈套,就把這小子誆進套里來了。”

        羅峰插了一句:“那他為什么不逃呢?”

        陸濤“哈”地怪笑了一聲,又喝了一大口啤酒:“逃?他以為自己是高手呢,別說石渡,就算整個吳城,整個中國,在網絡世界里,他就是王。你們猜,抓了他以后,他怎么說?他狂得很,他說連白宮的網站他都能來去自如。他還吹牛說,有一天夜里,他一高興,就把一面中國國旗貼到了五角大樓的主頁上。我跟他說,來,咱倆在網上斗斗?他搖頭說,中國警方能有什么計算機高手,愣不信。于是我搬來機器,做了個防火墻,讓他來攻。這小子攻不進來,我又讓他做了個防火墻,我來攻。哈,只用了六個小時,我就攻進去了。這下這小子服了,說栽在我手里了,他服氣。我跟他說,想當黑客,再練幾年吧……”

        “十萬元?該怎么判?”歐陽默半真半假地問羅峰,他知道羅峰在法律方面可以算是專家。

        羅峰沒有接歐陽默的話茬兒,問一張臉差不多都埋在啤酒杯里的陸濤:“小濤,你說這種人,他的犯罪動機是什么呢?”

        陸濤一口喝干了杯中的啤酒:“我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我還想寫篇論文哩!這小子犯罪的動機,他說完全是為了證明他的所謂能力,可他干嗎要偷銀行的錢?他說他不過是想試試銀行的系統安全系數有多大。偷來的錢一分沒花,全扔在那兒,跟堆廢紙似的。他說他對錢真沒興趣,干這事就跟打電子游戲一樣好玩兒。你們倆說說,這算什么動機?”

        歐陽默的心猛地一跳,一個念頭閃電般滑過他的腦海。他知道這個念頭非常重要,但他一下子還不能清楚地表述出這是一種什么樣的想法。

        陸濤接著說:“我想,隨著時代的發展,社會思潮進一步多元化,已經出現了許多新的犯罪動機,比如報復社會,這個歐陽最清楚。有的犯罪分子,作下驚天大案,殺害無辜的公民,完全是對社會充滿仇恨而產生的報復行為。再如,偏執——像有的犯罪分子駕車撞人,有的犯罪分子持槍殺傷無辜,完全是長期的心理偏執所致。還有……我不知道該如何表述,通俗地說,就是‘出風頭’,這種動機在西方很多,比如暗殺總統,卻沒有政治目的,只是為了在媒體上露臉。再如,自大狂——像我們這次抓的這小子,就是典型的自大狂……”

        歐陽默叫了一聲:“等等!”聽陸濤說到這里,他腦子里的想法突然明晰了。

        陸濤有些驚奇地看著歐陽默:“你想說什么?”

        歐陽默吸了口氣,輕描淡寫地說道:“你的這些看法很有意思。”

        分手時已近晚上十一點。羅峰開車走了,陸濤一屁股坐進了歐陽默的紅色“213”。歐陽默明白,陸濤有些話想要單獨和自己說。他把汽車開上了車道,靜靜地等著陸濤開口。

        “重案組正式成立了?”陸濤問。歐陽默點了點頭。

        “你去找找局長,把我也調到你的專案組去吧!”陸濤一臉的急切。

        “我那個組干的完全是常規武器時代的刑警活兒,你來了有什么用?”歐陽默反問道。

        “大錯而特錯!”陸濤搖頭晃腦地評價道,“尊敬的歐陽隊長,我提醒你注意這樣一個事實:你的那幾個案子有個最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犯罪分子的時間掌握得相當好,不僅僅是好,甚至是相當精確。‘六·一五’,犯罪分子準確地掌握了高某全家都不在家的細節,從而在一個特定的時間進入了作案現場。‘九·二一’,受害人的車輛通過現場的時間被犯罪分子控制得非常準確,這才一擊而中,全身而退。再說‘一·一○’,盜車、殺人、逃離、棄車,最后故弄玄虛地‘完璧歸趙’,這絕對不是一個人可以辦到的。他們靠什么保證行動步調一致、協調準確?當然要用到高科技設備……”

        歐陽默放慢了車速,簡潔地說道:“說下去!”

        陸濤笑了起來:“我對你虛心聽取意見的態度感到非常滿意。你面對的,很可能是一個或幾個帶黑幫性質的犯罪團伙。從他們作案的手段來看,說句不客氣的話,你的對手素質不低。我說的這種素質,不僅包含了傳統的暴力犯罪素質,而且可以肯定,一定包含了現代高科技犯罪的素質。盡管我沒有證據證明我的判斷,但我相信我的推測。你離不開我,真的!”

        歐陽默想了想,認真地說道:“這次我們所要面對的,絕對不是你剛剛抓到的那個弱不禁風的書呆子。他們是一群殺手,或者按你的推測,是一群具備了高科技犯罪能力的殺手……”

        “你的意思是,我怕死?”陸濤叫了起來。

        “誰敢小看你呀!你不是自吹自擂,自稱是網絡特警嗎?而且我想,你恰恰是看中了我們面對的是暴力犯罪,才千方百計想插上一腿吧!”歐陽默笑道。

        “你說對了,歐陽,我就是想真刀實槍地和這群高智商的黑幫分子干上一場。”

        “好吧,我去找局長要你。不過,你自己也得去說說。小濤你現在大小也是個官兒了嘛!”歐陽默是真的被陸濤的想法打動了。他知道,如果真的把陸濤調配到他的小組中,對整個偵破工作將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

        就在這時,歐陽默的手機響了。他靠邊把車停下,抓起手機,摁下接聽鍵,立即聽到了局長王健行冷峻的聲音:

        “馬上到局里來!市委主要領導現在都在這里,市委、市政府和公、檢、法幾家立即聯合聽取市政府秘書長邱南方交代重大問題。”

        歐陽默敏銳地注意到了局長王健行使用的是“交代”這兩個字。他看了看表,五月十一日,二十三時三十七分。

        陸濤隱隱約約地聽到是局長的聲音,探過頭來問:“什么事?”

        歐陽默從牙縫里擠出兩個字:“大事!”他感到自己的心跳驟然加速了。

        2

        郵電局程控機房龐大的中心控制系統的各種指示燈閃閃爍爍,數十個監視器上顯示著數以十萬計的各種通信工具的工作情況。各種數據和自動生成的報表流水一樣嘩嘩地流過屏幕,有的被送往各個終端,有的被自動打印。藍亞舟正在查詢五月七日那天周子立用他的手機撥出的電話號碼。他在中心控制電腦的鍵盤上噼噼啪啪地敲入一串字符,屏幕上很快顯示,周子立用他的手機撥出的電話“63407714”屬于一個叫作“挪威木屋”的大型休閑娛樂場。

        藍亞舟在鍵盤上輸入另一組字符,微機迅速作出反應。電腦查詢出的資料顯示,“挪威木屋”是由一個叫作“亞太通用機電設備進出口公司”的企業投資興辦的大型旅游娛樂項目,位于距吳城市三十六公里的“白龍峽谷”。那里沿江兩岸山高林密,地勢險要,溶洞密布,的確是個探幽尋勝的好地方。

        按照藍亞舟的常識,像“挪威木屋”這樣的大型旅游娛樂場所,一定會在郵電局編制、發行的電話號碼簿上做廣告,介紹其特色項目。這樣想著,藍亞舟再次通過鍵盤輸入了一串指令。

        果然不出藍亞舟所料,“挪威木屋”的廣告隨即出現在電腦顯示器上。藍亞舟仔細閱讀了這條并不冗長的廣告之后,斷定自己至少獲取了兩條重要信息:其一,從行文風格看,這條廣告的文字很可能出自周子立之手。這兩天,藍亞舟對周子立的通信工具進行監控的結果表明,周子立與這個叫“亞太”的公司不時有聯系。盡管電話中都是三言兩語,但正所謂“心照不宣”,話才能說得那么簡單。這說明周子立和這個公司關系十分緊密。其二,“挪威木屋”的特色娛樂項目叫“模擬實戰”。周子立在廣告詞中這樣寫道:叢林、溶洞、峽江,面對突然遭遇的對手,你必須學會殺死敵人,保存自己。全套軍用裝備,仿真軍用槍支,可分壘對戰,亦可獨闖龍潭,終極勇士將有望獲得巨獎并成為模擬戰爭俱樂部終身會員……附帶軍用槍實彈射擊、皮劃艇激流勇渡、高架纜車飛越長空等一系列驚險、刺激的大型娛樂項目。挪威木屋,還我英雄本色,盡顯男兒壯志……用于游戲的設備未嘗不可以用于真正的軍事或犯罪訓練,對藍亞舟來說,這是一個常識。

        藍亞舟注意到,“挪威木屋”的母公司——“亞太通用機電設備進出口公司”的法人代表名叫張仲。進一步查詢發現,張仲畢業于北京某重點大學,國際貿易專業研究生學歷。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縈繞在藍亞舟心頭的迷霧正在慢慢消散,他感到自己仿佛已經明白了點兒什么。藍亞舟的眉頭輕輕地跳了一下。他輸入一組密碼,將與“挪威木屋”和“亞太通用機電設備進出口公司”有關的資料全部輸送、存儲到他居所的個人電腦上。沒人知道,他早已通過郵局統一為職工安裝的程控電話網線,將他的個人電腦與程控機房的中心控制電腦聯上了網。

        藍亞舟中止操作,抬頭看了看四周。兩個男同事在低聲閑聊,一個剛分來的女大學生在微機上操作,另一個女同事正對著小鏡子抹口紅。他站起身來,走到窗前。空氣有些悶熱,他把窗戶推開一條縫,向西南方向望去。一片濃重的積雨云覆蓋下的江岸叢林,就是叫作“挪威木屋”的大型模擬戰爭游戲場。

        3

        “模擬戰爭游戲”早在幾年之前就已經廣泛出現在國外了,而在國內,“挪威木屋”以“模擬戰爭”為主打娛樂項目,還是一件十分新鮮的事情。為了避免重蹈國內各種大型游樂場及度假山莊高投入低回報的覆轍,“挪威木屋”的經營者不僅設置了高、中、低檔配套的綜合娛樂設施,而且開通了市區到娛樂場的專線公共汽車,以保證吸引足夠的游客。

        比如筑壩攔水,就形成了所謂的“純天然礦泉水游泳場”。泉水游泳不但迎合了現代人崇尚自然的時尚,而且晝夜循環不停的水流據說具有保健和按摩功能,加之收費低廉,頗受雙休日無處可去的工薪階層的青睞。此外,各種大型戰爭電子游戲,包括模擬駕駛、三維飛行、聯網對戰……優勝者可獲得經營者頒發的高額獎金,使不少游客樂此不疲,去而復返,極大地促進了“挪威木屋”的餐飲和住宿業。平時忙于公務、應酬,不得不委曲求全、拼命工作以換取一份高薪的“城市白領”階層,則希望在“挪威木屋”的槍聲和激流中重新找到做人的自信和狂放,重溫少年時代不曾實現的英雄夢想。而近年來廣泛出現在吳城及周邊城市,被稱為“城市新貴”的大款們則攜友駕車,蜂擁而至,披上戰袍,在永遠不會真正死亡的戰爭氛圍下大打出手,體驗一番“被人打死”或“打死別人”的刺激和快感。作為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省、市某些部門也把“挪威木屋”的“模擬戰爭”看成一種新型的“玩兒法”,各種亦真亦假的“考察”、“調研”、“接待”、“研討會”、“協調會”也紛紛投向“挪威木屋”的懷抱。

        張仲對“挪威木屋”有著非常明確的經營理念。在這個被稱為“數字化生存”的時代里,各種西方槍戰、暴力、驚險大片通過走私、盜版光碟等渠道迅速進入國人的日常生活,潛移默化,形成了一種可以被稱為“暴力欲望”的觀念。人們需要一個實實在在的地方把滿腦子被三維立體音響中的槍聲、爆炸聲煽動起來的欲望和本能或多或少地加以釋放。所以,張仲認為,與其花費巨額投資去進行傳播,從而引導或樹立一種“觀念”,不如借用人們腦子里已逐漸形成的觀念和欲望。可以這樣說,遍地盜版VCD就是“挪威木屋”的最佳廣告。在這一思想的指導下,張仲笑嘻嘻地對“挪威木屋”的執行總裁,三十一歲的西方經濟學碩士褚良平說:“讓他們來玩兒,讓他們心甘情愿地到這里來受罪,讓他們到這里來要死要活,讓他們到這里來幻想一回英雄。”張仲停頓了一下,臉上的笑容消失了,“當然,我希望在這里看到真正的英雄。”

        褚良平完全明白張仲的意思。

        褚良平這時正坐在“挪威木屋”的中心控制室里,面對著數十個監視器屏幕皺緊了雙眉。為了確保安全,“挪威木屋”在主要景點都安裝了錄像監視設備,尤其是幾處“戰場”,更是全方位置于監控之中。數十套攝、錄像設備將每一個角落里游客的各種活動同步傳送到中央控制室,而公司保安部機動分隊的幾條大漢,就待在中控室隔壁的房間里。一聲令下,停放在控制中心門外的三輛“城市獵人”吉普車就會立即發動,獵犬一樣咆哮著奔向出現緊急狀況的地點。

        褚良平的外表看上去比他的實際年齡要大一些,給人一種非常沉穩、儒雅的印象。正是這種儒雅的外表迷惑了張仲。那還是在北京上大學的時候,學校業余散打隊隊長褚良平與國際貿易系研究生張仲之間曾有過一場秘而不宣的“友誼比賽”。比賽地點是學校湖邊的小樹林,時間是十七時三十分,離晚餐時間還有三十分鐘。兩人均戴上了拳擊手套,并按友誼第一、比賽第二的原則脫了鞋,各穿了一雙白色的球襪。事實上,張仲根本沒把體形略瘦、面容清秀的褚良平放在眼里,他決定在一分鐘之內結束戰斗——連長田大路曾多次告訴過他,如果不能在一分鐘之內解決對手,那么最終倒在槍口下的肯定是自己。

        比賽僅僅進行了一個回合。張仲很不喜歡拳擊手套這種東西,因此他決定用腿將褚良平擊倒。張仲左手打了一個小刺拳。褚良平似乎有些膽怯,后滑了一小步。張仲緊跟著擰轉腰身,右手打出一記重拳。這仍然是虛招,是為了給飛起右腳做準備。這次褚良平沒有再退,揮小臂攔擋,露出了中腹的空當。張仲飛起右腳,一個凌厲的側踹向褚良平的小腹踢去。褚良平猛一收腹,避過了這一腳側踹,但他的頭部不可避免地略微向前傾斜了一下!

        張仲心中暗喜,側踹出去的右腳并不落地,而是在空中略微回收,緊接著像一根繃緊的彈簧一樣,繞過褚良平的左手,一個邊腿踢向褚良平的頭部。

        然而就在此時,褚良平發出了整個交手過程中唯一的一拳。他一記又重又狠的右擺拳打在張仲踢向自己頭部的那條右腿的內側,那里有一條粗大的動脈血管。

        張仲感到自己的右腿內側一陣劇痛,立即收回了右腿。在右腿落地的那一瞬間,他左腳一個漂亮的反旋踢,準確地踢中了褚良平的后腦。褚良平應聲而倒。

        張仲用于支撐的右腿一陣酸麻,立足不穩,幾乎與褚良平同時倒在地上。

        褚良平說:“你的腿踢得不錯!”

        張仲說:“我從來沒見過你這種打法,你的拳比我想象的有力!”

        兩個人相視笑了起來,張仲的笑有些苦澀。他心里十分清楚,雖然自己先將褚良平打倒在地,然而……褚良平擊向他右腿內側的那一記重拳,如果再往里幾厘米,直接擊打他的襠部,那么,他的睪丸必然破裂無疑!

        顯然,褚良平也很清楚這一點。因此,那天晚飯時,他們一起喝了啤酒。后來,褚良平開始叫張仲“大哥”。研究生一畢業,褚良平就來到了“亞太通用機電設備進出口公司”,并立即被張仲任命為第一副總裁,成為“亞太”公司實際上的二號人物。

        此刻,褚良平的目光已經有足足五分鐘沒有離開一號監視器了。一號監視器監控著“大型對戰游戲場”入口大廳的情況。凡參加對戰游戲的游客,必須先到這里登記、交款、辦理保險手續,聽工作人員介紹游戲規則,并學習仿真軍用槍支、各種軍用設備的正確使用方法。然后,除去全部衣物,換上游戲場統一配發的迷彩作戰服,進入“戰場”作戰。由于擔心雙方“殺”紅了眼,不遵守游戲規則,從而發生危險,“對戰游戲”原則上只接待團體游客,也就是說,參賽雙方隊員都是熟人或朋友,而且分隊組合情況原則上須由游戲場工作人員確定。

        今天出現在入口大廳的兩撥人,顯然來頭都不小。其中一批約有十人,均身著美國陸軍野戰服裝,駕駛兩輛日本豐田公司生產的“陸地巡洋艦”吉普車抵達“挪威木屋”。另一批同樣約有十人,一式黑色西服,分別乘坐一輛日產“凌志”轎車和一輛意大利“法拉利”跑車來到游戲場。兩批人幾乎同時到達,到達后立即要求各自布陣,展開對戰。

        為了最大限度地保證安全,凡進入“挪威木屋”參加過戰爭游戲的游客,其個人資料均被錄入電腦,整理存檔。經營者的理由是,以后再參加游戲將得到優惠。從電腦檔案中調出的資料顯示,今天來的兩撥人,是兩位赫赫有名的“公子”級人物和他們的朋友及保鏢。從他們之間相互并不友善的態度可以判斷,他們也許是在利用這種對戰游戲進行一場豪賭!而且,他們中間很可能有人帶著真家伙!

        這正是褚良平感到不安的原因。他反復思考之后,撥通了張仲的手機。

        “大哥,”褚良平輕輕地說,“賈三公子和吳大公子各帶一幫人上山來了。看來,他們是想真槍實彈地干一回。”

        “是嗎?”張仲在電話里輕輕地笑著,“良平,那就讓他們高高興興地吃點兒苦頭。我在打‘升級’,我和曉冬快打到老K了。”說完,張仲就收了線。

        張仲輕描淡寫的快樂情緒感染了褚良平,他幾乎是不假思索地打開了呼叫器:“保安部注意,我是褚良平,機動分隊立即進入緊急待命狀態。莫教官,聽到呼叫后,馬上到中央控制室。”

        “挪威木屋”大型游樂場每個保安人員肩頭的對講機里隨即傳出了褚良平的聲音。每一個聽到呼叫的保安都顯得非常鎮定,他們立即按照訓練要求,迅速進入了“緊急待命”狀態下各自的崗位。在游客看來,這里一切正常,什么事情都未曾發生。

        4

        光膀子穿著海軍陸戰隊藍白迷彩作戰馬甲的莫應雄聽到呼叫的時候正在保安部的訓練館中擊打沙袋。保安部的訓練館外表看起來像一個廢棄的倉庫——這是模擬好萊塢槍戰片中的典型場景修建的。事實上,這里也是“獨闖龍潭”個人實戰游戲的終點。“挪威木屋”開業以來,還從未有游客能夠“打”到這里。

        陽光透過窗玻璃斜斜地射進了訓練館里。大力擊打沙袋的“嘭嘭”聲空洞地回響在寬闊的空間里。光柱里被拳打腳踢震起的塵粒宛如一個個晶晶亮的小球,像熱力學實驗中的“布朗運動”般毫無規則地飄移沉浮著。

        陽光照到了場地中央的莫應雄身上。這是一個身高一米七八的年輕人,一身健壯的肌肉中似乎蘊藏著永遠使不完的力量。莫應雄沒有戴拳擊手套,他的雙手纏著白紗帶,那是為了防止在擊打沙袋時挫傷指關節。練功,已經成了莫應雄生命的一個組成部分。每天不運動兩到三個小時,他就會憋得渾身發癢。

        莫應雄原是“亞太”公司保安部的副經理。“挪威木屋”成立以后,褚良平向張仲把他要到游戲場,負責對保安人員進行培訓。因此,在“挪威木屋”,大家都叫他“莫教官”,莫應雄本人對這個稱呼似乎感到十分滿意。

        莫應雄聽完褚良平的命令,迅速套上保安人員專用的藍白迷彩服,隨手將對講機掛到右肩膀上。他邁開大步沖出訓練場,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向中央控制室跑去。這時,他胸兜里的手機“嘀嘀”地響了。他一邊奔跑,一邊掏出手機接聽。

        是張仲打來的電話。

        張仲在電話里懶洋洋地對他說:“盒子,有點兒麻煩,你替褚總處理一下。把那兩個公子都認清楚,記在腦子里。”

        莫應雄簡短地回答道:“明白!”

        張仲把電話掛斷了。

        跑到中央控制室門口的時候,莫應雄看了一下表。約一公里的山路,耗時三分十七秒,他對自己的奔跑速度感到基本滿意。走進中央控制室的時候,他隱隱約約地想著前不久看過的一部叫作《阿甘正傳》的美國影片。影片中,媽媽告訴阿甘:“因為你比別人笨,所以你必須跑得比別人快。”

        褚良平站起身來,整了整領帶:“盒子,跟我到一號大廳去。”

        “盒子”是莫應雄的綽號,“亞太”公司核心層的人物都這樣叫他。這個綽號的來歷是:莫應雄拳打得好,拳擊的英文叫“BOX”,也可以翻譯成“盒子”的意思,而在吳城當地的語言體系中,“盒子”也有“圈套”的意思,莫應雄恰恰不是那種有勇無謀的人,所以張仲就叫他“盒子”。張仲這樣一叫,大家也都這樣叫了。

        幾分鐘后,西裝革履的褚良平笑容滿面地出現在入口大廳。工作人員立即向來客們介紹:“這是我們的總經理褚先生。”

        “見過,見過,都是老朋友了。”褚良平滿面春風,絕不厚此薄彼地與兩路人馬的頭領寒暄了幾句。對于兩路人馬提出的要求,他滿口答應。然后,他指著身邊的莫應雄向大家介紹道:

        “這是本游樂中心的戰術教官莫先生。由莫先生負責給大家講解戰術要領。”

        身著黑西服的一幫人中有個保鏢模樣的人叫了起來:“你們那一套規矩我們都知道了,快讓我們打仗吧!”話音一落,他立即感到兩道劍光一樣凜冽的眼鋒在他臉上掃了一下。

        那是全副武裝的莫應雄的目光。

        5

        “各位,”莫應雄開口說話了,“首先,我們必須保證雙方人數絕對相等。其次,為了大家的安全,請換穿本游樂中心的專用服裝,使用本中心提供的專用武器裝備。接下來的事情就很簡單了,就像我們小時候玩兒過的軍棋一樣,誰率先擊斃或俘獲對方的司令官,誰就取得了對戰的勝利。因此,你們雙方必須首先確定一位司令官,佩戴司令官標志。開戰后身份不得變更,擅自變更司令官的一方視為失敗。現在,請你們雙方告訴我,你們選出的司令官是誰?”

        兩撥人短暫地商議了一下,立即有兩個年輕人站了出來。莫應雄冷冷地打量著這兩個人,直到他認定自己已經完全記住了這兩個人的特征。莫應雄右手抓起一件游戲者專用的作戰服,左手拿起一只仿美國制“M16A1”自動步槍,進一步解釋道:“你們每人配發一支自動步槍,攜彈量一百二十發。槍上有自動記數裝置,每打完一匣,即三十發子彈,必須更換彈匣。備用彈匣在這里。”他指了指作戰服的胸兜,把步槍扔到桌子上,抓起一支仿真手槍,“另外,每人配發一支‘五四’式手槍,攜彈量二十八發,每匣子彈七發。手槍彈匣在這里。”他指著作戰服袖子上的暗兜,“除此之外,你們每人的裝備還有四枚手榴彈。每支部隊配備十二枚槍榴彈、兩只炸藥包。槍榴彈通過M16發射,炸藥包只要拉斷這根導火索,二十四秒后爆炸……”

        在控制中心通往一號大廳的路上,褚良平已經簡要地向莫應雄介紹了情況。莫應雄再次簡潔地回答道:“明白。”之后,他從肩膀上取下對講機,向直接由他指揮的保安部機動分隊下達了命令:

        “機動分隊請注意,我是莫應雄。二十分鐘后在一號戰場進行對戰游戲,機動分隊立即進入警戒位置,對講機切換至保密頻道。不允許任何人違背游戲規則,必須保證雙方公平交戰。碰到麻煩,請呼叫我,不得擅自處理,明白了嗎?”

        莫應雄手中的對講機里次第傳出隊員們的應答:“一號明白”、“二號明白”、“三號明白”……

        換裝后的兩撥人馬彼此虎視眈眈,分別經由一號大廳左右兩個通道進入“戰場”,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迅速消失在叢林之中。很快,槍聲四起,爆炸連連,雙方展開了一場激烈的遭遇戰。

        開戰僅三分鐘,莫應雄的對講機里便傳出一個略顯焦急的聲音:“四號地區報告,藍軍一個已被紅軍擊斃的戰士扔掉裝備,試圖偷襲紅軍!”

        莫應雄冷笑一聲,跳上一輛越野摩托車,向四號地區飛馳而去。他很快發現一個已經扔掉裝備的男人正悄悄接近開槍“擊斃”他的紅軍士兵。莫應雄不動聲色,躍下摩托車,一個箭步向那個男人撲過去,威風凜凜地站在那個男人的面前。

        男人吃了一驚。莫應雄指了指自己臂章上的“保安”字樣:“你已經被擊斃了,請你立即退出戰斗。”

        男人嘿嘿一笑:“我還沒有玩兒夠呢!”

        莫應雄冷冷地說:“沒機會了,下一次吧!”

        男人又是嘿嘿一笑:“我要是不退出呢?”話音剛落,男人突然感到自己眼前黑了一下,緊接著他就感到自己凌空飛了起來。當他揉著屁股睜開眼睛時,他看到莫應雄正用對講機下達命令:“請帶這位先生到休息室休息!”

        男人乖乖地跟著應聲出現的保安人員走了。大約一分鐘后,告急聲再次從莫應雄肩頭的對講機中傳出。莫應雄低低地咒罵了一句,掉轉摩托車頭,向二號地區飛奔而去。

        保安隊員在對講機里報告說,一個紅軍“士兵”掏出的手槍,不是游戲用的仿真手槍,而是一支真正的“五四”式手槍!褚良平的判斷不無道理。莫應雄感到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

        他跳上二號地區的一個制高點,立即發現那個持真槍的家伙正沿著一條山谷緩緩搜索前進。必須立即制止他!莫應雄迅速從后方接近那個持槍的男人,一個標準的美軍特種部隊捕俘動作將男人壓翻在地。與此同時,那支真正的“五四”式手槍已經落到了莫應雄的手中。

        ……

        大約四十分鐘后,對戰結束,紅軍取得了勝利。戰勝者的司令員——已經換上了黑西服的賈三公子欣喜若狂。失敗的一方顯得垂頭喪氣,率先離開休息室,登上“陸地巡洋艦”,一路黃塵,駛出游戲場。

        一個漂亮的女工作人員走到賈三公子身邊輕輕地對他說:“先生,我們褚總經理請你去一下,褚總將給你頒獎。”

        毫無戒備的賈三公子興高采烈地跟著女工作人員走進褚良平的辦公室。他有些詫異地發現褚良平的面色非常冷淡,甚至非常難看。賈三公子走進辦公室后,褚良平只是冷冷地揮了揮手,指點賈三公子在他的身邊坐下后,對站在自己身邊的莫應雄揮了揮手,莫應雄打開了放像設備。

        電視屏幕上,一個紅軍士兵——賈三公子的手下,被莫應雄撲倒在地。莫應雄從那個紅軍士兵的手中奪過一支手槍,飛起一腳,把那個紅軍士兵踢得在地上連打了幾個滾。莫應雄突然把那支繳獲的手槍指向那名士兵的腦袋,士兵立即萬分恐懼地大聲驚叫起來。莫應雄冷冷地收回手槍,退出彈匣,彈匣里是一粒粒橙黃的實彈……

        冷汗從賈三公子的臉上流了下來。

        褚良平緩緩地搖著頭,一臉沉痛的表情。隨后,他從容不迫地從放像機里退出錄像帶,又從抽屜里拿出莫應雄繳獲的那支手槍,與錄像帶一起裝進一個碩大的牛皮紙檔案袋,輕輕地推給垂頭喪氣地坐在桌邊的賈三公子。

        “這就是我們發給你的獎金。我希望這將是一個永遠的秘密。”褚良平用一種夢囈般柔和的聲音貼著賈三公子的耳朵低聲說道。

        透過寬大的玻璃窗,目送賈三公子的黑色“凌志”和白色“法拉利”消失在“挪威木屋”大門外的盤山公路盡頭,莫應雄撥通了張仲的手機:“大哥,處理完畢。”

        張仲在電話那頭說:“好哇,進城來打升級吧。”

        莫應雄全身一緊,轉過身對褚良平說道:“褚總,大哥叫我進城去一趟。”褚良平輕輕地點了點頭。莫應雄向他敬了個軍禮,轉身走出了辦公室。褚良平對著莫應雄離去的背影舉手至額。他臉色陰沉,表情顯得十分復雜。

        在此之前約半個小時,在“亞太”公司總部,正關起門來和司機郭曉冬、秘書胡鐵成、保安朱強打撲克的張仲接到了《吳城日報》政法部首席記者周子立打來的電話。周子立在電話里說:“張老板嗎?我那幾個朋友這兩天很忙呀,恐怕又接了一單大買賣。那事看來得擱幾天了!”

        張仲說:“行啊,回頭我給你打電話。掛了!”他抬眼看了一下表,五月十四日,星期一。

        張仲完全明白周子立的意思,這正是他緊急召回莫應雄的原因。

        6

        “你的意思是說,你親眼見過闖入陳媛媛住所的那個年輕人,而且,你親眼見到他拿槍指著你的腦袋?”歐陽默倒吸了一口涼氣,用緩慢而有力的聲音小心翼翼地問道。

        坐在桌子對面的邱南方垂頭喪氣地點了點頭。他深藍色的“皮爾·卡丹”襯衣領口敞開著,一條銀白色的“金利來”領帶松松垮垮地套在他的脖子上,看上去像根隨時可能收緊的絞索。在他的敘述中,闖入陳媛媛住所的年輕人用槍指著他的腦袋,劫走了財物,并威脅他不準報案,否則殺他全家。

        桌子的一邊坐著市委、市政府分管紀檢、政法的領導以及公安局、檢察院的主要領導。坐在桌子正中的是歐陽默和反貪局局長羅峰。桌子的另一邊孤零零地坐著邱南方一個人。五月十二日凌晨,市公安局小會議室里燈火通明、煙霧騰騰。主動向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要求“說清問題”的市政府秘書長邱南方已顯得疲憊不堪。邱南方在和市委主要領導談話時,隱瞞了主要經濟問題,主要承認了自己的作風問題,至于他被闖入陳媛媛住所的“殺手”威脅一節,他說得很詳細。

        歐陽默感到自己的心跳正在加速,漸漸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他左右看了看,低聲說道:“各位領導,我可以叫人把邱南方帶出去一會兒嗎?”

        分管紀檢的市委副書記點了點頭,他們知道歐陽默有話要說。

        看著邱南方萎靡不振的背影消失在小會議室的門外,歐陽默不禁呼地一下站了起來。局長王健行立即命令道:“坐下!”歐陽默沒有坐下,他大聲地說:“我要求,立即將邱南方秘密刑事拘留,移交給公安機關,首先協助我們破案,再移交檢察機關對他的經濟問題、作風問題進行審查!”

        沒有一個人回答歐陽默的請求,幾位領導用眼神交換著意見。歐陽默一個人站著。公安局局長王健行再次命令道:“坐下說話!”

        歐陽默坐了下來。

        檢察長問道:“以什么理由對邱南方進行刑拘呢?”

        歐陽默悶聲悶氣地回答道:“刑拘是我們的事情!”

        “歐陽隊長,你要求這樣做,有什么理由?”分管政法的市委副書記轉過頭來問他。

        “如果邱南方真的見過他所說的那個‘殺手’,那么他主動向政法部門說明情況的消息一旦走漏,犯罪嫌疑人無論是狗急跳墻還是畏罪潛逃,后果都將不堪設想。因此,邱南方被拘留的情況必須絕對保密,可對外說明他到外地長期出差去了。此外,幾個大案的案犯只要依然逍遙法外,危險就依然存在。而且,我們不知道,他們究竟還會作出什么令人震驚的大案要案。坦率地說,邱南方作為目擊者,目前是我們唯一的線索……”歐陽默緊皺著雙眉,聲音低沉地說道。

        幾位領導低聲地交換著意見。然后,他們的目光轉向了檢察長。

        檢察長短暫地沉吟了一下,說:“既然是這樣,邱南方可以先交給你們。刑拘就不必了,一旦我們把他的問題搞清楚,就會很快批捕。但你們一不能搞刑訊逼供,二必須做好保密工作,嚴防邱南方串供或轉移贓物。另外,邱南方最多只能交給你們兩天。我也坦率地說,邱南方的有關問題,很可能是檢察機關今年立案偵查的最大一起案件。事實上,我們早就已經注意到了他的問題……”歐陽默情不自禁地轉過頭去,望了望坐在自己身邊的羅峰。后者的目光也正向他掃過來,四目相對,羅峰微微地笑了笑。

        歐陽默走到坐在會議室旁的休息室里悶頭抽煙的邱南方跟前,低聲說道:“跟我走吧!”

        歐陽默的公安制服讓邱南方產生了某種錯覺,他囁嚅著低聲問道:“我可以通知律師旁聽審訊嗎?”

        歐陽默沒有回答他。站在歐陽默身邊的羅峰卻突然說:“老邱,你是去協助公安局辦案,如果將來能認定你有罪,自首及協助破案是法定從輕情節,你明白我的意思嗎?另外,與你自身有關的問題,你完全可以對公安局保持沉默,你的案子是由反貪局負責的。”羅峰說完,拍了拍歐陽默的肩膀,示意歐陽默和自己出去一下。

        羅峰和歐陽默走到門外的走廊上,羅峰摸出一支煙遞給歐陽默。歐陽默借著燈光看了一下煙的牌子,是“紅塔山”。歐陽默把煙還給羅峰:“我不抽這個牌子的煙,太嗆!”羅峰寬容地一笑,把煙收了回去。

        “我們都很依法辦事,是不是?”羅峰輕言細語地對歐陽默說道。他挨著歐陽默趴在欄桿上。夜深似海,遙遙幾盞孤燈像是天幕上的幾顆寒星。“你需要的是邱南方向你提供那個殺手的外貌、形體特征。他的心情越放松,辨認的準確率就越高,你最好讓他先睡一覺。”羅峰說完,再次拍了拍歐陽默的肩膀,離開了歐陽默。

        7

        五月十三日,星期天。市公安局技術偵查中心,電腦畫像室。

        “眼睛?”

        “這個不太像。”

        “這個呢?”

        “也不太像。”

        “這個呢?”

        “有點兒像了。”

        ……

        歐陽默抱著雙臂,默默地看著電腦屏幕上慢慢出現的一個年輕男人的眼睛和鼻子。時間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邱南方僅僅從電腦人像圖庫中識別出了那個年輕人的眼睛和鼻子。

        電腦操作員長長地打了一個哈欠。邱南方一臉困頓不堪的表情。

        歐陽默心中焦急,但他毫無辦法。看來,羅峰說對了,得讓邱南方好好休息一下,放松放松,辨認的速度和準確率也許會大大提高。

        “明天繼續吧。”歐陽默對電腦操作員和邱南方說道。

        五月十四日,星期一,上午十點。

        “發型?”

        “這個有點兒像了。”

        “就是這種發型!”

        歐陽默的心跳再次加速了。他不動聲色地盯著彩色激光打印機里緩緩吐出的一個年輕男人的頭像,在心里暗暗說道:“小子,你終于露頭了。”

        歐陽默把打印出來的圖片遞給邱南方,邱南方仔細地辨認著。“我可以肯定,就是這個男人!”邱南方咽了一口唾沫,仿佛很口渴似的喃喃說道。

        歐陽默從邱南方手中要回圖片,小心地收進自己的公文包里。然后,他冷冷地打量著邱南方,用一種十分鄙夷的口氣說道:“走吧,你可以到檢察機關去繼續交代你的問題了!”

        盡管要從這個人口近千萬的大城市里找出畫像上的這個年輕人無異于大海撈針,但是裝在歐陽默公文包里的這張畫像,畢竟是一團漆黑的案情中出現的一點微弱的亮光。在歐陽默看來,這一點點微弱的亮光是那樣的美麗。

        歐陽默和邱南方走出技偵大樓的時候,迎面碰上了《吳城日報》政法部的記者周子立。心情很好的歐陽默和周子立打了個招呼:“記者,又發現什么新聞了?”周子立笑了笑,沒有回答歐陽默,而是很熱情地向邱南方問候:“秘書長,到公安局開會呀?”

        邱南方的臉色變了一下,仿佛有些口吃地回答道:“沒……我到這里辦點兒小事。”

        周子立揮手向他們道別,走向他的銀灰色“夏利”轎車。轎車啟動,緩緩駛出歐陽默的視野。歐陽默突然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不安,他滿臉狐疑地看了看周子立消失的方向,困惑地搖了搖頭。

        五月十四日下午,周子立撥通市政府辦公室的電話,告訴值班秘書,自己是《吳城日報》記者,想找一下邱秘書長。值班秘書在電話那頭告訴周子立,邱秘書長今天沒有來上班,出差去了。

        周子立裝出一副有急事的樣子,問值班秘書,邱秘書長什么時候能回來。秘書漫不經心地告訴他:“聽說是到美國考察去了,一兩個月之內恐怕不會回來。”

        周子立的手哆嗦了一下。

        那時,周子立正駕駛著他的銀灰色“夏利”在大街上慢慢地兜著風。他左手把著方向盤,右手拿著手機。他說了聲“謝謝”,掛斷了市政府辦公室的電話,隨即在手機上撥出“亞太”公司總裁張仲的手機號碼。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spielgeil.com:定西市| www.ylsqsly.com:丰台区| www.spiritridersmc.org:孙吴县| www.findnewyorkclubs.com:南郑县| www.cuidighlinn.com:敖汉旗| www.cp55511.com:家居| www.mftdq.com:横峰县| www.tjznml.com:澄城县| www.szbxmchess.com:宁国市| www.g9838.com:潼南县| www.uearbitrage.com:大石桥市| www.z9867.com:田阳县| www.jam-bg.com:吴川市| www.ivagevana.com:承德县| www.99069ff.com:灵寿县| www.dickalerts.com:万安县| www.loan-guider.com:进贤县| www.tw-graphics.com:潼南县| www.rr36365.com:大渡口区| www.offthechartslive.com:阜新| www.tiehimup.com:沁源县| www.qytchbjx.net.cn:沧源| www.my-testimony.org:绥德县| www.enshuohuojia.com:定结县| www.essenceofmassage.com:竹山县| www.916850.com:万安县| www.asksworld.com:疏附县| www.foldagamechanger.com:三亚市| www.casagourmande.com:洞口县| www.selailai.com:镇平县| www.hanselapp.com:保定市| www.pixiankong.com:嫩江县| www.dm019.com:沂水县| www.euqtn.com:巴南区| www.koreanista.net:长岭县| www.legion6.org:郓城县| www.4hzg.com:石城县| www.cef3.com:桂平市| www.zngnw.cn:乳山市| www.21wangmi.com:寻乌县| www.ianburney.com:黎川县| www.ac8ufu.com:大同县| www.ciclismonoel.com:青海省| www.moretoken.org:北流市| www.utahsbusinessdirectory.com:邻水| www.juandavidperafan.com:治县。| www.plastic-films.com:西昌市| www.olgirl.com:林甸县| www.omin-sh.com:岳池县| www.crpdh.cn:嵊泗县| www.jln9.com:仁寿县| www.cp7173.com:石楼县| www.czjyhl-sy.com:岳普湖县| www.yhfs100.com:竹溪县| www.7weipinhui.com:平定县| www.oubok.com:汝州市| www.626190.com:伊宁县| www.juao56.com:康马县| www.basicherbals.com:策勒县| www.gotoph.com:达州市| www.euqtn.com:百色市| www.f5865.com:咸丰县| www.daqingwater.com:平阳县| www.melgog.com:洮南市| www.biaogantiyu.com:慈溪市| www.hbstzt.com:收藏| www.juandavidperafan.com:航空| www.quicksharehq.com:凤山县| www.hohgcn.com:长白| www.zzjiuda.com:蓬莱市| www.jeanpellissier.com:深州市| www.adonis-danieletto.com:喀什市| www.uknowkase.com:固阳县| www.n7992.com:即墨市| www.celiacosviajeros.com:盈江县| www.jjrc8.com:蒙自县| www.ebikemoto.com:涿州市| www.shoplocalinverness.com:龙门县| www.erausquyn.com:澄城县| www.fg556.com:海淀区| www.pouyateb.com:尖扎县| www.52mjnf.com:礼泉县| www.nmmialumni-abq.com:饶平县| www.thehelvetia.com:民权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