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公安佳作

        白領黑槍:第一章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劉廣雄

        第一章

         

        1

        藍亞舟是個講究規范和整潔的人,像一本著名的童話書中所說的那樣:“凡是好媽媽,晚上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在孩子們睡著以后,搜撿他們的心思,使白天弄亂了的東西各就各位,為明天早晨把一切料理停當……明天一早,當你醒來時,臨睡時揣著的那些頑皮念頭和壞脾氣都給疊得小小的,壓在你心思的底層。而在上面,平平整整地擺著你的那些美好念頭,等著你去穿戴打扮起來。”

        藍亞舟站在他七樓的居所窗前,點燃一支香煙,凝神看著跳動的打火機火苗。他伸出舌頭舔濕右手的食指,把指頭伸出窗外,這樣他立即判斷出風向西南,風力一至二級。

        晃動的火苗明確無誤地告訴藍亞舟,他的心情煩亂無比,像個頑皮的孩子用鼠標在電腦屏幕上畫了一大堆亂七八糟、含義不明的線條,這使他不能像個好媽媽那樣整理自己的心思,把一切弄亂了的東西各就各位。

        星空無邊……七樓的高度給藍亞舟帶來廣闊的視野。在辦公室從不吸煙的藍亞舟,大口大口地吸著香煙,極力讓自己的目光投入無邊的星空最深遠的地方。“內心的道德律和頭頂的星空……”藍亞舟的心頭無端地浮現出康德老人的名言,嘴角輕輕地抽動了一下。

        星空也無法讓他平靜地整理自己的心思。藍亞舟轉過身來,小心翼翼地把煙頭掐滅在工作臺上的煙灰缸里。余煙繚繞,藍亞舟的目光緩緩掠過他的居室。七樓,一室一廳,廚房、衛生間,甚至還有一個小小的陽臺——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裝修時,藍亞舟讓人砸掉了分隔臥室和陽臺的墻,整改后的原臥室成了他寬大的工作間。原來的客廳作為臥室使用,走進門,一眼就能看見的是一張簡陋的單人床。被子似乎從來就沒有疊過,像邁克爾·杰克遜的搖滾樂,扭曲在皺巴巴的床單上。床頭柜上散亂地堆積著書本、衣物、隨身聽、各種流行歌曲磁帶……看上去,這完全是一個混亂的單身宿舍。臥室通向工作間的門永遠是緊閉的。從客廳看去,那扇門上掛著一張巨幅廣告畫,畫面上的麥當娜充滿挑逗地撅著圓鼓鼓的屁股。這種布局常常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似乎那里從來就沒有一道門,門框只是麥當娜巨大的畫框。

        事實上每天從程控機房回到他的寓所,藍亞舟總是輕蔑地穿過他的臥室,推開“麥當娜”,一頭扎進他的工作間。他甚至從不睡在那張混亂骯臟的單人床上。他的工作間里有一張寬大舒適的皮沙發,如果需要睡覺的話,他就睡在那張皮沙發上。

        藍亞舟的工作間優雅而整潔,皮沙發的前方是一個玻璃茶幾,書籍和重要的物品都隱匿在皮沙發上方深入墻體的寬大壁柜里。最重要的物品放在書籍后面的夾層中。正對皮沙發的是藍亞舟的工作臺,工作臺上擺著一臺個人電腦和一盒五顏六色的彩筆。工作臺左邊的墻面上掛著一塊白色的記事板,記事板上用圖釘釘著一些畫著各種字符的紙片。另一面墻上掛著一副真皮拳擊手套和一根特大號臂力杠,下方順墻根整整齊齊地擺放著一對十二公斤的啞鈴、一根重約五十公斤的杠鈴和兩只皮面方凳。

        藍亞舟抬腕看表,二十一點二十四分——他從來都使用二十四小時制。他腕上的表看上去樸實無華,像一塊頂多值一百塊錢的圓形石英表。這塊表真正的優點只有在黑暗中才能顯現——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表盤會變得亮如貓眼。為了遮蔽這耀眼的光芒,生產者不得不為表盤附加了一個蓋子。

        二十一點二十四分,還剩六分鐘。藍亞舟點了點頭。

        二十一點三十分,藍亞舟每天的例行健身活動開始了。他先做了一陣子俯臥撐和仰臥起坐,壓了壓腿,然后開始做啞鈴運動。啞鈴運動結束后,他在兩個排成一條直線的皮面方凳上仰躺下來,開始舉杠鈴。在運動開始之前,他沒有忘記拉上窗簾。雖然他處在最高的七樓,不可能有人看見他在屋子里干些什么,但他一直保持著這種任何時候都要拉上窗簾的習慣。

        導致成功的往往不是靈感和預測,而是長期養成的某種習慣。藍亞舟把這句話放在他個人電腦的桌面上,并且是用英文寫的。壁紙是一片深藍,隱匿著一片森林。如果凝神細看,就會感到那片深藍正在悄悄地動蕩著,糾纏著,無數微妙而柔軟的圖景若隱若現……然而當你眨一眨眼,卻發現屏幕上除了那一行花體英文字,剩下的只是一片藍得發黑的背景。藍亞舟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不過是使用了一個小小的三維圖像生成模式。

        最后他戴上了拳擊手套,對著假想中的敵人打出了一組又一組漂亮的組合拳。當他感到自己全身上下都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汗霧時,他停止了運動。把所有器械放回原處之后,藍亞舟再次抬腕看表。二十二點三十分——他對自己準確的時間直覺感到十分滿意。

        藍亞舟點上了這個晚上的第二支香煙,感到心情略微平靜了一些。十分鐘后,藍亞舟第二次把煙頭小心翼翼地掐滅在煙灰缸里,拉開工作間的門,穿過他的臥室,走進了衛生間。

        藍亞舟用十五分鐘的時間沖了個涼水澡。一年四季,除了“干活”的時候,每天晚上藍亞舟都像時鐘一樣保持著這種固有的頻率。

        二十三點整,藍亞舟像往常一樣坐到了他的個人電腦前。藍亞舟的個人電腦總是保持著最先進的軟、硬件配置。這一切能夠得以實現的原因在于,藍亞舟是當地電信局程控中心實際上的技術負責人。藍亞舟戴上一對碩大的高保真耳機,鍵入了一串密碼。密碼被認可之后,高保真耳機里立即傳出一首叫作《念故鄉》的英倫民歌改編的抒情曲。按照日程安排,藍亞舟通過互動式光盤軟件學習了四十五分鐘的英語,聽了十五分鐘音樂。這次他為自己安排的音樂是德沃夏克的《新世界交響樂——第四樂章》。在雄渾的旋律中,電腦告訴他,新的一天來臨了。

        凌晨零點,藍亞舟在鍵盤上鍵入另一組密碼,打開了一個很不顯眼的個人文件。藍亞舟取下高保真耳機,輕輕擱在工作臺上。他的身子微微后仰,靠在工作轉椅上,他知道高保真耳機里正傳出貝多芬第九交響樂——《歡樂頌》的盛大旋律。藍亞舟在決定建立這個秘密文檔時,毫不遲疑地選定了《歡樂頌》作為主題音樂。那宏大而純凈、輝煌而單純的音樂中所包含的神的歡愉和譴責使他怦然心動,熱血沸騰而滿心好奇,就像是……設計或破譯一個妙趣橫生的電腦游戲!

        藍亞舟為這個秘密文檔設置的是反破譯密碼,也就是說,只要輸入錯誤的密碼或試圖用程序方式破譯密碼,文檔就會立即被自動刪除……

        確認輸入的密碼無誤之后,便會彈出主菜單界面——一片深藍的背景,宛如一片大海。隱隱可見遠處一座陽光燦爛、綠樹飄搖的孤島,一只美麗的海鷗由一個小小的白點兒逐漸擴散成一雙美麗的翅膀。海鷗在高保真耳機里用唱歌一樣美麗的聲音對藍亞舟喃喃低語:

        “歡迎你歸來,執法者!”

        2

        藍亞舟點上這個夜晚的第三支香煙,也就是最后一支香煙時,已經能夠像一個好媽媽一樣從容不迫地整理自己的心思了。他的回憶從五月七日十五點十二分開始。那是藍亞舟接到周子立傳呼的時間。

        周子立是《吳城日報》政法部的首席記者,藍亞舟念高中時的同班同學。越是童年時代的伙伴,建立起來的友誼就越是牢不可破,就像那些美麗的童話,小孩子當成故事,大人當成做人的真理。

        藍亞舟從“摩托羅拉精英王”中文尋呼機上讀出周子立的名字時,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他的記事板上貼著有“五月八日,找周子立”字樣的紙條,紙條上的字是用紅色彩筆寫的。那意味著這一安排與已經撕去的另一張用紅色彩筆寫的紙條有關。那張紙條上寫著:“五月四日,青年節,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是安徒生的一個著名童話,故事里可憐的小克勞斯唯一的一匹馬被大克勞斯打死了。流浪者小克勞斯帶著他的死馬皮迷了路,只能借宿在一戶農家的屋頂上。透過百葉窗的上部,他可以看見農夫的妻子正在宴請牧師。這時,最討厭牧師的農夫回來了,他的妻子慌忙把牧師藏進一個柜子里,把酒、魚和烤肉藏到了爐子里。熱情的農夫邀請小克勞斯與他共進晚餐,小克勞斯謊稱自己的死馬皮會施魔法,從爐子里變出了酒、魚和烤肉……

        五月五日凌晨,藍亞舟在《歡樂頌》盛大的旋律里從容不迫地從記事板上撕下寫著“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紅色字樣的紙條。他慢慢地把紙條塞進了一臺美國進口的小型碎紙機。鋒利的刀刃飛速旋轉,雪粒兒似的紙屑飄落到收集盒里。藍亞舟發現自己將五月四日的“活兒”命名為《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時,沒有考慮到這個童話本身就暗示了某種出乎意料的變化。當一身冷汗在風中漸漸消退時,他想起了安徒生在接下來的故事中說道:“吃飽喝足的小克勞斯用死馬皮從柜子里變出了牧師……”這與整個行動的實際經過竟然有些不謀而合。

        他決定在適當的時候單獨與周子立聚一聚。經過思考,藍亞舟把時間安排在五月八日,并用紅色彩筆把這一安排寫到了記事板上。

        五月七日十五點二十分,突然出現了周子立的傳呼,這無疑打亂了藍亞舟的安排。藍亞舟是個很不喜歡修改計劃的人。

        藍亞舟操起辦公桌上的電話,流暢地撥出了周子立的電話。鈴響兩聲后,他立刻聽到了周子立熱切的聲音:“亞舟嗎?”

        藍亞舟散散淡淡地“嗯”了一聲。周子立打傳呼找他是請他喝酒。準確地說,是周子立叫藍亞舟去陪他喝酒。朋友和同事普遍認為周子立是個不折不扣的酒鬼,就像人們通常把藍亞舟當成一個工作狂、書呆子一樣。周子立親口對藍亞舟說過,酒是他的命根子。周子立對藍亞舟說這話的時候,藍亞舟、周子立和許新生正坐在周子立寬大的客廳里欣賞美國“超牌”家庭影院系統播放的一部奧斯卡金獎影片。片名叫《豪情蓋天》,是一部老牌美國西部片,說的是一個退出江湖的大盜為生計所迫,在正義和金錢的驅使下重現江湖,殺了一大堆警察的故事。影片中有個細節:大盜退出江湖的同時戒了酒。戒了酒的大盜連槍擊酒瓶都辦不到。最后,酒幫助大盜恢復了敏銳的直覺,槍響處,連殺五人,眼都不眨一下……周子立一邊呷著白酒,一邊大發感慨。他說他就像那個老“英雄”,只有喝了酒,心情才能平靜下來,才能進入寫作狀態。

        周子立說:“喝酒就像攝影。攝影是一種‘減’的藝術,不是嗎?你必須把妨礙你表現主題的東西‘減’去,這就有了美,有了趣味中心。酒把與寫作無關的那些旁枝細節、浮想聯翩‘減’去了,于是你的思維開始往某個點集中,進入狀態……”許新生皺著眉頭說:“別廢話,看電影。”身高一米八一、體重七十六公斤的許新生和藍亞舟、周子立中學時代并稱“三劍客”。那時,他正抱著一瓶啤酒,不時地喝上一口……

        藍亞舟的思緒回到了正在接聽的電話上。他皺著眉頭,但他的聲音卻顯得很平靜:“你約新生了嗎?”

        周子立在電話那端毫不遲疑地說:“呼不出來,恐怕又踢球去了吧,CALL機沒帶在身上。”

        藍亞舟的眉尖輕輕地跳了一下。他平靜地說:“子立,要不明天吧!今天我恐怕得加一會兒班。新來了兩臺設備,頭兒叫我抓緊時間把說明書翻出來。”

        周子立在電話那頭沉吟了一下,說:“一個人喝酒真沒意思!明天,明天我跟公安局領導一塊兒到基層檢查工作。”電話是從周子立辦公室打來的,他的身邊顯然有同事,看起來他不像在說假話。藍亞舟的眉頭又輕輕地跳了一下。

        周子立似乎急著單獨與自己見面,藍亞舟多年來養成的分析習慣這樣告訴他。當他在電話中與周子立約定了見面的時間和地點,放下電話之后,他隱約有種不安的感覺,但他沒有深入思考這是為什么。藍亞舟打開一本英文資料,拿起一支鉛筆,面對英文資料開始考慮,在即將發生的對話中,如何不動聲色地將周子立漫無邊際的瞎侃引向自己想要知道的主題。

        他沒有忘記給許新生打傳呼。大約三分鐘后,許新生的電話打了過來,問他有什么事。

        藍亞舟在電話里問他:“是不是呼機沒電了?我呼了你兩次,怎么不回我的電話?”許新生在電話那頭大惑不解:“沒有啊,今天我根本就沒收到任何傳呼啊!”藍亞舟不作任何解釋,扯了兩句閑話,最后對許新生說:“我的腳有些癢了,什么時候你們踢球,別忘了呼我一下。就這事。”

        許新生呵呵地笑了起來:“好吧,我跟哥兒幾個說一聲,好歹替你爭取一次上場的機會!板凳中衛!”

        藍亞舟的眉頭又一次輕輕地跳了一下。周子立急于單獨見到藍亞舟的想法被證實了。周子立的身上隱藏著一些藍亞舟無法看破的秘密,就像藍亞舟的身上同樣隱匿著周子立無法知曉的秘密一樣。如果藍亞舟的猜測是真的……藍亞舟的嘴角抽動了一下,手中的鉛筆在某個英文單詞上畫了個圈兒,仿佛他正確地理解了那個單詞的技術含義。

        3

        五月七日十七點三十分,藍亞舟準時出現在“雨濃”酒家對面的梧桐樹下。夕陽剪下高樓的陰影,平坦地投射到街面上,潮水般涌動著,逐漸湮沒了車流、人群和梧桐樹。

        藍亞舟走進“雨濃”酒家對面的一家超級市場。那家超級市場有著寬大的玻璃墻,墻面上貼著花花綠綠的可樂、麥片、酸棗汁一類的廣告宣傳畫。藍亞舟穿行在貨架之間,不時抬起頭來透過廣告宣傳畫打量一下街面。他注意到“雨濃”酒家兩側的人行道上新裝了一排綠色的木質長椅,木質長椅上用白色油漆寫著“武警總隊便民服務”的字樣。幾個敞著懷的年輕人坐在長椅上,揮舞著香煙和啤酒瓶高談闊論。他們的腳下散亂地堆積著一些喝空了的酒瓶。隔著玻璃和一街的人流車流,聽不見他們在談些什么。

        十七點五十三分,藍亞舟看見周子立的銀灰色“夏利”轎車由南向北緩緩駛向“雨濃”酒家,像一個懶洋洋的公子哥兒般慢吞吞地在“雨濃”酒家門口停了下來。緊接著,藍亞舟就看見了周子立。他拉開車門走了出來,摘下墨鏡,似乎很隨意地環顧了一下四周。藍亞舟注意到,周子立的目光觸及那幾個喝啤酒聊大天的年輕人時,微微停頓了一下。

        十七點五十八分,有人站在超市門口揮手攔截出租車。一輛紅色“桑塔納”停在超市門口,一個長相富態的老婦人拎著一只大紙袋上了出租車。出租車開走之后,藍亞舟出現了。乍看上去,他仿佛是從剛剛離開的那輛出租車上走下來的。

        藍亞舟走進“雨濃”酒家,一眼就看見周子立坐在靠窗的七號桌邊。周子立看見藍亞舟走了進來,舉起右手,靠近額頭,行了個美國式軍禮。藍亞舟淡淡地笑了笑,迎著周子立走過去,斜對著周子立坐了下來。周子立右手捻了個響指,一個侍應小姐應聲走了過來。周子立不看菜單,報出了“辣螃蟹”、“清蒸牛蛙”、“軟炸排骨”、“臭豆腐”等幾個家常菜。他要了一瓶“劍南春”,給藍亞舟要了一瓶礦泉水。

        藍亞舟從來不喝酒。他的理由是,喝酒對眼睛有害,成天看電腦屏幕對眼睛也有害,電腦屏幕不得不看,酒卻可以不喝。周子立知道藍亞舟的脾氣,從來不逼他喝酒。

        周子立是“三劍客”中最有錢的主兒,藍亞舟錢最少,這從他們三個人的交通工具就可以看出來。藍亞舟通常騎一輛“捷安特”山地自行車,許新生玩兒一輛臺灣原產“豪華野狼”摩托車,周子立七個月前購進了這輛銀灰色的“夏利”。

        周子立點完菜,感慨地說:“亞舟,這城市也就你、我和新生,我們三個還能叫朋友了。和你們一起喝酒,心里踏實。”

        藍亞舟笑了笑,問:“自己開車來的?”

        周子立點了點頭。藍亞舟說:“那你少喝點兒,別惹事。”

        周子立大大咧咧地說:“沒事!交警支隊、大隊從上到下一個不漏,我全認識。”

        藍亞舟顯得有些憂心忡忡地說:“我不是擔心你的車、你的牌,我擔心的是你的小命。”

        周子立沒來由地說:“死之前能和你一起喝個痛快,死了也值。”

        藍亞舟微微一怔,不再說話。酒、菜很快就端上來了。周子立要了兩個酒杯,自己面前的杯子里斟的是“劍南春”,藍亞舟面前的杯子里斟的是礦泉水。看起來兩個人仿佛喝的是同一種酒。

        兩個人對視了一下,干了第一杯。周子立嘿嘿一笑,因為他們彼此都感覺到那短暫的對視中包含著某種心照不宣的意思。

        窗外的夕陽更低了,街面和梧桐樹完全落入陰影之中,只在建筑與建筑的間隙里透出燦爛的金光。

        “‘九·二一’那個案子有眉目了嗎?”周子立瓶中的酒大約下去了三分之一,藍亞舟按照自己既定的思路漫不經心地問道。

        “有什么眉目?”周子立漫不經心地說道,“那純粹是個無頭案。警方列出的嫌疑人上千,一個一個排查,簡直就是大海撈針。況且,”周子立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作案人還不一定就在排查對象當中哩。”

        “聽說,他們想從槍這條線上查?”藍亞舟一副十分好奇的樣子。周子立點了點頭,解釋道:“中國的槍支管理是十分嚴格的,每支槍都有槍號,對應每個槍號的槍支檔案中注明了這支槍的射擊特征,包括槍的彈道、痕跡等,而彈道和痕跡完全可以通過尸檢得到。我的意思是說,彈道和痕跡就像是一個人的指紋,每支槍各有不同。通過彈道和痕跡就可以查到槍號,查到槍號后就可以知道作案的槍支屬于哪個地區、哪個部門,范圍就大大縮小了……”

        周子立在說話的間隙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藍亞舟穩穩地將他的酒杯斟滿。

        “九·二一”殺人搶劫案發生在去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雖然目前媒體尚未公開披露此案,但由于事后現場目擊者太多,很快就在市民中間傳得沸沸揚揚。據周子立介紹,九月二十一日,省政府某要人的公子帶三個男子開一輛“藍鳥”轎車連夜出城,估計是想趕往距吳城三百余公里的以太市。凌晨三時許,車行至吳以公路一百七十三公里處,剛剛鉆出一個隧道,慘案便發生了。車上四個男子全部被槍殺后,作案者將轎車推入公路右側的清水江中。次日清晨,路人發現了江中的汽車,以為發生了交通事故,報告了交警。離案發現場最近的交警大隊一小時后趕到現場,又花了近一個小時才接近傾翻在江中的汽車。無意中,交警發現車中四具尸體均為槍殺,于是火速請求刑警支援。等到刑警趕到現場,已是次日中午了……也就是說,作案人有八個小時的時間用于從容逃亡。

        白領黑槍 0

        0 公安文學名家名作系列

         

        在民間的傳說中,殺手顯然不止一個,而且十分內行老道。四名男子幾乎都被一槍致命,然后被一一在致命處補槍,絕對不留活口。槍是軍用槍,而且不止一支。據說,殺人動機是劫財。有人說,殺手搶走了四個密碼箱,箱子里有價值數百萬元人民幣的現金和金銀財寶、高檔物品。案發后不久,《吳城日報》政法部首席記者周子立默認了這種說法,而且暗示藍亞舟注意,那位省府要人很快就從政治舞臺上銷聲匿跡了。

        藍亞舟再次和周子立談起這件轟動全省的大案,似乎一點兒都沒讓周子立感到驚奇。好奇是每個人的天性,更何況“九·二一”大案與民眾最關心的腐敗問題密切相關,所以民眾談論這一大案的興趣持續了半年多,并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他們從槍的來源上查這個案子,我看本身就有些站不住腳。”藍亞舟慢吞吞地說。

        周子立從酒杯上抬起眼睛來,盯著藍亞舟的眼睛。藍亞舟喝了一口礦泉水,說:“既然像你說的那樣,作案人都是內行高手,沒準兒就是公安局內部的人,至少是熟悉公安辦案程序和方式的人,那么他們肯定知道事發后公安局一定會查槍。所以,”藍亞舟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作案用的槍支或許根本就沒有檔案。”

        周子立明白了藍亞舟的意思,似乎想考考藍亞舟,問道:“那你說槍從何來?”

        藍亞舟微微一笑,說:“也許是走私過來的黑槍。”周子立敏銳地注意到藍亞舟強調了“走私”兩個字,臉色變了一下,不過酒意恰到好處地將他的表情變化掩飾住了。

        “也許吧!”他顯得有些懶洋洋地說。

        “人們傳說,被劫走的密碼箱里裝的全是老頭子得來的不義之財。有關部門已經注意上老頭子了,老頭子想要轉移證據。”藍亞舟又喝了一口礦泉水,顯得興致勃勃地繼續說道。周子立低頭喝酒,似乎不愿和藍亞舟繼續討論這個案子。

        “這個城市最近一兩年仿佛出現了一個幽靈,專門和腐敗的官員過不去。”藍亞舟又說。

        “是啊,”周子立嘆了口氣,“市局已經成立了一個專案組,專門查近期發生的以官員及其家屬為對象的犯罪活動。他們內部干脆就把這個小組叫作重案組,組長是市局刑警支隊的副支隊長歐陽默。”

        “是嗎?”藍亞舟隨意應和了一聲。周子立的“劍南春”還剩下不到半瓶的樣子。

        周子立給自己又斟了一杯酒,若有所思地說:“歐陽默是我的老朋友。他認為,這些案子并不是一個人或者一個組織作的,也就是說,這個城市至少存在兩個以上你說的那種‘幽靈’。”

        周子立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并沒有看藍亞舟的臉,而是漫不經心地望著窗外。藍亞舟知道自己的臉正好映在周子立望著的那面玻璃上,他覺得周子立實際上正通過那扇玻璃觀察著自己的表情,于是在心里偷偷地笑了。

        他想,自己的目的已經基本達到了。藍亞舟決定靜待周子立,聽聽他還想說些什么。

        果然,漸漸有了些醉意的周子立像往常一樣開始發牢騷:“公安局現在簡直無密可保。重案組剛剛成立,就有人直接向歐陽默報案,連他的傳呼、手機號碼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藍亞舟突然有種預感,他想要知道的東西正是周子立想要告訴他的東西。他想截住周子立的話頭,因為他再次感到了某種不安。他笑著開了個玩笑:“像你這種知道公安機密的人到處亂說亂講,還能保得住什么密?”

        周子立說:“你是我的朋友嘛,況且,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樣?你一不是官,二不是匪!有些話憋在我心里,不說出來難受。其實,我真不是當政法記者的料。”周子立又在發牢騷。

        “最近又有什么好玩兒的案子?”藍亞舟顯得很隨意地問道。

        “你是說與那個‘幽靈’有關的案子?”周子立反問了一句,望著藍亞舟,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藍亞舟的表情顯得有些茫然,好像不明白周子立的話是什么意思。周子立嘿嘿一笑,說:“沒什么大案,‘五四’那天夜里,歌星陳媛媛家被盜。不過,她很快又打電話跟警方說,沒丟什么東西,是她自己把東西放錯了地方。”

        就在這時,周子立腰間的傳呼機嘀嘀地響了起來。

        “把手機給我!”周子立向藍亞舟伸出一只手,“我的手機扔在車上了。”

        藍亞舟掏出手機,遞給了周子立。周子立撥通電話,“嗯嗯”了一通后表示馬上就過去。將手機遞給周子立的時候,藍亞舟看了看表,十九點四十七分。

        周子立將藍亞舟的“諾基亞”手機擱在桌子上,嘆了口氣,舉起酒瓶,將瓶中剩下的大約二兩酒一飲而盡,說:“走吧,又有事了,催命似的。”說著,轉過身迎著服務臺大叫:“買單!”

        侍應小姐款款地迎著七號桌走來。周子立突然壓低聲音對藍亞舟說:“聽說陳媛媛和市政府秘書長邱南方有一腿。”

        4

        周子立和藍亞舟走出“雨濃”酒家的時候,夕陽已經完全隱沒到了建筑物的背后,地面正在逐漸地黯淡下去。周子立的身子略微有點兒搖晃。“我開車送你回去?”他問藍亞舟。

        “算了吧!你敢開,我還不敢坐哩!我‘打的’回去。”藍亞舟說著,伸手向周子立要回了自己的手機。

        變故就是那時突然發生的。原來坐在長椅上喝啤酒的幾個年輕人突然圍了過來,其中一個長發披肩的瘦小個大大咧咧地對藍亞舟說:“哥們兒,借手機用用。”

        藍亞舟吃了一驚——來者不善。看他們的眼神,很像是要搶自己的手機。如果周子立不在自己的身邊,如果不在大街上,藍亞舟想,自己完全可以不費吹灰之力把幾個小蟊賊打翻在地。現在……他立即決定,現在就看周子立的了。

        他的臉上很快便露出約略有些驚慌的表情。他拿著手機的左手僵持在空中,同時轉過臉來看著周子立。

        “走開!”周子立冷冷地揮了揮手。仿佛那幾個人根本不存在似的,他拉著藍亞舟迎著他的“夏利”轎車走去。立即有人推了周子立一把,與此同時,瘦小個一伸手就把藍亞舟的手機搶了過去。藍亞舟沒有用力,而是任對方搶走了手機。瘦小個看起來像是喝多了酒,搶過手機之后,嘿嘿地笑著,開始在手機上撥號。

        藍亞舟好像是嚇呆了。周子立伸手去搶瘦小個手中的手機,有人推了他一把,他腳步不穩,倒了下來。

        藍亞舟突然說:“子立,我們走!算了,別惹事,手機送他們得了。”他伸手拉起周子立,試圖奪路而逃。“慢點兒,哥們兒,誰要你的破手機!你等等,我打完這個電話就還你。”瘦小個嘻嘻地笑著,攔住了藍亞舟的去路。

        他們究竟要干什么?藍亞舟緊張地思考著對策。然而,他的表情看起來卻像是相信了瘦小個的話,呆呆地站著,一臉惶恐地看著瘦小個嘻嘻地笑著。他注意到瘦小個的左耳后面有一道明顯的刀疤,看來瘦小個留長發的目的在于掩飾那道傷疤。

        周子立突然扔下藍亞舟,離開人群,走向他的“夏利”轎車,拉開車門,鉆了進去。然而,他很快又鉆了出來,氣宇軒昂地走回人群中,站在藍亞舟的身邊,冷冷地對那幾個年輕人說:“電話打完了嗎?慢慢打吧。”

        藍亞舟覺得自己有點兒明白了。“周子立,”他在心里冷冷地說,“你想拿我開涮?”

        大約兩分鐘后,刺耳的警笛聲突然響起,一輛藍白相間的“110”報警服務車一陣風似的駛過來,一個急剎車,吱的一聲停在“雨濃”酒家的門口。很顯然,周子立回到車上,用他的手機打“110”報了警。

        幾個警察跳下車來,虎視眈眈地逼近了藍亞舟、周子立和幾個尋釁滋事的年輕人。周子立認真看了一下走過來的幾個警察,似乎沒有熟悉的面孔。于是他大聲說:“這幾個人搶了我們的手機。”警察滿腹狐疑地看了看拿在瘦小個手中的手機,問:“手機是誰的?”藍亞舟說:“是我的。”

        瘦小個說:“我的。”

        周子立說:“我朋友的。”

        警察厲聲問:“究竟是誰的?”

        周子立突然對瘦小個說:“你知道你的手機號碼嗎?”瘦小個愣了一下。周子立轉過身來,對藍亞舟說:“告訴我號碼。”藍亞舟立即報出了自己的手機號碼。周子立從容不迫地走到“夏利”車旁,拿出自己的手機,撥通了藍亞舟說出的號碼,拿在瘦小個手中的手機嘀嘀地叫了起來。

        瘦小個突然扔掉手機,奪路就逃。藍亞舟立即彎下腰去撿自己的手機,十分心疼地檢查摔壞了沒有。幾個警察立即行動,抓住了兩個,跑了瘦小個。警察把抓住的年輕人塞進警車后,對周子立、藍亞舟的態度立即變得友善起來。他們要求周子立和藍亞舟同他們一起到分局去做個筆錄。

        周子立攤了攤手,說:“那我的車呢?”警察很友善地說:“開著一起走吧。不過,你這位朋友要跟我們一道,不然,你們倆全走了,我這案子就沒證人了,你說是嗎?”

        藍亞舟顯得很緊張。

        夾坐在幾個警察中間,藍亞舟顯得有些局促不安。他知道自己不用掩飾,任何一個人和警察坐在一起都會感到不安,過于鎮定反而顯得不太正常。“周子立,”他在心里悄悄自問,“你究竟知道了什么?”他看了看表,二十點零九分。

        很快就到了分局的辦公室,周子立的車已經停在分局門口了。現在,他站在車旁等著警察和藍亞舟。

        一行人進了辦公室。藍亞舟、周子立和兩個被抓獲的小蟊賊分別被帶進了不同的房間。周子立亮出了記者的身份,說了幾個公安局要員的名字和電話,要求給“110”指揮中心主任打個電話。警察遲疑了一下,客氣地說:“電話在這邊。”

        警察帶著周子立進了隔壁的房間,留下藍亞舟一個人孤零零地坐在一把木頭椅子上。椅子正對著桌子,這使得坐在椅子上的人有種受審的感覺。藍亞舟知道周子立正隔著玻璃不動聲色地打量著自己的表情。這是周子立今天晚上的設計,藍亞舟可以確認。“今晚發生的一切,搶手機、報警……都是周子立事先安排好的,否則,他為什么不用手機當著我的面打電話,而是一定要到隔壁的房間里去呢?不就是想看看我進了局子之后的反應嗎?火力偵查?”藍亞舟在心里偷偷地發笑。唯一讓他感到有些不安的是,作為當事人,警方將留下他的材料。

        周子立究竟知道了什么?他究竟想干什么?藍亞舟緊張地思考著這些問題。他看起來像一個對警察有種天生恐懼感的公民,表情焦急而很有分寸。

        二十點三十七分,藍亞舟和周子立走出了分局的大門。周子立和“110”指揮中心的負責人通了電話之后,警察變得十分客氣。周子立說自己還有急事,如果需要的話,以后再聯系。警察立即放了他們,連藍亞舟的姓名、職業都沒有問。

        藍亞舟和周子立在分局門口分了手。目送周子立的銀灰色“夏利”轎車消失在街道的拐角處之后,藍亞舟走了幾步。一輛出租車在街角下人,藍亞舟坐了上去。出租車啟動之后,藍亞舟摸出失而復得的手機,摁了一下“復讀”鍵,讀出了兩組數字:一組是瘦小個撥出的號碼“12345678”,顯然是瞎撥的;一組是“63407714”,這是周子立回傳呼時打出的電話號碼。

        藍亞舟決定將這個號碼錄入電腦,再利用程控中心查一查這個號碼的主人。

        五月八日凌晨零點三十八分,藍亞舟已經完整地回憶了前一天發生的所有事情,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在他的秘密文檔里,他記下了“63407714”這個電話號碼,并且記下了幾個疑點。第一,周子立對他的事情可能已經有所察覺,因此,他決定監聽周子立的所有通信工具。第二,警方已經成立了專門機構,需要暫避風頭。苦于公安專線他無法監聽,還必須和周子立保持聯系,從他那里了解公安的活動情況,盡管這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第三,五月四日,“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行動,暫時沒有危險,然而……他從秘密文檔中調出名為“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的文件,在“大克勞斯”后面畫了個括號,在括號里畫了一個醒目的問號。

        零點四十五分,藍亞舟關閉了他的個人電腦。他從記事板上撕下記有“五月八日,找周子立”字樣的紙條,慢慢塞進碎紙機。然后,他抓過一支綠色的彩筆,在一張白紙上寫下:“五月八日至六月八日,讀書、學習、鍛煉身體。”寫好之后,他把字條用圖釘釘在記事板上。

        除了“大克勞斯”之外,藍亞舟決定暫停對秘密文檔中所有對象通信工具的監聽。

        凌晨一點,藍亞舟躺到了皮沙發上,很快進入了夢鄉。在他的枕邊,攤開著一本厚厚的《安徒生童話全集》。多年來,靠閱讀童話入睡已經成了藍亞舟的一種習慣。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j2jb.com:黄陵县| www.nosdepotsvente.com:奎屯市| www.telepoisson.com:青海省| www.pengten518.com:乌拉特后旗| www.r7586.com:黑河市| www.casagourmande.com:兴义市| www.mf-moto.com:定陶县| www.cnlokuki.com:白银市| www.eticketfiling.com:灵丘县| www.tp633.com:南丰县| www.davisdeyoe.com:调兵山市| www.v88v99.com:会东县| www.dma-chap8.com:克拉玛依市| www.yuanmeng6.com:防城港市| www.tammyhomesold.com:阜阳市| www.listensoulution.com:翁源县| www.goldenliongames.com:鄢陵县| www.cs-cartshop.com:湘潭县| www.impobol.com:建始县| www.cjcfootball.com:南城县| www.abcqg.com:阿城市| www.weieixuan.com:宣城市| www.tvhmoob.com:肥乡县| www.pengxing18.com:尉氏县| www.scriedespretine.com:汪清县| www.smufet.com:天峻县| www.rr36365.com:固始县| www.4-card-poker-online.com:西华县| www.stirling-residences-home.com:旌德县| www.3721waibao.com:祥云县| www.ceriacell.com:广昌县| www.beroaf.com:淅川县| www.urethritis.org:澄江县| www.tredadlar.com:迁安市| www.ccwanzhou.com:凉城县| www.lalshahbaz.com:渝北区| www.mobkar.com:保山市| www.aiyoudian.com:西充县| www.brosway-gioielli-it.com:九龙城区| www.briandrummond.com:阳泉市| www.aboutren.com:黄骅市| www.rh2010.com:依安县| www.hzmdprint.com:德化县| www.jcsbw.com:北海市| www.cafeconsolas.com:涪陵区| www.sky161.com:方山县| www.aaaago.com:潮安县| www.xuiacona.com:白山市| www.gillysnow.com:师宗县| www.bymio.com:德安县| www.marcandreboivin.com:东光县| www.bjhztl.com:高密市| www.spotcoolstuff.net:育儿| www.xijiufuheban.com:全南县| www.cec-ci.org:克拉玛依市| www.charitybackpackers.com:丹巴县| www.sunmastering.com:贵德县| www.repingou.com:贞丰县| www.999yingcheng.com:黄大仙区| www.guanglistone.com:大安市| www.jinglongbj.com:枝江市| www.obatviagraasli.com:石屏县| www.destryband.com:嘉鱼县| www.bling2day.com:潢川县| www.hg10345.com:泰宁县| www.comfymassagetable.com:凤阳县| www.latest-deals.org:南召县| www.ossean.com:广西| www.boyamax.com:高青县| www.listensoulution.com:南皮县| www.ttjm6898lsc.com:黄石市| www.desmohio.com:阳泉市| www.wmeiyi888.com:萨嘎县| www.jackshomeservices.com:延津县| www.iqhausa.com:得荣县| www.xmpa18.com:陵水| www.dlm-music.com:永年县| www.66356tt.com:突泉县| www.dramacity4u.net:来安县| www.dragonsbloodstudios.com:广安市| www.pokerglyphs.com:金秀| www.sky161.com:景洪市| www.lemonadedoll.com:吉木乃县| www.oblocals.com:乐业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