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年度精選

        尋找吳天標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張策

          20世紀五六十年代,盤踞在臺灣的國民黨蔣介石集團不甘心失敗,妄圖“反攻大陸”,不斷派遣特務潛入內地進行破壞活動。據記載,僅在某山區就曾先后空投特務四批,共29名。其中28名陸續被擊斃或抓獲,只有一名至今下落不明。

          ——作者題記

          一

          吳天標,這是個虛構的名字,或者說,是一個符號。

          想來他當然有真實的姓名。他不是孫悟空,不是通靈寶玉,由天地精華孕育而生。他有父母,有兄弟姐妹,還可能有妻兒,甚至會有一個龐大的家族背景。然而他的那些真實,我卻不想去刻意尋找,仿佛那種真實,反會破壞沉浸在我腦海里的另一種真實。

          若是下些功夫,不是找不到的。在海峽那邊,英烈祠中一定會有他的照片和簡歷。甚至他還會有一座衣冠冢,埋著他的些許遺物,一支筆,或一件背心。在海峽這邊,公安機關的檔案室里藏著已經泛黃的老檔案。為了尋找他的下落,當年他的同伴一定被反復地審訊過,他的姓名和體貌特征,甚至性格特點,會反復出現在他們的口中,最終落到紙面上。嚴厲的鋼筆會劃破粗糙的預審記錄紙,留下斑駁的墨跡,把他定格在歷史的冊頁中。還有,他的同伴們會按下鮮紅的指印,以保證自己供詞的真實。

          今天,當初的指印想必已呈陳年的暗紅,卻在無精打采中固執地堅持著他們對他的描述。

          但是我仍然愿意使用一個虛構的名字來稱呼他。這個名字是我為他起的。當我第一次聽說他的經歷時,這個名字就莫名地跳出了我的思維,在我眼前很生動地鋪展開一個活靈活現的故事。它使我從中捕捉到一種感覺,這種感覺符合他那謎一樣的人生,也給了我寫作的沖動。面對電腦,我在他的故事里徘徊,我用我的思想填充著故事的細節、情緒和猜測,我要輕聲詢問:吳天標先生,你這位至今下落不明的國民黨特務,你到底在哪里呢?

          二

          尋找吳天標的工作當然進行過多次,甚至,應該是持續了多年。

          那座橫亙在安徽、湖北和河南交界處的莽莽大山,曾是中國歷史上的政治與軍事重地,有許許多多驚心動魄的故事曾在那里發生。蔣介石先生的目光,毛澤東先生的目光,都曾經在軍用地圖上投射到這片用紅筆反復圈下的區域,并且像兩把劍客手中的利刃,在那里發生過激烈的廝殺與碰撞。熟悉這里叢林溝壑的蔣先生,把“反攻大陸”的夢想和他的部下一起空投到這里,自然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我只是始終不明白,他為什么只安排了29名“壯士”,連個30的整數都沒湊足。是他手下已經無兵可派?還是他認為29個人就足以顛覆共產黨的天下?

          他的精心安排策劃,顯然從開始就有著蚍蜉撼樹的悲壯和空虛,而他卻不能不為之。處于心情極其復雜狀態的蔣先生,當然更想不到,也不愿意想,他的計劃與癡夢使許多人的命運粗暴地被制訂了新的走向,甚至在之后畫下了休止符。

          吳天標,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回到了故鄉。

          我并不知道他是哪里人。是在松花江邊長大的東北漢子,還是江南水鄉孕育出的青年才俊。而于無奈蟄居臺灣的他來說,大陸就是他的故鄉,思鄉之情于他來說當然是切膚之痛了。但他大概不會想到,他會以這樣的方式跳進黑夜,降落在他完全陌生的深山里。

          當然,他也許就是這大山里出生的娃娃,是從小就在這山坡上放過羊、割過草的農民孩子。他的上司在挑選潛伏人員的時候,大概也會考慮到他對降落地點的熟知程度吧。但在那茫茫深夜里,再熟悉的山也會向他顯示出另外的一面,殘酷的一面,他降落了,但從此再無消息。

          廣袤而深沉的祖國大地,接納了他,也吞噬了他。

          在剛剛聽到他的故事時,我曾經猜測,他會不會在降落的那一瞬,就不慎跌落到了深不可測的崖下,所以我們才會找不到他?但當地公安機關的同志搖頭說,不會,因為他的降落傘也沒有被找到,沒有絲毫的痕跡。

          給我講述吳天標的故事時,這位同志正在駕車。他剛剛從機場接到來參加活動的我。事后我想,他迫不及待地在路上給我講了這個謎一樣的陳年往事,大概也是出于對一個人詭秘命運的關注吧。

          三

          是的,那張巨大的降落傘應該是最醒目的目標。看來,吳天標先生在落地后從容地收起了他的降落傘,并把它藏好,好到至今都沒有人能發現那頂乳白色的傘。

          看來,他還是個很細心的人。我用從容來形容他當時的狀態是準確的,他當時絕沒有慌亂。在落地后,他迅速而準確地判斷了形勢,辨別出了東南西北,然后不慌不忙地處理了一切,甚至,銷毀他的足跡。他那頂妥善藏起的傘有力地為他證明了他的冷靜。

          我有點兒佩服他了。看來即便處于絕對的劣勢中,蔣先生的麾下也還有些所謂精英,即使是鳳毛麟角。

          但是,在藏好降落傘之后他去哪兒了呢?他在接下來的哪個環節上不幸失了手?

          從今天看,應該說,他算是失蹤。失蹤是人生中最殘酷的一種命運安排。

          吳天標的同伴們,有的被當場擊斃。那大概是因為在面對追捕的大陸民兵和公安人員時,敢于負隅頑抗。國民黨也有忠實的追隨者的,他們登錄在海峽那邊的英烈名冊上,也算當之無愧。但他們之中的大多數,是立刻就舉手投降了的。是早就有心棄暗投明?還是厭倦戰爭心灰意懶?抑或就是單純的貪生怕死?這些人,在熬過了刑期之后,或隱姓埋名,在大陸度過余生,或在多年之后輾轉回了臺灣,與家人團聚。每一個人的命運,都只屬于他們自己,是他們的選擇,也是變化多端的世事在選擇他們。

          只有吳天標,從此杳無音信,至今杳無音信。

          可以肯定地說,他也想不到這樣的結局。但是話說回來,誰又會預見到自己的未來呢?

          我還是猜想,他是不是在降落到地面的時候,噩運就同時降臨到了他的身上?這不是我殘酷,而是現實就是這樣的冰冷。他可能掉到了湍急的河水里,和他的降落傘一起被卷進了某個不知名的溶洞。他更可能在藏好了他的傘之后才掉到了懸崖下面。也許,他的尸骨至今還在某個人跡罕見的崖底,被一層層的枯枝敗葉掩埋,任憑著經年的風吹雨打,嘆息著自己的人生和自己的命運。

          在海峽兩岸,人們也都只能用失蹤來描述他的去向。

          四

          回想起來,在我不算長也不算短的生命里,有三位失蹤者的故事曾讓我心有所動。有兩位是我的父執,另一位則是我的堂親。堂親是個很游手好閑的人,旁人的鄙視和辱罵幾乎伴隨了他的一生。唯一疼愛他并且不嫌棄他的,是他的祖母。于是在祖母逝世后,他便也消失了。很久之后親屬們才得知,他竟然悄悄地瞞過眾人,帶走了祖母的骨灰。而李先生是在得知自己患了絕癥之后悄然離開的,他的絕情讓他的妻子哭泣著咒罵了他好長時間。最可悲的是姜先生,在“文革”的牛棚里他上綱上線地揭發批判自己,只希望能落下個好態度,早日脫身。可他的自我革命過于兇狠了,以至于后來竟然脫不了身。他潑在自己身上的臟水成了洗不掉的刺青。于是,他在徹底絕望中出走。

          我曾經想,這三個悲涼的故事是代表了三種情感的,或者說是三種心態。堂親帶走的,是他僅有的親情。而李先生的決絕,細想其實應該是為了讓愛妻早日擺脫痛苦吧,說來應該算是愛情。至于姜先生的悄然離去,表現出的是自尊被摧殘后的自尊。失蹤于失蹤者和失蹤者的親人們來說,都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痛苦,是與命運抗爭失敗后的最后一搏。

          而吳天標先生,應該與他們不同。他的失蹤其實是對生的追求,他是懷著對活下去的渴望而墮入這種失蹤狀態的。

          落地之后,他大概在第一時間就判斷清了自己面對的險惡形勢,知道了臨行前上司所說的一切都是欺騙。是的,是欺騙,上司說大陸人民在盼星星、盼月亮地盼國民黨歸來,他們一落地,迎接他們的一定是歡呼,是鮮花,是奉若救世主般的渴望。而可憐的吳天標先生,腳還沒有沾地,就聽到了“抓特務”的吼聲。

          他沒有時間去進一步分析形勢,更沒時間咒罵虛偽的上司,他只剩下了唯一的一個念頭,這念頭把他的思想脈絡瞬間打成了一個死結,那就是,要活下去。

          活下去,是我們人類在自己的生命過程中常常會有的精神支撐,是命運在戲耍我們的同時給我們的唯一安慰。

          為了活下去,吳天標先生拼了命在漆黑的叢林中奔跑。樹枝劃傷了他的臉,石塊絆倒了他的腳步,他不敢停留片刻。即使是從小生長在這片山林中,即使他在落地的那一瞬間還是鎮定的,但此刻他也不能自制地恐慌了。天是陰沉的,看不到一絲星光。選擇這樣的天氣本來是為了掩護他們的行動,但此刻卻成了壓在特務們心頭最大的陰霾。

          這也算命運的一部分吧,精心的謀劃也許在實踐中卻是漏洞百出的笑話,甚至與初衷相悖,是坑人的陷阱。人算不如天算,古人早就給了我們教誨的。

          五

          我到這個城市是參加當地一個紀念活動的,順便也了解當地警察博物館的建設情況。到機場接我的同志是博物館的籌備人員,我們在沉沉暮色中驅車進城,一路上他給我講了很多故事。那些故事,或驚心動魄,或悲壯凄涼,或疑云密布,故事與故事連綴在一起,就拼接出了當地波瀾壯闊的歷史。他和我說,所謂歷史,其實就是故事的連接,還有鑲嵌在故事里的人。是人使得故事得以發生,是故事使得人在我們的記憶中豐滿。

          在我們的車程里,故事隨著高速路的蜿蜒而默默行走,我感覺到有許多深沉的目光注視著我們。

          就在吳天標先生失蹤的那座大山里,曾建立有中國革命史上我黨最早的公安機構。而那個公安局,在一次掩護大部隊轉移的過程中,全體人員壯烈犧牲。一座無名公安英烈紀念碑,至今矗立在莽莽林海之中,向后來者講述著那段被鮮血染紅的史實。我特別注意到了無名這個說法,故事的講述者嚴肅地告訴我:是的,無名。除了時任公安局長,其他的烈士都沒有留下姓名。

          我沒有詢問那位公安局長的名字。在思緒里,我把他放在了他的部下、他的戰友中間,我希望他在我的記憶里,永遠和他們在一起,沒有一星一點的特殊,哪怕是在留下姓名這一點上。無名,其實也是一種贊頌,是和英雄的稱謂緊緊相連的。

          回想當年,我在參與籌建北京警察博物館的時候,大家為北京公安英烈設計了一部英名錄。優質羊皮制作,每一頁鐫刻一名烈士的生平和照片。有若干英烈是找不到照片的,設計師就用一個花環代替。一個一個的花環,有著比照片更強烈的沖擊力,它標志出的是一種徹底的奉獻,是這種奉獻中蘊含著的強烈的命運色彩。

          無名,大概也是一種失蹤吧。在本該春秋萬代銘記的史冊中,永遠失去了一些人不應該失去的名和姓,盡管說,“青山處處埋忠骨”的詩句里有著震撼人心的瀟灑,但畢竟扶著門框盼望兒歸的老人,總讓我的淚水灑滿衣襟。

          六

          想來在海峽對岸,吳天標先生大概也是如此的境遇。曾有許多許多年,他的親人也滿懷著希望,盼望他奇跡般地歸來,盡管當局已經為他開過追悼會,盡管他所獲勛章也已經裝進了他空空的骨灰盒。

          我還想,如果他僥幸躲過了大規模的追捕,那么他將怎樣走上之后的險徑呢?

          應該說,當時大陸迎接蔣介石先生那癡人說夢般的動作的,是一種同仇敵愾的陣勢。公安機關早已布下了天羅地網,由警察、民兵、群眾等組成的隊伍,在茂密的山林間展開了拉網式的搜捕。能夠從這樣的網羅中脫身,除了靠吳天標先生自身的良好素質,還真的需要命運的協助。

          我猜測,也許就在一位參加搜山的小民兵因勞累靠在一塊石頭邊瞬間小憩的時候,吳天標膽戰心驚躡手躡腳地從他身邊走了過去。小民兵可能剛剛17歲,嘴邊的茸毛還是軟的,連續數天的奔波已經讓他筋疲力盡。因此,我們不能責備他的困倦,我們只能說是命運給吳天標先生打開了一道門縫,給我們這個故事留下了一個回味無窮的結尾。

          他,戰戰兢兢從這道門縫中擠出去了。

          在猜測中,我已經越來越認定吳天標先生是當地人了。不然,他即使僥幸突出重圍,也過不了那早已設下的重重關隘,他的外地口音會出賣他,他那掩飾不住的驚慌也會出賣他。他肯定早就準備好了當地的服飾和用品,化裝之后,看上去他與本地的青年酷肖無二。天漸漸亮了起來,他已經可以辨別出方向,在依稀的曙光中,他試探著下山。

          他的確是聰明的,他并不魯莽地去和他的同伴們會合。也許,他曾目睹他的某個同伴倒在民兵的槍口之下,或者被按倒在山坡上捆綁起來,因而他絕對不敢到處尋找那些也如驚弓之鳥般逃竄著的人們。他屏住呼吸,一步三回頭地沿著小路獨自摸索。那小路如一根似隱似現的細線,牽著他的腳步,也牽著他的命運。

          他應該是幸運地尋找到了落腳之處的。那也許是獵戶的林間小屋,也許是挖藥人歇息的山洞。他趴在小溪邊像動物一樣地飲水,那清涼的山泉水穿過他的肺腑,濕潤了他的思想,也讓絕望漫過他的心。他蜷縮成一團,開始無聲地啜泣。

          七

          在現實中,人們常常會談論有關命運的話題。在許多人看來,命運是冥冥之中的造化,是上帝之手,是因果輪回,是無法抗拒的秘密,是當下人們熱衷尋找的暗物質。在星巴克的小咖啡桌邊,在北京后海酒吧的輕聲哼唱里,甚至在鴛鴦火鍋那熱氣騰騰的氤氳中,每每會看到或沮喪或迷茫的當代青年人們,在感嘆著命運的不公,在表達著對命運的無奈。他們那時的狀態,也許只是為賦新詩強說愁的自憐,卻也是他們的一種真實。

          但是,想想吳天標先生,你們還能感慨些什么?

          其實,所謂命運也是復雜的。不能否認的是,其中也有人類自身的力量。或堅定,或執著,或動搖,或放棄,人類在命運中掙扎,也在命運中改變著自己的命運,塑造著屬于自己的人生軌跡。我相信,被我以吳天標作為標志的那條性命,今天仍然在世的可能性幾乎為零,但他于降落在那座大山開始的生命時長,卻是我們永遠不再掌握的秘密。而那時間的長短,取決于他的掙扎,取決于他對活著的渴望。

          生存環境對于他來說,絕對是殘酷的。即便逃過了第一關,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危險與艱苦交織的折磨。從時間上我們可以猜得到,如果他從最初的抓捕中逃出來了,那么接踵而至的,就是當時波及整個中國大陸的數年饑荒。不難想象,那個時候吳天標先生該是如何的狼狽不堪。

          再往后,還有……還有……

          吳天標早已經沒有青年軍官的挺拔英俊了。如果有人還記得他從山路上走下來的身影,那么他一定不相信那個身材明顯走形,臃腫而骯臟的老家伙曾經是國民黨的精英。他的腰彎了,背駝了,目光也因常年蹲在火塘邊而顯得混濁不清。他抽上了旱煙,因此總是咳嗽不止,一口一口地吐濃痰。他的衣服總是不合身,而且破爛不堪,散發著一股難聞的味道。總之,后來的他就是個山民,標準的山民,如假包換的山民。

          更重要的是,我相信,在他的眼神里已經沒有了機警,沒有了尖銳,沒有了當年所有的躊躇滿志。如果說還有什么,那只剩下了對活著的一絲渴望。

          這種渴望很脆弱。我之所以說我們無法猜測他究竟活了多久,就是因為我們不知道他脆弱的生命線會在什么時候繃斷。他是一只地地道道的驚弓之鳥,那座山的胸懷盡管博大,也安撫不了吳天標先生那顆疲憊而驚恐的心。

          八

          其實,那座著名的山是美麗的。

          那是一種雄渾之美,也是一種俊秀之美。它東西綿延約380公里,南北寬約175公里,最高的峰巔近1500米。在今天的旅游圖冊上,它被標注為紅色旅游勝地,并且總是會被特別強調說,這里不僅僅有著紅色的歷史,而且有著非常美麗的自然風景。山林湖瀑,都有著不同凡響的秀美。而從吳天標先生空降到此至今,時間的車輪已經碾過近半個世紀的歲月,而這座山仍然不老,它挺拔而莊嚴的身姿依然神采奕奕。

          說起來,我和這座山也有著一段特殊的緣分。

          從來沒有想到過,我的花甲壽日會在這座山的懷抱里度過。我本想我應該是在自己的家里,和妻女一起吹蠟燭、吃蛋糕,女兒也許還會玩笑著給我帶上那頂蛋糕店贈送的廉價花紙帽子。我想我應該以這樣溫馨而松弛的方式,開始我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了。但是單位一紙莊重的通知,卻讓我重新穿上收藏在衣柜里的警服,和戰友們一起走進了這座山的腹地,讓這里清新的空氣,重新灌滿我的胸腔。

          我堅定地相信,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因為就在那一天,北京召開了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的重要會議,我們在當年紅軍長征出發地之一的這座大山中,聆聽了習總書記的重要講話:“每個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長征路”。在那一刻我就清醒地意識到,這是對我的一種精神召喚。不然,為什么一生從未到過這里的我,會在我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上,第一次走進了這莽莽叢林,并在這里領受到這樣的教誨?

          那時,我還不知道吳天標的故事。

          現在,回想吳天標先生可能的人生經歷,我認為,在這樣一座有著紅色歷史,有著博大胸襟的大山中,盡管生活條件艱苦,但他的精神世界,也一定會有著脫胎換骨的歷程。

          人,是會改變的。

          聽著紅軍的悲壯故事,看著紅軍留下的斑駁標語,他會不會一點一點地回顧起他們的蔣先生在訓誡時說過的每一句話?他會不會對那些時而激昂時而低沉的話語產生出迷茫的感覺?他會不會對自己的命運抉擇而感到那么一點兒悲哀?

          這座山,即使是他的故鄉,對于他來說,也是陌生的,他在這里聽到的、看到的、感受到的,都是讓他的心靈受到強烈碰撞和洗刷的過程。也許,當他戰戰兢兢地撥開灌木叢的枝葉,遠遠望著水庫工地上的紅旗飄飄,聽著那熱烈的鄉音與歌聲時,他會悄悄地潸然淚下。

          那個時候,他一定想到要去自首了。

          可是,命運總是有絕情的一面,當年他從命運的門縫處悄悄溜開的幸運,現在已經不復存在,門已關閉,路已走到盡頭,吳天標先生,從此再也沒有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

          他為什么沒有邁出那一步,大概就是為了讓我們今天對他的故事回味無窮?

          九

          我希望他還活著。

          如果他活著,他當然已是風燭殘年,意識大概也已模糊,他應該不記得自己是怎么來到這片土地的,也不會再為過去的什么事情而感慨。最好的結果,他大概正躺在某養老院的陽光下,享受著一個無名老人的幸福晚年。

          當然,我也說過,他應該是不在這個世界上了,他的故事應該已經結束,那么留給我們的,就是永遠猜不透的謎語。

          一個人的命運走到這個時候,一切都已歸于平靜,意氣風發的棱角,早在歲月的研磨下成為沒有情緒的圓滑。吳天標先生的故事,現在只是我們茶余飯后的談資罷了。對于我來說,我和這座山那偶然而神圣的緣分,是我關注消失在這座山中的吳天標先生的一種起因,一種動力,一種情緒。

          行文至此,我好像也沒什么可說的了。回顧我這篇不成體統的小文,發現命運這個詞反反復復地出現在字里行間,我像是一個嘮嘮叨叨的老人,把這個應該具備著神圣感的字詞咀嚼得不成樣子。我的手放到了刪除鍵上,我真的想把這些文字消滅得無影無蹤。我不想再打擾九泉之下的吳天標先生了,就讓他的一生熔化在人類命運史的這座熔爐里吧。

          而此刻,我的一位臺灣朋友剛剛打來電話,說是要飛來北京看我。我知道他是真誠的虛偽,因為他的影視公司正在北京發展得風生水起,他找我當然是有事情的,大概又是要我出面邀請某位圈里的朋友吧。我佩服這位臺灣兄弟已經相當熟練的京片子,我想吳天標先生若是活到今天,他該使用的是哪里的方言呢?

          人在哪兒,家就在哪兒,也許歸宿也就在哪兒。命運其實在我們的人生里總在畫著一個又一個的圓,回到終點的那一刻,也就回到了我們最初的希望所在。

          于是我沒有刪除我的文字,我愿意為虛構的吳天標先生在命運的終點留下一點兒痕跡。哪怕,只是一點兒。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mulama.com:乐平市| www.za1953.com:鄄城县| www.5517vpn.com:晋州市| www.cooperspeed.com:内乡县| www.wizard-from-oz.com:淮滨县| www.lakehousemitchell.com:古田县| www.jsljl.com:二连浩特市| www.wowgoldu.com:新和县| www.busybeesflorist.com:楚雄市| www.638890.com:运城市| www.unlockbootloader.net:元朗区| www.dayurexian.com:绥化市| www.charlescountytoday.com:罗甸县| www.baina-edu.com:门源| www.myfamilyschoice.com:盐山县| www.xingkai688.com:惠东县| www.sunmesjournals.com:宽城| www.guoshiyan.com:务川| www.shofarr.com:贵南县| www.shahidhashmi.net:阿拉尔市| www.cp22277.com:喀喇| www.bagit2go.com:湖南省| www.onceders.com:湖口县| www.yh9987.com:密云县| www.kyotolive.com:九龙城区| www.limonychelo.com:怀集县| www.351873.com:平邑县| www.slcbw.cn:瑞昌市| www.yirongjie.com:会宁县| www.diantherbal.net:芦山县| www.f8772.com:华安县| www.brushhairandmakeup.com:安图县| www.hyperprosales.com:尼木县| www.cufeedulx.com:仙游县| www.youjiao2.com:绥芬河市| www.rphstc.com:新乡县| www.phldb.com:耒阳市| www.bichengdecoration.com:格尔木市| www.cameronianartsawards.com:盘锦市| www.gs355.com:灌云县| www.h-lm.com:宁夏| www.fulibat.com:阳谷县| www.spc2.com:黄山市| www.resetv.com:廊坊市| www.d2i6.com:凯里市| www.9trix.com:蕉岭县| www.weijinying.com:峡江县| www.lchunsha3.com:米泉市| www.mh1819.com:凭祥市| www.unitylinx.com:舞钢市| www.jjmatransportation.com:黎川县| www.matthiasgille.com:绥芬河市| www.lettresamontaigne.net:晴隆县| www.solar-toys.org:松原市| www.addx-technologies.com:美姑县| www.americanbeautiesnationalpageants.com:台江县| www.hidprovisionplus.net:中阳县| www.danielelise.com:阜阳市| www.mesutaydin.com:巴塘县| www.sustainablenepal.com:武川县| www.zfhsw.cn:冀州市| www.tjhct.com:司法| www.alida-hisku.net:图木舒克市| www.cencorjeans.com:靖远县| www.brushhairandmakeup.com:读书| www.meixinyuan-ic.com:定边县| www.glxinmei.com:西林县| www.poengun.com:鄂伦春自治旗| www.ereglielitogrencievi.com:鹤峰县| www.jnquanjing.com:黄石市| www.adult-toon.com:竹山县| www.savvytravelshop.com:五台县| www.gx-gad.com:广东省| www.webit-key.com:江山市| www.blackgayamerica.com:砚山县| www.evilalchemist.com:大冶市| www.laikaha.com:奎屯市| www.cbplanningpartners.com:望奎县| www.ipadwallpaperhd.com:南丰县| www.spreadlovenotoil.com:斗六市| www.happy-pie.com:海淀区| www.calismdmrxonline.com:土默特右旗| www.suntikputihdahlia.net:长沙县| www.nz337.com:通榆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