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劇本

        最后七分鐘(微電影劇本)

        來源:全國政法題材2019年度征文 作者:夏曉露
                                       
        人物:
        謝少雄  鄉村派出所民警    三十歲  
        陳希    鄉村派出所所長    三十六歲
        黃富貴(外號老鱉  搶劫殺人逃犯)  三十二歲
        小李    鄉村派出所輔警   二十五歲
        張春光   鄉村派出所原所長  犧牲  五十九歲
        逃犯老婆     二十八歲
         

        白如雪的畫面由遠而近凸顯一行黑字幕——
        不惜一切代價和甘冒一切風險地遵從職責的召喚。
        字幕淡出。深藍天幕出現。
         
        太空圖像
        暗黑的畫面中間出現一束光,光暈放大,一枚金色的月亮在深藍太空中旋轉,慢慢固定。跟隨打字聲音,中間出現:
        近年來有研究發現,地球上98%的水可能都是火星和木星之間小行星帶來的原始隕石撞擊地球時送來的。即原始隕石是地球和月球之水的共同來源。
        一道閃電之光,將字體分割、破碎,飛濺到月亮之外,巨大的月亮光斑幻化成銀色光圈,像水波向畫外推出。
        【畫外音】據宇宙學者研究,大洪水之后,天空變得一片漆黑,然后月亮升起來了。這一說法最早流傳在希臘南部、非洲部落以及其他一些地區。在這些地方的許多古城中,都曾經發生過潮汐的跡象。而我們都知道,導致潮汐現象發生的原因就是月亮。
         
        片頭:
        銀色光圈疊化出一對手銬。背景虛化出手銬內是一雙沾滿泥漿的手。
        大背景:無數鮮花花瓣從空中撒落在一件藏藍色警服上,一只手將紅繩拴住的一把鑰匙放在警服前胸。
         
        推出片名——
        最后七分鐘
         
                            

        清晨  山野  外景
             山村。
        一輛摩托車在鄉村路上急馳,兩邊是廣闊稻田。摩托車后卷起濃濃塵煙,黃土飛揚。前方峰巒疊障,不多時,摩托消失在遠方一片云霧中。
        山野,一列火車穿過高架橋呼嘯而過。
         
        派出所值班室  上午  內景
        “叮——”鬧鐘響了。謝少雄從夢中驚醒。看了一眼墻上的鐘指向 6:00。
        窗外已大亮。
        謝少雄急慫慫地從床上跳下,舊木床發出吱吱聲,像一個不堪重負的老人被人碰撞,床支架來回晃蕩幾下才重新恢復平穩安靜下來。他沖進洗手間,打開水籠頭洗漱完,回到房間將夏執勤服穿上。出門,在二樓樓道整容鏡前又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然后下到一樓院壩。
        謝少雄站在空地,圍墻根四周種滿了亞熱帶的植物樹木。順著左邊墻根有一片紫云英和黃色野菊花,正是盛開期,滿目的紫紅與金黃。成蔟聚集,相互攀比向上生長。
        謝少雄深吸一口氣,又簡單做了幾個伸展動作后,來到一樓值班室。
        剛跨進去,他聽到山后面有公雞扯著嗓子打響的口哨,一會四周山外遠遠近近便有此起彼落的回應。
         小李:“咻,這群畜生也挺有靈性的,這么默契。”
         謝少雄:“早哇小李。”一邊問候一邊拿起一只白瓷茶杯。
        謝少雄自言自語:“不知道天堂與地獄也能相互回應嗎?”
         輔警小李轉過臉用詫異的目光看著謝少雄:“啥意思?”
        謝少雄:“自己想去。”
         
        派出所門外  夏   早晨 外景
        派出所背靠九峰山南面山腳下。二層小樓,深褐色木板外墻,灰色瓦。有點古鎮的古樸感覺。門面全國統一的藏藍色底,門楣上印白色“POLICE”字樣。旁邊豎著“XX縣公安局XX鄉派出所牌子”。
         
        派出所院內 夏 上午 外景
         
        小李正在院內接待一名辦理戶口的村民。
        小李:“大爺,你來早啦,先在里面等等,一會辦理戶口的民警上班后,就給您辦。”
        一輛摩托車突突開進派出所大門。
        小李:“陳所早!”
        所長陳希停好摩托:“早,小李。少雄來了沒?”
        小李:“來了,在值班室。”
        陳希運動服裝扮,他穿過花基,順手摘了一蔟粉嫩的紫云英,放在鼻子下聞了聞,輕輕彈了彈上面的露水,進到值班室。
         
        第二場
         
        派出所值班室 夏 上午 內景
         
        值班室內,謝少雄正在燒水泡茶。門口茶水柜上不銹鋼電水壺冒著熱氣發出嗚咽聲。茶水柜上面有茶杯、茶葉罐、紙杯還有一些零食袋。
        陳希:“兄弟,今天來得幾早,已燒開水了?今天是你值班吧。”
        謝少雄從茶葉筒抓一把鐵觀音放進紫沙茶壺,沖上水洗了一道。然后給所長保溫杯倒了一杯,又往自己的杯子倒了一杯,喝了兩口。
        站起來,在桌子上方的白色留言板左邊寫當天的工作安排、重點事項。
        留言板上右側已經有幾行字:
        [特寫]
        高木棟2017年1月18日取保,為期一年
        張志良2017年4月22日呈捕。
        黃富貴在逃,線索查緝中.....
        邊上還有一張打印的“涉黑涉惡犯罪案件的認定標準”。
        另一塊是值班員名字牌:謝少雄。
        陳希把花裝在一只礦泉水瓶內,然后,“噔”一下放在謝少雄面前的桌上,上面的花瓣掉落幾滴水珠,在光滑的紅木漆面形成圓形的琉璃扣,映出豆大的光。
        謝少雄轉身,笑道:“陳所,稀罕了,今天你這么有心情,這花像出浴的女人,漂亮。”
        陳希:“送你,父親節快樂!”露出邪性的笑。
        謝少雄:“陳所,今天父親節,想回去陪老爺子吃頓。剛巧輪到我值班。你看?”
        陳希拍了拍謝少雄的肩膀:“少雄,所里現在人手就這幾丁,指導員要下午從縣里開完會。你晚上八點交班,到時請示指導員,提前十來分鐘回吧。”
        謝少雄:“那好那好。謝陳所。”
        謝少雄用手摸了摸紫云英:“所長你又什么情況啊,大清早‘發情’啊?沒妹子撩,撩上咱的紫云英了?”
        陳希:“你個衰仔,送給你慢慢撩,記得換水。”
        陳希邊說邊整理一串鑰匙,取下一把,順手將一條紅色標語布條將一把鑰匙拴住。
        謝少雄:“陳所,你幾點出發?”
        陳希:“我一會就走。去省里培訓這幾天所里就交給你和指導員了。所里有特別情況可請村長、治保主任協助。重要工作及時上報分局。”
        謝少雄:“唉,這塊黑板值班員從5個人減少到我們倆,今天,就只有我的名字了,好寂寞吶。”
        他隨口唱了一段韓磊《蒼穹》:
        【音樂起】誓言無悔的專注/苦難輝煌的前度/地獄人間天堂路/義無反顧/我獨自穿梭世間迷霧/笑看云起的星眸
                          
        第三場
         
        派出所值班室 夏 上午 內景
         
        [特寫]一縷太陽光從窗口穿過,照在留言板上,謝少雄眼角濕潤。
         
        (閃回)黃閣村  冬 下午 外景 
        粵北冰凍,一片白茫茫。
        謝少雄跟隨派出所原所長張春光在追捕吸毒搶劫犯罪嫌疑人黃富貴(外號老鱉)。
        黃富貴提著一把柴刀在前面拚命跑。
        張春光在后面追:“站住,再不站住,我開槍了。”
        一時間,同村人涌出圍攻,黃富貴持刀揮舞,所長意欲抓捕黃富貴時,不料黃富貴負隅頑抗,用刀砍傷所長后潛逃。
        所長經搶救無效犧牲。謝少雄眼睜睜看著所長——他的師父倒是在血泊中。
        他跪在師父身邊,發誓一定要抓獲兇手黃富貴。
        但一年了,卻一直杳無音訊。
         
        派出所值班室  早晨  內景  
         
        一塊70*90白色的磁板上值班員只有:“謝少雄”三個字。
        歌聲悠長。
        陳希過去用手拍了拍少雄的肩。
        陳希:“怎么了?你知道嗎,你可是一個人的‘將軍’啦,整個派出所在這48小時都歸你管,上可九天攬月,下可五洋捉鱉。說實在的,說不定,你真能捉到那只老鱉。”
        謝少雄抬頭看著窗外:“有點想師父了......”
        陳希抬起頭,看了謝少雄一眼:“是啊,師父走了快一年了,兇手還沒抓住,愧對師父啊。”
        說話間,陳希將一條紅繩拴住的銀色鑰匙甩給謝少雄。
        陳希:“小子,別多愁善感了。給你這把鑰匙。是槍械室的外鐵門的。”
        謝少雄接過鑰匙:“這玩意責任重大喲。很沉吶。”
        謝少雄:“陳所,這個沒有戰場的‘將軍’不好當喲,我就是一管家婆嘛,也就管管雞毛蒜皮,哪有能耐又是攬月又是捉鱉的,你就忽悠我吧。”
         
        【畫外音】新聞報道(女):市氣象局提醒您:6月16日,受第22號臺風“山竹”(強臺風級)影響,將于16日下午在珠海至吳川之間沿海地區登陸,16日至17日我市將有、局部大暴雨上,并伴有8到10級陣風,氣象災害(臺風)啟動IV級響應,合理安排好龍舟民俗活動,尤其注意防御持續性暴雨帶來的山洪和泥石頭流、山體滑坡、地城鄉積澇等自然災害......
        小李:“靠,咱山區也受臺風影響,千萬別發大水。到時連搶險的人也沒有。”
        謝少雄:“去,去,烏鴉嘴,準備下,一會我們去黃閣村走訪。”
         
         
        第四場
         
        山村  上午  外景
         
        “咯咯——咯——”,傳來公雞打鳴很長很響。
        太陽慢騰騰的從東邊山凹探出頭來,霧開云散。謝少雄駕駛摩托在鄉間小路上奔馳,陳希坐在后座,謝少雄將所長送到村口那棵古榕樹下。
        陳希下了摩托:“少雄這幾天辛苦你了!回頭請你喝二口。”
        謝少雄:“放心吧,所里有我和指導員。我真饞嫂子做的菜了,陳所,等你回來,咱哥倆好好喝。”
        陳希:“小意思,回頭讓你嫂子做她的拿手私房菜,你最愛吃的酸筍悶鴨......”
        謝少雄站在樹下,看著陳希寬厚的背影消失在彎彎曲曲黃土路盡頭。
         
                           
        第五場
         
        派出所院內    上午9點  外景
         
        派出所平房石瓦,藍邊白墻,屋頂正中永遠有一面迎風招展的國旗。                                                                                                                                                                                                                                                         
        送走了所長,謝少雄回到所里,將一個黑色背包背上。
        用手擰開摩托點火。
        謝少雄:“小李上車,去黃閣村。”
        輔警小李:“來了來了,老謝,這么急。”
        小李邁開腿,上了后座。
        右手一擰把手,加大油門,突突突,一股青煙從摩托車排氣管噴出。
         
        日外  黃閣村 上午 外景
        謝少雄大聲對后面的小李:“前幾日,老鱉黃富貴老母病了,總是咳嗽,不知怎么樣了。”
        小李:“你說什么?聽不清楚。”
        來到黃閣村委會。
        謝少雄:“看樣子要下雨。小李,你到里邊先了解下最近治安有沒有什么情況。我去老鱉家看看他母親,送點藥過去。”
        右手又加大油門,突突突,一股青煙從摩托車排氣管噴出,車尾塵土飛揚。
         
        [閃回]派出所所長辦公室  夏  上午 內景
         
        陳希:“這是治療止咳的藥,這是一副紅外發熱護膝,給老鱉母親的。那天我們到他家作投案自首動員時,讓其家屬積極配合我們。如果黃富貴聯系,動員他投案自首,爭取寬大。”
        謝少雄瞪大眼(神情不解):“陳所,這么多犯罪嫌疑人要抓,你都得這樣啊?”
        陳希:“我發現老鱉他老母親咳嗽得厲害。關節炎又犯了,連路都走不了,怪可憐的。”
        陳希將藥塞進謝少雄的背包:“你今天走訪順便帶過去,再動員動員他老婆。”
        謝少雄:“陳所,你比雷鋒還雷鋒,服了你......”
         
        黃閣村 上午 下雨 外景
         
        手機在褲子口袋震動,謝少雄掏手機。
        小李打手機:“治保主任說,黃富貴老婆這兩天總是出村,早出晚歸。 ” 
        謝少雄掛了電話,他馬上停住腳步,找了一處磚窯隱避后,正好能觀察黃富貴家院子。
        雨越下越大。
        一陣咳嗽聲傳來。
        “你告訴他,我,我沒他這個兒子,讓他回來投案自首……”
        “媽,他會被判死刑的……”
        一陣哭聲。
        院子門突然打開。
        謝少雄只見到老鱉媳婦提到著一個鼓鼓馕馕購物袋,撐了一把傘,往村口走去。
         
        黃閣村村口荔枝林 上午 下雨 外景
         
        謝少雄悄悄跟在后面。發現這女人來到村外荔枝樹林內的小木屋,這種簡易茅屋是村民用來堆放肥料雜物的。
        茅屋門打開。
        謝少雄看到從門縫伸出半張臉賊頭賊腦張望一會,然后把媳婦拉了進去。因下雨,臉部模糊,此人估計是老鱉。
        謝少雄掏手機發微信給小李:“目標出現了,村出口北頭荔枝林小屋。千萬小心。”
        大約,半小時后,黃妻又提著干癟的購物袋出來,走了。
        “轟隆隆——”一聲巨雷。
         
         
         
         第六場
         
        黃閣村荔枝林  夏  上午 下雨 外景
         
        “咣當”一把柴刀從破舊的木門內甩出來,打在門口一塊半人高的石頭上,又彈落到地上,緊接著,門內滾出兩個人,抱成一團。
        謝少雄死死扭住老鱉雙手:“我叫你跑,叫你跑。”
        “嘩啦啦”一副明晃晃手銬將老鱉銬住。
        黃富貴:“我沒跑,我沒跑。”
        茅屋外的柴刀,刀口很利,刀把子烏鋼色,刀背有凹槽,正兇煞煞地躺在雨水中閃動兇光。
        荒山野地沒有其他人,只有山雨在拚命下。
        黃富貴:“阿sir,算你狠。”
        戴著手銬的老鱉一身一臉泥巴,還在嘴硬。
        老鱉一身酒氣。
         
         
        [閃回]  荔枝林茅屋   夏 外景 上午 下雨 外景
         
        黃妻送來酒菜。
        黃妻:“你老媽讓你投案自首。”
        黃富貴:“老媽糊涂,這不讓我送死嗎?”
        黃妻:“快點吃了,我收拾了好回去。過兩天,你也得轉移,要不會被發現的。”
        黃富貴:“老媽身體怎么樣了?”
        黃妻:“你別操心了。想想你以后怎么辦,總不能這樣一輩子逃亡,何時是個頭?這樣,我得帶兒子走。”
        黃富貴:“你,我難道去投案自首?你巴不得我死后,好再嫁吧?”
        黃妻:“你她媽混蛋。你逃亡這一年是誰照顧你老母?不是我,她早死了。還有派出所民警來了好幾次,上次你老母摔傷,還是派出所那個陳所背去搶救的。人家說了,投案自首寬大處理。”
        黃富貴:“這你也信?不過,派出所民警這是啥意思?”
             黃妻:“你不投案自首,就趕緊轉移。明天,我不來了,老母咳得厲害,離不開人,快不行了。”
        黃富貴把酒杯一摔:“我操,老子死也死不了,活得跟鬼似的,我就想見我老母一面......”
        黃富貴突然跪在地上,仰天哭嚎:“媽——”
            “噼——啪”,天空一道閃電,接著一聲雷鳴。
        (閃回完)
         
        黃閣村荔枝林  夏 外景 上午 下雨  外景
         
        謝少雄:“少廢話,閉上你的臭嘴。”
        謝少雄此時才感到所長陳希的吉言,“老鱉”果不其然被他這個“管家婆”擒拿歸案。追捕了一年的老鱉果然落網。
        他掏出手機,電話報告分局。
        謝少雄:“我靠,搞什么鬼,沒信號?”
        山路旁邊是山,山上有一股清泉奔流而下,雨中山路很滑。路窄得只夠走一架馬車。左邊是山,右邊卻是懸崖,崖下是青嶺河。
            謝少雄:“這狗日的天,早不下晚不下,偏偏今天下,跟我作對啊!”謝少雄穿著天藍色夏執勤服,腳上卻穿了一雙舊解放鞋,鞋面上許多泥。看著鬼天,急得他火燒火燎,邊走邊罵天罵地。
        雨霧籠罩山路,能見度只有10來米。
        謝少雄:“這狗日的別給我跑了。”趕緊向前跑去。
        從山路下來前往派出所,要經過一條狹窄、彎曲的鄉道,由于連日的暴雨,到達這條泥濘鄉道非常難走。
        只見老鱉正側臥在路邊,意欲往山下逃跑。
        謝少雄:“黃富貴,你想跑?”
        見狀去抓拉老鱉,不料腳下打滑,兩人一起向山崖滾去。
        半道,兩人一前一后被樹攔腰截住。
        謝少雄:“黃富貴,你知不知道你潛逃這一年,你母親、你媳婦怎么過的嗎?……”
        “別說了……別來這一套,我反正都是死刑。”
         
        第七場
         
           荒山野嶺  夏  中午  雨停  外景
         
        [特寫]老鱉被銬住,在掙扎滾動。眼睛里已露出一股求生的目光。
        謝少雄一只手抱著面前的那棵山茶樹,一只手奮力抓住身邊的一叢灌木,想極力站穩。
         謝少雄:“你跑到外面有好日子過嗎?你連肚子都填不飽,每天心驚膽顫的......你老母也70多了,咳嗽好厲害……”
        渾身濕透的黃富貴靠坐在樹干上,喘氣。
        黃富貴:“我老媽……我老媽究竟什么病?我媳婦咋啥也不說?”
        謝少雄:“還有,為了你,你媽眼睛都快哭瞎了。
        雨漸漸停了。
        謝少雄連滾帶爬靠近了黃富貴,一邊爬一邊說:“唉,如果我老母親還在世今年也70了,下個月是我母親生日,可我卻只能為她做祭日。”
         
        [特寫]謝少雄眼睛發紅,溢出淚水。
        謝少雄:“我和我們陳所上周去看你老媽,頭發白了好多,她說一到晚上就不敢睡覺,每天都盼你回家。那天她說,只要能見上你一面,她死也瞑目......”
        黃富貴痛哭流涕:“可我要判處死刑,連給母親上香的人都沒了。他就我一個兒子啊……”
        謝少雄:“去年,我老母發現胃癌晚期,上個月母親離開時,我連母親最后一面也沒見到,我不孝啊!......我只能去墳頭上見她老人家了……”
        黃富貴用腳使勁踢那棵與他銬在一起的山茶樹干。
        謝少雄:“你再逃,恐怕今后也見不到你母親了,她身體很虛弱,只怕過不了今冬……如果你投案自首,還有贖罪的機會。”
         
         荒山野嶺  夏  下午  雨  外景
         
        天又開始暗了下來,雷聲在山后邊滾動。
        山上傾瀉下來一股股黃泥水,遠處有怪獸一樣的聲音向他們逼近。
        老鱉抬頭看著天大喊:“不好,要發洪水了。”
        謝少雄:“你別想借此逃跑。”
        黃富貴:“這么大洪水,我家那老屋肯定保不住,我要回去救老母。阿SIR,求你了......”
        黃富貴用戴手銬的手拍打樹干。
         謝少雄:“現在想救你母親,當初為什么要殺人?”
        黃富貴:“我,我是自衛。當時,那個老警察沖過來抓我。我那是誤殺,誰能相信呢?他死都死了。”
        謝少雄一聽,氣得眼珠子暴突,大吼:
        “你混蛋——”
        “啪——”謝少雄上去就一耳光。
        謝少雄:“黃富貴你殺了我師父,你那叫負隅頑抗。你還逃跑,更加重了你的罪責。只要你實施了故意殺人的行為,就構成故意殺人罪。你死有余辜!”
        老鱉突然用腳踩斷樹枝,將戴手銬的雙手從樹枝退出,順著山坡往下滾動。
        謝少雄見狀,一把草一把樹拚命去追趕,左腳膝蓋被一塊石頭撞傷,警褲都爛了。
        20米、10米、3米,終于抓住老鱉,用力一拽兩人一起往山下滾落,一塊巨石頭擋住。
        黃富貴低頭一看,下面是咆哮的青嶺河。
        黃富貴哭聲:“警官,你就放了我吧,各自逃生吧。不逃,洪水也淹死咱,我還要回去救我老母她們……求你了。”
        謝少雄渾身濕透,牙關咬緊,抓住不放。
        片刻。
        謝少雄:“你還知道救你老母親。上個月,她老人家摔斷了小腿,我們所長正好在你村辦,是他背上母親去搶救治療……”
        “那你就放了我,我要見我老媽……”
        眼看著老鱉就要滑下去,謝少雄用力抓住那雙戴著手銬的手,準備用鑰匙打開手銬與自己銬一起。
        謝少雄從口袋掏鑰匙,紅繩拴住的那把鑰匙被帶出掛在懸崖邊的一棵山茶樹枝上。
        謝少雄:“糟糕,鑰匙……”。他只得將老鱉又一次與一棵樹銬在一起。
        謝少雄去抓鑰匙。
                     
        第八場
        [畫外音]槍械室就是派出所的生命,鑰匙丟了,那是比命還重要。作為警察連槍械庫鑰匙都管不了,還能干啥?
         
        荒山野嶺  夏  晚19:45分  雨  外景
         
        19時45分,發生泥石流。
        19時48分,縣公安局接到“110”警報稱,黃閣村災情嚴重,派出所民警謝少雄失聯。輔警小李除了接到最后一條短信,怎么也聯系不了謝少雄。
        雷雨天山區手機幾乎無信號。
        謝少雄:“老鱉你老實跟我回所吧。你老媽那村委會早已對村民進行了防洪安排......”
        黃富貴:“我跟你回去是送死哇……”
        老鱉突然嗚嗚地哭了。
        黃富貴:“我也不想逃哇,可我不想死,不想死……”
        謝少雄:“生不如死的逃亡滋味好受嗎?你老實跟我回去,算你投案自首,爭取寬大處理。”
        謝少雄一邊說,一邊想法抓那樹枝上的鑰匙。可只要稍不慎,人就可能掉落山崖。
        黃富貴:“警官,鑰匙很重要嗎?”
        老鱉停止哭泣。
         謝少雄:“廢話,不重要我抓它干嗎?跟你一樣重要。你和它一個不能少。”
         
        [畫外音]這把鑰匙是開鐵閘第一道門,里面的是防盜電子密碼鎖。盡管如此,對于一個民警來說,這是守住責任。
        荒山野嶺  夏  晚19時48分  暴雨  外景
         
        洪水在山坡往下流動,夾雜著山石。他們正好在一塊稍平整的洼地上。
        黃富貴:“快逃吧,弄不好我們都會掉河里。警官,你解開我的手銬吧,我們再不走可真的就都死在這里了……”
        老鱉又發出哭腔。
        謝少雄:“黃富貴,咱一句話,男人就像個男人,敢作敢當。你犯法,我執法。殺人償命是理,更是法。根據法律,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法律也會根據具體情況量刑,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只要你乖乖跟我回去,爭取從寬……”
         
        黃富貴鼻涕眼淚:“真的,你別騙我。”
        謝少雄:“我能拿法律開玩笑嗎?”
        謝少雄轉過頭,用目光看了看老鱉混沌的眼睛。
        謝少雄:“投案自首是你唯一出路。你老母還有希望見你一面。逃亡什么時候是個頭?你這個孝子變孽子,恐怕連給老母送終都沒機會。死了也下地獄。”
        謝少雄抬頭看著暴雨滂沱的天。
        黃富貴:“只要能見到老母一面,還有我兒子......”
        他過去解開老鱉的手銬:“想明白了?”
         
         
        荒山洼地  夏  傍晚19時50分  暴雨 外景
         
        老鱉坐在泥地上揉搓自己的手腕。
        謝少雄俯身趴在懸崖邊,一手抓住一根樹枝往前挪動。
        “黃富貴,過來。”
         
        [特寫]鑰匙離他還有10米左右。紅繩已經濕透,從鮮紅變成暗紅,鑰匙閃著銀光。
         
        與此同時,謝少雄回頭看到老鱉卻離開原地,正沿著旁邊的山坡爬著。
        謝少雄大罵:“你他媽的給我站住……”
        謝少雄的半個身子懸在懸崖邊,穿著解放鞋的雙腳倒勾著一棵樹枝,眼看馬上伸手抓住鑰匙。正準備回身,突然山上掉下一塊拳頭大的石頭打在他的背上。 
        謝少雄:“啊——”泥漿將他的身子往前沖了一下。
        謝少雄長嘆,閉上眼睛。手里緊緊抓住鑰匙。
        這時,老鱉卻又返回了回來,迅速抓住謝少雄的雙腳往山坡上拉。“快,警官往后用力。”
        謝少雄終于回到安全地帶。謝少雄立馬把鑰匙緊緊系在自己褲腰上。與此同時,又一批泥沙沖了下來,還沒站穩的老鱉突然被沖下山坡,謝少雄撲進泥漿中去救老鱉。
        已經下了近6個小時的暴雨并沒有停下的意思。眼看著大面積泥石流要沖下來。
        天慢慢暗了下來。
        黃富貴:“阿Sir,我跟你去投案。快救我——
         
        荒山洼地  夏  晚19:53:57秒 雨 外景
         
        [畫外音] 傳播學之父威爾伯·施拉姆說:“這一天的前23個小時,在人類傳播史上幾乎全部是空白,一切重大的發展都集中在這一天的最后7分鐘。” 
        正是這最后7分鐘譜寫了人類歷史的黃金時期,而午夜前的最后3秒卻翻開了人類邁進信息化社會的新篇章。當你什么都沒有的時候,唯一能做的就是腳踏實地的堅持。
         
        泥漿在山凹處形成了一個深水潭。
        兩人在水中掙扎。謝少雄喘著氣對黃富貴說:“我那背包里有我們陳所長給你老母的藥和護膝......”  
        這時,小李帶了五、六個村民和兩個民警趕到,對著水中的謝少雄大喊:“老謝,挺住,挺住......”  
        最后,老鱉被托出水面。
        轟隆一聲,一股黃泥漿從山上傾泄而下……
        “阿Sir,阿Sir——”老鱉的哭喊聲震蕩在山谷。
         
                        
         
        第九場
         
        一星期后。
         
        烈士   夏  傍晚  晴天  外景
         
        陳希[畫外音]  七分鐘,足夠讓他避免一場災難。然而,他卻用自己的七分鐘,換取了別人的生和法律的尊嚴。
         
         陳希拔開鋪天蓋地的紫云英,進入一片叢林深處。
        露出一排公墓墓碑。
        他向一塊新墓碑走去。
        黑色大理石墓碑上雕刻著金色的寫: 謝少雄烈士之墓。
        墓地上方飄動著兩面白色經幡。
        左寫:青山綠水浩然正氣
        右寫:不朽英魂守護忠誠
        在供果、鮮花中間放著一件藏藍色警服,胸膛處一把紅繩拴著的鑰匙。     
        跪在地上的陳希泣不成聲:
        “兄弟,你還差七分鐘就可以交班,就差七分鐘哇。你一直說讓哥請你喝酒,欠你的酒,哥和你嫂子今天在這給你滿上,干了,兄弟!干了啊——”
         
        曠野  夏  早晨  外景
         
        陳希穿著警服眺望九峰山。山巒疊翠,霧靄彌漫。天邊朝霞升起,霧靄中九峰山幻化成謝少雄敬禮的身影。
        一只白鴿從陳希頭頂飛過。
        風把樹葉吹得嘩啦啦。
         
        [畫外音] 只有這時,我才發現你是另一條河流,一首可以從結尾開始的回文詩
         
        音樂起。
        謝少雄唱《蒼穹》:
        誓言無悔的專注/苦難輝煌的前度/地獄人間天堂路/義無反顧/我獨自穿梭世間迷霧/笑看云起的星眸.....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ylsqsly.com:南开区| www.q8685.com:云和县| www.gazisozluk.org:喀喇沁旗| www.kocblog.com:泗洪县| www.tianhaoyule.com:合肥市| www.tztrelleborg.com:祁门县| www.bluedragonservices.com:平湖市| www.mkdumps.com:营山县| www.ylzttgbus.com:诏安县| www.bateriaslight-infinity.com:栖霞市| www.rbdp668.com:潞西市| www.breakfastbrampton.com:莱阳市| www.yomuca.com:方正县| www.onemiletrade.com:太白县| www.tammyhomesold.com:邳州市| www.futurecitieschina.com:鹤庆县| www.jinshayule53.com:平湖市| www.ofnail.com:黄石市| www.krior.com:安岳县| www.sx888fc.com:阿拉尔市| www.bulgariatourguide.com:邹城市| www.sgiphone.com:胶州市| www.haofzjia.com:郁南县| www.114767.com:天全县| www.jljtf.com:韶山市| www.garagedoorsirvine.com:宣汉县| www.smithbmw.com:大田县| www.ezkertza.com:阿城市| www.smsactivation.com:彩票| www.cp2110.com:海南省| www.rabarg.com:汾西县| www.polish-translator.org:麟游县| www.g8565.com:东明县| www.qdsej.com:宽甸| www.adapir.com:沙河市| www.le-bon-debarras.com:旌德县| www.ok1069.com:郧西县| www.tjbgl.com:桐梓县| www.zngnw.cn:时尚| www.rhgda.com:营口市| www.bestpicsforyou.com:沂南县| www.lvchuanhuanbao.com:红安县| www.mrtentllc.com:芜湖县| www.xyt888.com:富锦市| www.f7552.com:高台县| www.ns336.com:绵竹市| www.xcynfx.com:儋州市| www.baina-edu.com:永修县| www.africanshawlsupplier.com:玉溪市| www.elusiveo.com:鞍山市| www.cafeconsolas.com:大同县| www.falsestop.com:梅州市| www.fromussr.com:方正县| www.rbxlw.cn:平潭县| www.zjhgx.com:三穗县| www.qjlvyou.com:时尚| www.cp7330.com:太和县| www.comgiggle.com:景洪市| www.chezspecter.com:东丽区| www.xinya-painting.com:五常市| www.celiacosviajeros.com:民县| www.notarydmv.com:眉山市| www.wh-leadlaser.com:玉溪市| www.chinajx6688.com:莫力| www.xemhwyn.com:荔波县| www.quizonerp.com:英山县| www.soupesasoups.com:池州市| www.troop199fishers.com:白城市| www.leicestercityjersey.com:莱芜市| www.99069ii.com:阿荣旗| www.danwolfforsenate.com:壶关县| www.luckysundays.com:宽甸| www.wdzhidao.com:诏安县| www.bloghomedepot.com:沧州市| www.sitegrindermastery.com:江华| www.cindyy.com:英超| www.monkeyresorts.com:德安县| www.tilmankoester.com:抚顺市| www.oasis-labs.com:安庆市| www.huazhugg.com:襄樊市| www.chcdistribution.com:民乐县| www.anhaohk.com:潼南县| www.surfaudiovideo.com:两当县| www.cbsrhelp.com:揭东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