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域外名作

        看不見的臉(二)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夏樹靜子(編譯/楊軍)

          第二章 水中花

          1

          “啊,今天的水好漂亮啊!”

          兩人乘著巡視艇離岸不久,水運科的加地就情不自禁的喊起來。剛剛升起的太陽光照在藍綠色的湖面上,細細的波紋向周圍慢慢地擴散著,四周的山影也都呈暗綠色倒影在湖水中,連風都帶著一股清新的味道。

          “那你也不能下去啊!”

          駕駛著小艇的同事村井也開玩笑地說道。本周里晴空的天數比較多,到今天就是第4天了。海拔600米的桂山湖本來就是透明度高的清澈湖水,但是在雨水過后變得渾濁了,而連續的好天氣又使它清澈了一些。這在桂山大壩的“洪汛期”前的6月來說是很少見的。

          從位于這面東西略長的湖水管理事務所附近的東岸出發的巡視艇,穿過白色拱門形狀的吊橋后,向西側駛去。

          他們在觀察了大壩的核心部位——四孔的瀉洪水閘后,又沿著北岸行使。在管理事務所里,水運科的人員要每周巡視一遍湖水,測量湖水的水溫,測量湖水的清潔度,而每周還有兩次要巡視湖內。

          在設有眺望臺和觀景人行道的東側已經有人影晃動了,但是西側因為還處于山陰之中,因此還被寂寞所包裹著。沿著茂盛而濃密的樹木的岸邊是繞湖一周的小道,但是不也許任何車輛穿行。小道的后面就是覆蓋著厚厚植被的山腰和重重疊疊的山脈。再向上爬,就可以到達通往大菩薩嶺的山梨縣東北部了。

          只是到了傍晚時分才會出現迷霧,這會兒是沒有的。

          到達了河流入口處小小的瀑布前停留了一下的巡視艇,又沿著湖的南岸返回了。

          “大部分都看完了。”

          村井一邊操縱著方向盤一邊說道。

          “打開疏水口,到今天就10天了。”

          加地點了點頭。在湖岸有一個水泥制成的標柱,上面用紅的顏色標明了尺度,用來表示湖水的水位高度。

          修建大壩的目的就是在夏秋季的洪水期到來時觀測湖水的水量,以防止洪水泛濫。

          這個桂山大壩在每年的6月后半月,大約兩個星期就得放出湖水15米水位的高度。

          今年也和往年一樣,從6月15日開始打開了疏水口,每天要放出1米水位的湖水。這些水將用于發電和提供水陸運輸的水量。今天已經大約下降了10米左右。這樣的話,到了冬季時水面下降的就很多了。為此疏水口要打開一周的時間。

          兩個人一邊看著疏水口一邊聊著天,大約過了5分鐘的時間,小艇也隨著水面的下降而擺動著,不一會兒就到了冬季的水位標準。這時加地突然瞪大了眼睛:

          “等一下!”加地一喊,村井就朝著他的目光望去。

          “什么事兒?”

          “那是什么?”加地念叨了一句。

          在湖的南岸有一處象是半島樣的土地突伸到湖面。他們兩個人看到是在那之前一點兒的湖面上。

          由于湖水清澈,所以可以看到在那處的湖面處不深的地方顯示出一團粉紅色和褐色的物體。很明顯不是湖水里的東西,因此引起了加地的注意。

          于是村井又把小艇向那里開去。

          他們慢慢地接近了那個物體,把小艇停的距離它1米遠的地方。

          隨著離近物體,加地的心情也越發緊張起來。

          小艇停了以后,湖面也平靜下來了。

          “是人形吧!”村井聲音嘶啞地說道。

          “……”

          在距離湖面2~3米深的地方,可以看到一具上半身幾乎是直立著的人體形狀的物體。

          粉紅色的像是外套。肩膀和脖子隨著湖水的波動而微微起伏著。雙臂向兩邊伸展著,細細的脖子上是一張圓圓的臉龐。看上去像是上吊的樣子。長發也向四周飄散著……。

          一時間,加地兩個人看楞了。

          外套的下邊好象穿的是褐色的裙子。兩條腿也稍稍向外伸展著,但是它的腳就看不見了。

          “啊!”村井驚呼道。

          “好象掛著什么東西呢!”

          加地十分注意著這個人腿的下方。要是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這個人的雙腳下方似乎被一塊黑黑顏色的重物吊在了水底。

          巨大的恐怖立即穿透了他們的全身。

          一名女子被沉石湖水中!

          盡管這樣,仿佛她依然要頑強地站起身來一樣向湖面上望去。

          完全像是湖面中的水中花——。

          2

          八十川涼子在下午3點半的時候趕來了。

          在打開房門看到涼子的一瞬間,朔子不覺微微地吃了一驚。從在三島的時候涼子就是個子比較高、體格也比較健壯的女孩子,而這會兒看到的她身穿著十分漂亮的印花寬松肥大的連衣裙,沒有腰帶的腹部稍稍向外突出著。

          “對不起,你剛剛從娘家回來,就——”

          “那么……晴子還沒有聯系嗎?”

          朔子默默地回過頭,給涼子遞過一雙拖鞋來。輝男出去后,誰也沒有來過電話。

          讓涼子坐在沙發上后,朔子煮了大麥茶倒在了玻璃杯里,然后自己在涼子的對面坐了下來。

          “要是可以問的話,你是不是有喜了?”

          “是啊。”涼子微笑著點了點頭。

          “啊,那就祝賀你了。什么時候呀?”

          “今年的10月。”

          朔子想起來,剛才在電話里涼子說過,從今年4月就沒有和晴子見過面了。

          “反應厲害嗎?”

          “不,沒有。不過4、5月的時候有過一點兒惡心……”

          原來是這樣。

          “晴子知道嗎?”

          “知道,原來我們計劃4月份見面的,后來我不太舒服就沒見成。只是打電話說了一下。”

          這和朔子預想的一樣。會不會是因為比自己結婚晚的涼子都懷了孕,精神上受了打擊?

          剛才和佐佐木夫人說話的時候自己就想過,晴子會不會因為什么想不開了?

          “那么,您說的短信的事情——”

          像是要岔開話題似地,涼子說著從手提包里取出了自己的手機,

          “我剛才說的短信就是這個。”

          于是涼子打開手機向朔子遞過去。

          在“已收短信”一欄中,標示的日期是星期日的6月20日13點34分。

          〈身體怎么樣?寶寶好嗎?我們一直沒有機會見面啊。我還是老樣子,打工真沒意思,上班好郁悶。還是想和你聊聊天。

          但是今天我要去見短信友。那么再見吧。晴子〉

          朔子反復看了好幾遍,兩眼緊緊地盯著手機的屏幕。但是電腦打出的文字是根本看不出晴子的筆跡的。

          “晴子去了什么地方吧,她是不會讓母親擔心的……”

          涼子不知說什么好來安慰朔子,也是困惑地嘆了一口氣。

          “你剛才說晴子對發短信著了迷,輝男也這么說過,可是你們都認識她說的那個短信友嗎?”

          涼子用手指按著太陽穴沉思著。

          “伯母聽說過‘聊天室’這個詞嗎?”

          “噢,我是在報道的什么案件里聽說過……”

          “是啊,原來這樣的事情不是危險的。”

          涼子看了看朔子又繼續說下去,

          “不過的確通過案件的報道對這樣的說法有了負面的影響。最近大的公司為了消除這樣的印象,都不怎么使用‘聊天室’這個詞了。”

          “但是這個詞到底怎么了?”

          涼子似乎在斟酌著詞句,她想了一會兒說道:

          “就是說相互不認識的人把計算機的互聯網當成了約會的場所。提供這樣的場所的計算機公司,比方說‘游服’公司就最早使用了‘網聊所’這個詞,但是后來就基本都叫‘聊天室’了。”

          關于計算機網絡公司的這個“游服”公司,朔子還是聽說過的。據說是一家規模比較大的、專門提供網上聊天業務的運營公司。

          “那么晴子她們這樣的用戶就是利用這樣聊天場所的人了?是會員制嗎……?”

          “是的,一般都是采取會員登記的。”

          涼子點了點頭,

          “我想晴子大概是用‘海德網’或‘海德佛倫’登錄的。‘海德網’是一家大型的計算機網絡公司。”

          “用手機也可以上網了?”

          “是啊,計算機和手機一旦聯了網都可以登錄。好象晴子用的不是計算機,所以大概是用手機……”

          “用手機怎么上……?”

          朔子的確不知道具體的上網過程,涼子看出了這一點后說道:

          “我試一下吧!”朔子果然很認真地把頭傾向了涼子。

          涼子把手機放在了桌子上:

          “伯母,您坐到我這邊來……”

          朔子連忙坐到了涼子的身邊,盯著她進行操作。

          “‘海德網’基本上是銷售健康食品、提供職業、就醫、國外留學指南等信息服務的網站;而‘海德佛倫’也有這樣的服務……然后他們還和聊天室聯網。”

          涼子按動了“選擇鍵”,于是就出現了“海德佛倫”的字樣。朔子沒有想到涼子也可以這樣輕易上網,她著實吃了一驚。

          “你也可以就這樣上網?”

          她情不自禁地問道,而涼子若無其事地說道:

          “我在學生時代就可以了,現在我是不上了,不過現在的手機都帶有上網的功能。以前我聽晴子對我講過,她就是‘海德佛倫’的會員呢……”

          “她是怎么知道的?”

          “這個都是朋友中的常說的話題了,而且新聞媒體也老是登,女性刊物還出過特集呢……”

          涼子手機的顯示屏上就有“海德佛倫”公司的畫面。

          〈涼子女士,歡迎您進入“海德佛倫”網站!請各位短信之友輕松登錄!您不制作名片,結識新的短信友嗎?但是未滿18歲是不允許進入的。您已經18歲以上了嗎?

          是 否〉

          于是涼子在“是”的地方點擊了一下,畫面馬上就變了。

          <選擇:尋找朋友·尋找共同興趣的朋友·尋找婚友·制作會員名片……〉

          上面排列著許多選擇項目。

          “按一下‘尋找朋友’試試。”

          涼子按了選擇鍵后,畫面又出現了〈請選擇地域〉的提示。上面有“日本各地、國外”條目等。

          “先選擇‘東京’吧。”

          接著就出現了東京的13個區和比較熱鬧的地點。

          “這里是小田急沿線的新宿、澀谷、青山等地。”

          “是不是尋找住在這里的朋友?”

          “嗯,大致就是這個意思。要是你對這些地點不滿意,還可以選擇北海道或者國外呢!反正也不知道這里面的是真是假。”

          涼子最后的這句話讓朔子聽不懂了,她只能默默地看著。

          涼子接著又點擊了新宿、澀谷,而且她點擊數字鍵的速度比朔子念的速度還要快。

          〈性別:男 女 任何性別〉

          “我點擊‘任何性別’。”

          接著就是“希望對方的年齡”

          〈20歲以下·21~25歲·26~30歲……40歲以上〉

          然后又出現了血型、星座、對方的通信方式,選擇完了后,又出現了〈介意〉、

          〈無所謂〉的點擊條目。

          〈選擇尋找什么樣的:短信之友·一般朋友·朋友之外·無所謂〉

          涼子又點擊了〈朋友之外〉。

          “這個‘朋友之外’……”

          朔子念叨了一句。

          “就是戀人嘛!不過短信友一般都希望選擇‘短信之友’。‘一般朋友’就是見見面也可以的那種。‘無所謂’地交友就是怎么發展都可以,沒有特定的發展方向。”

          于是涼子笑著點擊了“無所謂”,然后涼子又按了〈檢索條件〉鍵。

          畫面上出現了〈本公司男女名單〉,朔子更吃驚了。

          這時的畫面上出現了黃豆粒大小的頭部畫面。在旁邊還有〈自我介紹〉。

          〈我喜歡閑聊。我在等待著話題豐富的人。京子·25歲·主婦〉

          〈我喜歡和上了年紀的男性交往。實子·21歲·學生〉

          涼子還是用朔子說都跟不上的速度上下移動著條目。

          〈我最近失戀后覺得心都冷了。我想和善解人意的人交往。純子·26歲·駐外職員〉

          〈我好喜歡野營!這個星期日誰要去澀谷郊游?冴子·28歲·售貨員〉

          〈孤獨寂寞。我要尋找說話輕柔、深沉、題材廣泛的人。玉子·24歲·美容師〉

          除了這些還有男性的。

          〈誰和我聯系?我就要漂亮的!我有好多好多的話。良一·28歲·設計師〉

          〈我是在考小兒科的大夫。我希望找一個心地溫柔的朋友。洋平·26歲·研究生〉

          〈誰能安撫我那受了傷的心靈?田中·29歲·導游〉——

          “這就是這些人要征友?”

          “對,要是點擊‘男女不限’,就可以男女都出來呢!”

          朔子聽這話后受到了很大的打擊。雖然他們只是一個自我介紹,但是從內容上完全可以想象到他們要的都是什么。

          涼子說,那些不過是自我宣傳(PR)的一部分。

          “那是〈名片〉,只是一個標題。如果你對哪個人感興趣,再點擊他(她)話,還會出來他(她)的全部資料呢!”

          于是涼子就把第一個說喜歡閑聊,叫“京子”的主婦再點擊了一下。

          〈我結婚了,但是每天的生活很單調。我需要一個能夠排解寂寞、有許多興趣、愛好,并且誠實的人做朋友。〉

          而且在〈名片〉欄里還有具體的個人資料。

          〈性格:溫順,善解人意

          愛好:愛情電影,巧克力

          體形:普通

          長相:女演員竹內結子

          容貌:自我評價

          漂亮組:3 職業女性組:2 可愛組:5 憂郁組:4〉

          “要是男性還有身高和年收入的資料呢!”

          朔子終于深深地嘆了一口氣。這時她才注意到一直用的是涼子的手機。

          “這么說,這些都是收費的?”

          “不,只看看名片不收費,要是新登錄的就得把自己的資料發送到公司,那時是收費的。”

          “那么,晴子看了自我介紹后,就會和她喜歡的人建立聯系了?”

          “是啊,但是必須入會成為會員了才可以。”

          涼子把手機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喝了一口茶水:

          “大致在女性的場合下,首先要成為會員,然后發送自己的自我介紹,于是就會有許多短信找來。通常一天得有二、三十個短信呢!”

          “都是女性來的嗎?”

          “任何人都可以選擇,所以男女都有。但是最多的還是男性。”

          “……”

          “反正好象男性方面就沒有那么多的女性找上去的,又因為發短信需要花錢,所以我還聽說有的品行差的網站往往假冒女性的資料,這樣就會許多的男性向這個網站發來短信,于是他們就賺著錢了。——所以一般說來,女性的資料一旦發送了,只須等著就行。然后就可以從來的短信中尋找自己中意的人進行聯系……”

          朔子的腦子突然一閃:

          “那么里面也就會有晴子的名片了!找一找!”

          但是涼子那嬌巧的小嘴突然很不自然撇了撇。

          “不知道現在登錄著沒有,不過我覺得找不到。”

          “為什么?”

          “因為這些人登錄的都不是自己真實的姓名啊!年齡、地點、性格都不會是真正的。也許有人會登錄真實的資料,但是大家還都是選擇最美好的詞句進行自我介紹的。所以就叫‘網名’嘛,就不是自己真正的名字。”

          “那就是都在互相欺騙,知道了也不……?”

          “不會全都是假的,通過聯系就可以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了嘛。”

          看來在這里也許找不到晴子了。

          朔子雖然放心了,但是她說不出口,緊緊地咬著嘴唇。

          “也就是說,女性可以在許多的短信中挑選自己認為喜歡的對方回短信,然后開始約會?”

          她又問道。

          “這是最多的一種形式。開始的交往都是在網上的‘聊天室’進行的。因為雙方誰也不知道對方的真實情況,但是以后雙方慢慢熟悉了以后,就會采取另外的方法進行聯系了。通過‘聊天室’還得收費,也不方便。再進一步就是真正見面了……”

          “那么,晴子說的去見短信友就是這樣的了!”

          “當然,也不一定是真的見面去了,不過我周圍還真的有通過網上聊天認識后戀愛、結婚的呢!在這家網站上幾乎幾天就公布一條誰誰結婚了的消息。”

          “我問句不該問的啊,涼子你呢?”

          “我不一樣,不過多少我也上網聊會兒天……”

          “……?”

          “我在學生時代就進了這家網站,也認識了兩三個人,就是網友;不過我上班后就不怎么上網聊天了。上網也就發泄一下對公司的不滿和解除一下精神上的壓力。這樣我也有十五、六個網友,還開過網會……”

          “網會?”

          “對,就是網友在一起開的聯誼會……我現在的丈夫就是在那個會上認識的。”

          朔子的頭有點兒暈了,這個世界上還有這么多自己所不知道的異樣的社會啊!難道這不是空中的樓閣嗎……?

          “——可是,大家都不是實話,一旦見了面有沒有特別失望的?”

          “是啊,會有人感到是受了騙的。”

          “所以就會發生案件。”

          “哦,是這樣的,大體上這些事情都是經過了網站的,出了問題那就是用戶的責任。現在的網站多如牛毛,經營規范的網站制定了各種各樣的制度,但是那些個人經營的小網站就不會這樣了,他們只是以贏利為目的。當然晴子和那樣的網站是沒有關系的。”

          但是結果不還是一樣的嗎?朔子這樣想。

          就算的規范經營的網站,不是也可以允許不使用真實姓名、地址,讓對方產生錯覺的嗎?

          于是在朔子的腦子里出現的以前社會上發生的關于網絡交友的案例,受害人大多是女性。

          “等一下。”

          朔子來到了電話機旁,找到了麻生警察署的電話號碼。

          她撥動了電話,對對方說要找“生活安全科的池上先生”。

          不一會兒就傳來了池上“喂喂”的聲音。他那粗曠而親切的相貌頓時浮現在了朔子的腦海里。朔子說明了自己是上次關于尋人啟事的當事人后,池上馬上說道:

          “噢,您就是那位母親吧?”他像回憶起來的樣子說道。

          “是這樣的,我從晴菜高校時代的同學那里了解了一些事情——”

          “噢。”

          “可能晴菜去見什么網絡朋友了吧?從星期日她失去聯系的那天,她給這位朋友發來過一條短信——”

          朔子想象著池上聽說后他那張粗大的眉毛的圓臉將會變成怎樣緊張的樣子。

          “我想她會不會去見短信友了呢。”

          果然對方沉默了。

          “是啊,現在在計算機網上通過短信聊天的人很多呀!”

          池上的口氣好象沒有怎么變化。

          “不過,這次這樣的事件……”

          “當然了,這個事件有這樣的可能,會不會就是和普通的朋友見面去了?”

          “可是萬一真的出了事兒,再搜查還來得及嗎……”

          “但是也不能就憑這些就進行搜查吧——”

          朔子覺得對方還是沒有把這件事看得很重,她的耳朵里仿佛聽到了女兒的呼喚聲音。

          3

          6月24日星期四下午3點50分,桂山大壩管理事務所給轄區的大月警察署打去了報警電話。電話是所長打的。他認為這個事件比較重大,就沒有先給最近的派出所報警,而是直接打給了警察署。

          大月署立即給距離大壩約兩公里的派出所下達了指示,要求他們馬上到達現場。而且他們也沒有等待現場報告,同時也派出了刑事科和鑒別科共三名人員迅速向大壩的桂山湖趕去。

          大月從江戶時代就是非常繁華的小鎮,現在已經成了市中心,而且沿著甲州大道(國道20號線)向外擴展著。警察署就位于西部不太遠的地方。

          汽車沿20號國道向東行駛了一會兒,在到達中央本線大月車站的前方向左拐,穿過鐵路線,跨過桂山鐵橋,進入中央汽車隧道向北駛入了139號公路。

          沿著葛野川的深谷是一條坡度比較陡的山道。時時路過鄉村風格的村落,沿路的公共汽車站牌,其間還有不少小的商店。再向前走就進入了長滿了杉木和扁柏樹的重重山影之中。

          穿過了長長的隧道后,眼前的湖面一下子使人開闊了眼界一般。他們行駛了30多分鐘就到了。

          坐在助手席上的三輪警部補用手機迅速和管理事務所進行了聯系。

          汽車開到了事務所,兩名身穿深綠色工作服的人員已經等在了門前。其中一名年輕的人員也很快進到了停在前面的一輛面包車里的駕駛席;另一名50多歲的人員則鉆進了三輪的車里。他就是管理事務所所長大森。

          前面的面包車帶路,沿著七八米來寬的湖邊道路行駛著。左側就是湖面已經呈現出茜色的夕陽西照的景象,但是周圍包裹著湖水的山巒已經早早披上了一層深綠的顏色。

          “這會兒正是湖水水面比較低的時期。大概比冬季要低10來米,這是為了防備汛期的洪水而采取的放水。也正是這個原因才發現了尸體。”

          大森用興奮地口氣說道,

          “在晴天的時候這里的湖水很清亮呢!”

          “平常有沒有劃船和釣魚的人來啊?”三輪問道。

          “哦,星期六和星期日才有人來,平時幾乎沒有人到這里來。我們的巡視艇一般是東側到達白色的吊橋處,西邊到達湖邊。雖然偶爾有釣魚的人,但是發現尸體的區域是禁止進入的,所以還沒有引起人們的圍觀。”

          他們又沿著湖水北側開了一會兒,跨過了西側的紅色鐵橋,進入了湖水的南岸。

          在行駛了大約300米的樣子時,前方出現了一座鐵門。這會兒鐵門已經開了。

          “平時我們是關著的,也掛著禁止通行的警示牌。但是從外面也可以用手打開門閂,因為經常有施工的車輛通過。”

          在鐵門兩旁的石柱、右側山崖與左側的防護欄之間,看上去鉆過一個人應當是不費力的。

          兩輛車依次開了進去。

          里面的道路稍微劃了一個小的弧型,通向向湖面突出的小的岬的中途,還停著另外一輛車,還有已經到達的派出所的一輛車。

          大森下了車,對在場的人說了句“大月署的人員到了”后,便馬上朝防護欄走了過去。大月署的三個人也緊緊地跟在他的后面。

          已經生了銹的白色防護欄的下方是雜草叢生的水泥斜面,從湖岸到湖水的距離有十七八米的落差。

          大森站的地方是生長著綠苔的水泥斜面上方,這片水泥面一直延伸到湖水里。

          “就是那里。”

          他向湖面里邊一點指了指。

          那里果然可以看見漂浮在湖面上的黑黑的頭部和粉紅色的肩部,死者的長發還飄散在頭部的周圍。三輪一一進行了確認。

          但是在深綠色的水下就什么也看不清楚了。

          “這個大壩的湖水中心部是一個很大的研缽型狀,最深處90多米。大多是湖的周圍慢慢地向中心傾斜著深下去。您看到的那個地方,也是向著湖心部漸漸深下去的地方。”

          看樣子還是個很年輕女性吧,三輪坐在了水泥的斜面上從她的背后看過去。她的全身下半部分都淹在湖水里。

          縣警總部的人員不到一個小時也趕來了。這是大月署得到轄區派出所的確認報告后向縣警提出請求的。從甲府走中央高速公路在大月IC(高速公路出入口)出來到達這里,大約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

          大月警察署也來了刑事科長等四五名人員。

          縣警部來的是刑事部搜查一科所屬的檢視官阿俵警視。他是個已經花白了頭發、鷹鉤鼻子、整天呆板著面孔的人。

          阿俵上了管理事務所的小艇,從正面接近了湖中的死者。他從側面仔細觀察死者。三輪的鑒別科的土居也一起在艇上。土居不停地拍著照片。這一帶已經快籠罩在暮色中了,但是目前還可以用眼睛觀察清楚。

          “雙腳被繩索捆著,大概她的身體也有什么地方被捆著。”

          阿俵在幾乎靠上死者的地方說道。

          “啊,她的身體為什么不能立起來?”三輪情不自禁地問道。由于死者的身體已經被湖水泡得比正常人大了一些,所以三輪的聲音中還略帶著恐怖的顫音。

          “因為身體最容易漂起來,一般是全身都漂在水面上的。”

          漸漸抬起頭的阿俵接著又目測了一下這里到岸邊的距離,他在心里想象著死者進入水中的情景,半天他什么也沒有說。從他那嚴峻的表情看,三輪也感到這個案件不簡單。

          會不會是自殺的呢?

          三輪忍耐著等著阿俵發表他的看法。正當他忍不住要問的時候,阿俵開口說話了:

          “把她打撈上來吧。”

          岸邊已經停了一輛白色大型的面包車。在它的側腰上寫著“機動巡邏隊”的五個漢字。

          坐車來的是帶著水中呼吸器的的8個人,他們是屬于機動隊的潛水隊員。他們在車里就換上了黑顏色的橡膠防水服。

          他們先繞到突出到湖面的岸堆上,把專用的橡皮艇放到了湖水里。然后有5個人坐到了里面。

          剩下的包括一名指揮官在內的另外三個人則站在岸邊注視著他們的行動。

          橡皮艇很快就到了現場附近,1名潛水員下到了湖水里。

          于是那名死者很快就被潛水員舉了起來,另外兩個人幫助他用匕首切斷了捆在她身上的繩索,拉到了橡皮艇上。三塊石塊也被打撈上來了。

          做完這些后,另外一名潛水員又潛到水下,他是在附近尋找還有沒有其他的物品。因為死者沒有穿鞋,也許還會有她的鞋子、手提包和其他的遺留物。

          在這期間,橡皮艇回到了岸邊,岸上的人連忙把這具尸體抬到了路上。

          在岸邊已經鋪開了一塊藍色的布單,并且把這名死者仰面躺在了上面。

          濕漉漉的頭發掩蓋著的臉上有一條淡淡的褐色帶,她的全身都因為被湖水的浸泡而出現了腫脹,但是還沒有出現腐敗的樣子。她的眼皮略張開著,露出了眼白,耳垂上的耳釘閃爍著耀眼的光澤。

          她的身高有1米50到60之間。身材不胖不瘦,下身穿著裙子,雙腿纖細。

          在她的雙腳和腰部,有三條用來栓石塊的尼龍繩。

          蹲在尸體旁邊觀察著的阿俵,漸漸地把目光盯在她的頸部。在她左鎖骨靠近頸部根部,有一條五、六厘米長的斜面傷口。傷口的邊緣也被湖水泡的發白了。

          “這里是不是刀傷?”

          觀察了一會兒,大月署的刑事科長芝浦警部用不確定的口氣問道。

          “很像啊。”阿俵一動不動地答道。

          “傷口深嗎?”

          “嗯,看上去不深啊。如果傷到了頸動脈,那么她就會在很短的時間因失血死亡。”

          另外檢視官從全裸的尸體一看就可以判斷這是一件很不尋常的案件。尸體被運回大月署后要很快進行尸檢。首先要盡快判斷死者是不是他殺,

          “她的年齡……?”

          “因為她在水中的時間很長了,已經腫脹了,但是可以看出她不是兒童,老年人也不像。從她的衣著來看,大概是20~40歲的女性……”

          這名看上去已經有40多歲的檢視官慎重而慢悠悠地說道。

          “死亡的時間呢?”

          “這個比較困難。在水中的腐敗速度比在陸地上要慢一些,夏季平均是一周到10天左右,但是水溫的差別可以有很大的影響。大致是死后一周以內吧。”

          “頸部的傷口、三條繩索捆綁,您認為可能是自己跳進去的嗎?”

          檢視官盯著死者腳上很深的繩索的勒痕,征求著芝浦的意見答道:

          “從水中的位置來看,那里可以是她能跳到的位置。但是如果是自己跳進去的話,就不應當有那樣的刀傷。因為那么重的石塊就可以達到溺水自殺的目的了。雖然傷口的性質還沒有確定,但是我覺得他殺的可能更大一些。”

          芝浦無言地點了點頭。在這期間,大家都沉浸在苦重的氣氛中。只有法醫還不停地拍照。

          尸體從水中打撈上來后已經過了30多分鐘了。

          但是尸體開始在人們的眼前發生了奇怪的現象。

          它在不斷而且明顯地變化著。臉部、手腳逐漸膨大,上半身也像被打了氣一樣在腫脹著。她的臉部在腫脹了兩倍之后,眼球也漸漸地膨脹出來,口中的舌頭也伸了出來。開始看成“水中花”的尸體不一會兒竟然變成了慘不忍睹的腫脹體……。

          從水中打撈上來后,她的容貌變化非常巨大。

          “這是她體內由于酸敗而產生的代謝氣體造成的。”阿俵低聲地說道,

          “在低溫的情況下,這些代謝產物沒有酸敗;撈到了地面后,體內沒有了壓力,再加上溫度高了,這些代謝產物的氣體便從機體的各個組織里釋放出來了,可以完全變成另外一個人的樣子。”

          他的聲音深深地刺痛著現場的每一個人。

          4

          尸體當天就被送到了甲府的國立大學了。

          第二天6月25日星期五上午從10點開始,在法醫學教室進行了司法解剖。

          大約兩小時后解剖結果立即被送到了大月警察署。正式的鑒定書得在1個月后才能寫出來。

          根據解剖結果——

          死者身高1米56,身材中等,女性。

          血型為A型。

          推斷年齡為20~35歲。(由于解剖時體內氣體釋放,體形基本恢復到原形,因此年齡比較容易推斷了)

          死因為頸部左側的斜形傷口(長約5厘米、深約5毫米)傷及左前靜脈以及氣管被切開,導致血液回流堵塞氣管而窒息死亡。

          其他部位未發現明顯的外傷、防衛性傷害。尚有若干處被魚啄傷的傷口。

          肺中充滿空氣,胃中無水份。因此否認溺水,但是今后根據臟器內的水中浮游生物的有無再行確定。

          死亡推斷日期為距解剖時3日到10日內,即6月15日到22日之間。由于胃已經排空,大體是餐后3小時以上。

          無分娩史、手術傷痕。

          左頸部傷口是否為自己所為,因為后來被大范圍移動而很難確定。自殺他殺的判斷應在周圍尋找有無刃器以及周圍情況而定——

          于是從縣警部的搜查一科派出了一個小組進行支援調查。

          潛水小組仍然留在現場,從早晨開始再次潛入桂山湖水進行搜查。昨天是在傍晚時分使用照明設備進行取樣,沒有發現明顯的物品。因此為了慎重起見,他們再次擴大搜查面積,從岸邊開始搜尋至湖水現場的地方。

          但是最終沒有發現任何有價值的物品,例如鞋、手提包、手機以及女性用品,也沒有發現刀具等與案件有關的物品。

          尸體身上的三塊石塊中,有兩塊為高33厘米,寬20厘米,厚15厘米,重量為5公斤;另外一塊只是厚為10厘米,重量較其他兩塊稍微輕一些。無論哪塊都是標準樣式的,只是已經相當舊了,棱角也都有所磨損。

          5公斤的石塊捆在了死者的身體和右腳腕部,稍微輕一點的石塊捆在了左腳腕部。

          用來捆綁石塊的繩索為捆包裹的、寬約6毫米的白色打包繩。一共用了兩股。

          但是捆在的部位決不可能自己解開。

          如果的其本人捆住自己,再用刀刺傷自己,然后跳入湖水中,那么就應當在附近找到刀具。而在湖底和岸邊都沒有找到這樣的物品就十分可疑了。

          從常識來看應當排除自殺的可能,但是在大規模的調查之前,最好確認這一點。在搜查總部成立后,應當一一排除各種自殺的可能因素。

          于是在岸上和湖水里的調查工作在同時進行,尋找著她的蹤跡。

          她是怎樣到達現場的?

          是一個人來的,還是被帶來的?

          “不能認為那三塊石塊是在湖岸邊的現場找到的。因為事務所每周要沿湖邊巡視兩次,所以如果發現沒用的東西肯定是要馬上清除掉的。”

          大森所長斷言道,其他的職員也證明了這樣的做法。而且要搬運這樣的三塊石塊一定使用汽車的。

          一個女性自己開車到這里來自殺,那么車又在什么地方?

          或者她是乘坐出租車、公共汽車來的。

          離現場最近的公共汽車站是通行于桂山湖東側的139號公路的“桂山大壩入口”站。但是要從這里到現場,就得走湖畔的北側或南側,至少要繞上2.5公里遠的路程。況且她還得抱著三塊數10公斤重量的石塊。

          另外,這一帶在這樣晚的時間乘坐公共汽車的人極少,所以要是乘坐公共汽車,肯定會有其他的乘客或司機發覺的。

          警察署從25日早晨向當地附近的公共汽車公司和出租車公司進行了通報,詢問是否有司機在最近的10天里的夜間發現過一名獨身女性或帶著女性到桂山湖附近的人。

          在當天中午的調查全部回來了。回答是沒有發現過這樣的事情。

          也就是沒有獨身的女性出現過。

          唯一的可能就是一名女性從很遠的地方,比如說從東京、甲府或富士五湖方面乘出租車來的了。要是確認這一點,就得擴大搜查范圍,還要調查各條高速公路的情況。

          除此以外,還要考慮是一名或多名兇手殺害了這名女性,將她的尸體用車運到這里后逃逸。

          上午接到了司法解剖的報告后,警方對這個案件的他殺可能性認識增大了。于是縣警決定設立搜查總部。

          在大月署設立的“桂山湖女性被害事件”的搜查總部,從甲府的縣警調集了搜查一科的科長前來指揮。并且從周遍各署還調來了多名警察協助破案。一般來說,在案發的初期調集大量人力廣撒大網是抓捕罪犯的最好時機,然后再適時收縮;而如果在初期沒能及時發現線索,使罪犯逃跑,那么后續的調查工作就會難上加難了。

          由于現場屬于偏僻的山谷地區,因此警方把目標首先定在了高速公路。

          如果是高速公路的話,那么中央高速公路的大月出入口是最近的地方。

          在高速公路的出入口(IC)保留著過去兩周以內的通行券或自動交費記錄系統(ETC),可以為警方提供相關資料。這樣就可以明白汽車出入高速公路的時間。

          在高速公路的出入口還設有拍攝汽車出入的資料的設備(VTR),包括汽車牌照的照片,同時還有乘車的全體人員的影象等等,只是這些VTR保留的時間不會太長,因為它們所占的硬盤空間太大。

          而自動交費記錄系統(ETC)則可以較長時間進行保留。

          通過調查ETC,可以判明最近兩周以內通行過車輛的車種、時間、顏色、車牌號碼、從何處進入高速路、或是從什么地方離開高速路等等情況。

          不僅僅是高速公路。一般的公路干線也設有被稱為“N系統”的拍攝和讀取車牌號碼的裝置。因此調查那些裝置的資料也是十分重要的。

          近年來進行犯罪調查的一個重要手段就是調查被害者的手機通訊記錄資料。

          但是為了判斷手機有無或知道號碼就要知道機主的身份。通過這一點還可以了解死者的死亡時間,殺人動機等等。如果明白了身份就等于查明案件的一半了。

          調查死者的身份是鑒別科的工作。

          25日下午,甲府的縣警方向東京警視廳、各道、府、縣警方發送了有關死者下述特征的傳真文件。

          你方有無符合下述特征的離家出走或下落不明的人員?如果有,請盡快與我聯系。

          于是各道、府、縣警方馬上根據自己地區發生的人員走失的傳真返回了甲府的縣警方。

          搜查總部的設立以及這個事件被社會大眾媒體進行了廣泛的報道。大多數的標題都冠以“我家有無走失人員”的醒目標題進行報道。

          “雖然衣著已經不完整,但是也可以成為線索”,阿俵檢視官看完了解剖報告后喃喃地說道。由于尸體在水中時間太長了,腫脹加上被魚的叼啄,面相已經徹底破壞了,但是她的衣著仍然的重要的調查線索。

          “牙齒有兩處治療痕跡啊!”鑒別科科長拿著解剖時拍攝的X光片說道。

          阿俵輕輕地搖了搖頭:

          “這次的死者可不會很快就查到線索的……”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pobohn.com:黔西| www.xmpa18.com:定西市| www.toptuto.com:德令哈市| www.feel-fi.com:黎城县| www.chuangxinyuanyi.com:九台市| www.hellobuynow.com:阿拉尔市| www.hiroshihawaii.com:通化市| www.108aaa.com:安庆市| www.penghancurbatuempedu.com:石阡县| www.epwiforum.com:铜梁县| www.3977886.com:闵行区| www.dy-yey.com:凤冈县| www.xunxi360.com:古交市| www.destryband.com:得荣县| www.z5838.com:周至县| www.lostin90.com:清流县| www.ft776.com:西华县| www.torrezanefelipe.com:社旗县| www.brqxbjgs.com:绥阳县| www.fitnessghost.com:拜泉县| www.deeblick.com:赤壁市| www.avtomationline.net:沙坪坝区| www.dogalviagra.com:武宣县| www.hg71678.com:马尔康县| www.nederlandsefilms.com:西藏| www.bcsdi.com:北安市| www.yumingxiqing.com:互助| www.elrincondelvideo.com:蓬溪县| www.czmjjr.com:兴城市| www.3dimensions-tv.com:呼伦贝尔市| www.scriedespretine.com:磐石市| www.gxdingyang.cn:保靖县| www.gumur.com:金秀| www.brushhairandmakeup.com:孟州市| www.dessertsstraightup.com:丰台区| www.sunfar001.com:启东市| www.208650.com:岑巩县| www.qm-cz.com:同心县| www.actcci.com:乌审旗| www.live2save2live.com:象州县| www.soulshakti.org:茶陵县| www.golddragonrecruiter.com:加查县| www.pj88837.com:龙里县| www.tswtchkviii.net:镇沅| www.thehappyendisnear.com:四平市| www.sao94sao.com:莫力| www.tangyangshop.com:浦北县| www.chinagoodbuy.com:闸北区| www.isabel-duque.com:哈密市| www.sofiamarket.net:基隆市| www.cocina-online.net:溆浦县| www.bostonsalist.com:集安市| www.choraliter.com:科尔| www.troop100bsa.com:柘城县| www.youjiataoci.com:克拉玛依市| www.chevroletbandung.com:株洲县| www.inattendu32.com:成安县| www.mannequin-enfant.com:灌阳县| www.bikeleads.com:壤塘县| www.ahlikartu.com:贡嘎县| www.gjbnc.cn:吴堡县| www.nzlvisa.com:平陆县| www.cw399.com:贡山| www.artpairs.com:尖扎县| www.mixbrand.net:两当县| www.atlanteventuresmezzogiorno.com:清流县| www.xashanjia.com:方山县| www.cv62.com:梁河县| www.51cuike.com:安阳县| www.bwbuffaloridgeinn.com:崇阳县| www.ay-maplastik.com:抚远县| www.suntopcar.com:聂拉木县| www.lomondtimberframe.com:甘肃省| www.alishaallport.com:南溪县| www.cx13800.com:大兴区| www.loveyourvideo.com:大竹县| www.krowstore.com:阿图什市| www.gvionlinetraining.com:南丰县| www.gy45.com:正阳县| www.cosmosofsweden.com:元阳县| www.zgspbw.com:金秀| www.acadiespatiale.com:文水县| www.j5dd.com:弥勒县| www.microseep.com:陈巴尔虎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