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域外名作

        神秘列車謀殺案(十三)

        來源:群眾出版社 作者:西村京太郎 (編譯/楊軍)

          第十三章 查訪

          一

          這是一幢看上去很舊的公寓,大概至少有20年了吧。有位評論家曾警告說,現在的公寓都成了水泥蓋的貧民窟了。現在十津川看著這老氣橫秋的建筑物,心中也不禁產生了同感。

          首先進入他的眼簾的是面朝大街的陽臺上曬滿了衣物——這就是典型的“貧民窟”的特征。

          盡管是這樣的公寓,但地點理想、價格比較便宜,兩居室一套的住宅平均才200萬日元。

          十津川和妻子兩個人也是住在一家公寓里。

          他們來到管理員那里,向他打聽了關于中尾明子的情況。

          “那個小姐是一個人住在這里嗎?”

          “是的。”管理員十分謹慎地說道。

          十津川看著這個人的這副樣子,覺得他也和這幢建筑物一樣早該進博物館了。他那雙在眼鏡片后邊的眼睛總像睡不醒似地毫無生氣。

          “我們想了解一下她家的情況。您知道不知道她的父親或是她如果有哥哥的話,都是干什么的?”

          “那事兒我可實在是不知道。”管理員面部毫無表情地答道。

          沒有辦法,十津川決定進到中尾明子的房間里親自查看一番。

          從大樓外邊看,這幢公寓簡直是破爛不堪,但中尾明子的房間里卻裝飾得十分漂亮:四周貼著嶄新的壁紙,廚房的桌子上鋪著像是自己繡的臺布。大概她挺喜歡旅游吧,書架上還有許多有關旅游的書籍。也許就是因為這個愛好,才促使她參加了這次“神秘號”列車的旅游呢!

          在床旁邊放著一部電話。電話旁邊放著一本電話簿。十津川打開一看,也許是她用暗號寫的吧,反正上邊沒有她家的電話,卻寫滿了男朋友和女朋友的地址及電話號碼。但這些都是家里的電話;可這個時間一般都在上班,因而打電話恐怕也是徒勞的。

          十津川發現人名的最后一行寫的是工作單位的電話,好像是一個區政府。于是他便撥了這個電話號碼,要總機轉一下人事科。

          “我想打聽一下在您那里工作的中尾明子小姐。您知道她家是干什么的?”十津川先向對方交待了自己的身份,然后這樣問道。

          不一會兒,人事科長便在電話里告訴他說:

          “中尾的父親是在一家民間航空公司當飛行員。”

          “是飛行員?”

          “是的。啊!等一下。聽說一年半以前他就退休了。好像原來是在T飛機場工作。”

          “退休后又上了哪里了呢,您知道嗎?”

          “這事兒我們就不知道了。”

          “您能不能告訴我一下中尾明子父親的名字?”

          “叫中尾隆壽,57歲,母親叫里子,50歲。”

          “她有沒有兄弟姐妹什么的?”

          “她有一個姐姐,但和一個美國人結婚了。現在改姓‘魯斯’。”

          “您還能不能告訴我她家的電話?”

          “可以。309——XXX。住址是世田谷區烏山。”人事科長一口氣說出了她家的全部情況。

          二

          十津川按人事科長告訴的電話撥了起來。電話響了半天也沒有人來接。

          “你來接著聽一會兒吧。”十津川說著便把電話聽筒遞給了小川。

          至此,被罪犯劫持走的三個人質的家庭情況全部弄清楚了。

          12歲的少年星野英司的父親是某導航中心的導航員;

          S大學的大學生林杏子的父親是“田島重工業”飛機制造部的部長;

          第三個人中尾明子的父親是從T飛機場退休的飛行員。

          飛機導航員。

          飛機制造負責人。

          飛行員。

          這三者間的共同點就是飛機!于是,十津川當然考慮到,罪犯會脅迫這三個人利用飛機逃往國外。但果真會成功嗎?十津川又搖了搖頭。

          如果他們要這樣干的話,首先就必須有一架大型的噴氣式客機,或是用軍用飛機也可以。

          要是用客機的話,日本產的就只有YS型號的,而目前這種型號的飛機已經不再生產了。

          而大型的噴氣式客機全部都是外國制造的,在日本還不能生產。

          而且,怎么可以設想單單脅迫一個導航員和一個飛行員就能將飛機開往國外呢?當然了,用噴氣式客機肯定是快的了。

          不管怎么說,罪犯的意圖是再清楚不過的了。這就愈發使得十津川焦急不安。

          今天上午11點20分,十津川他們已經從新垂井車站附近的那所補習學校里救出了397名乘客,但罪犯也早在這之前帶走了三名人質,一起在十津川的視線中消失了。

          這樣一來,也許他們正在繼續實施他們早就制定好了的逃往國外的計劃。

          “怎么,對方還沒有人接?”

          小川耳朵貼著電話聽筒說道:

          “電話鈴可是一直在響著呢!”

          “你去到世田谷區烏山的中尾家看看吧!”

          “去那兒?去那兒干嗎?”小川不解地問道。

          “你到那兒去,那個飛行員中尾隆壽在的話,就直截了當地問一下他現在干什么工作,與這伙歹徒有無關系。我得回一下警視廳,因為這會兒大概國鐵退職人員的名單已經查出來了。”

          “如果光有他夫人怎么辦?”

          “也這么問。”

          “明白了。”

          于是,小川放下電話就立刻出去了。十津川則立即返回警視廳,向本多科長報告了此行的情況。

          聽完了十津川的介紹,本多便在黑板上寫上了“導航員,飛行員、飛機制造負責人”,然后對十津川說道:

          “這樣也還是無法得知這伙歹徒要干什么。當然至少可以說還不太清楚,有很多想象的成份在內。”

          “但我認為很明顯,他們是要利用這三個人逃往國外。”十津川據理力爭地說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怎么個利用法可不得而知呀!”

          “去三鷹的龜井還沒有什么消息嗎?”

          “還沒有呢!”

          “國鐵退職人員的花名冊搞出來了吧?”

          “剛剛送來。瞧,就是這個。”

          本多說著拉開抽屜,從里面拿出一份用打字機打出的花名冊讓十津川看。

          “今年就五個,加上去年的共12個人。”

          “人還真不少呀!”

          “因為有的人參與了違法罷工,與廠方發生爭執被解雇了。關于這12個人,國鐵至今也還在進行追蹤調查呢。”

          正當本多說話的時候,資料室的春日事務官拿著一本雜志走了進來。

          “我找到科長說的那件東西了。”

          “還是有吧?”

          “看,就是這個。”春日說著把手里的雜志遞給了本多。“登在第36頁上”。說完他便返回去了。

          三

          “是什么?”

          本多一邊翻著雜志一邊對十津川說道:

          “就是那三名人質的事情。這次案件的罪犯制定的計劃是非常周密的。但與他們從這400名人質中偶然找到的這三名對他們逃跑計劃有用的人的事情,我總覺得不大協調。”

          “我也有同感。”

          “因此我想,是不是這伙罪犯在此之前就知道了在這400名乘客當中就有對他們這次逃跑計劃有用的人呢?也可以這樣說,是因為他們知道了在這些人當中有了這樣的人才臨時計劃了這種逃跑的方式。”

          “我也這樣想。但問題是,罪犯怎么知道的這一點呢?”

          “這個答案就在這本雜志上。啊,是這兒!”

          本多說著便打開到36頁,讓十津川看。

          “‘神秘號’列車的奇怪乘客。”

          在這條標題下邊記著下面的事情。

          最近,國鐵想了許多點子,其中就有搞時髦列車。這相當引人注意。這次由大阪鐵路局制定的一列目的地不被告之的“神秘號”列車,便以其極大的魅力吸引了超過原定員400人之20倍的人員。篩選的結果,由大阪鐵路局確定下來了400人。在這當中,各種稀奇古怪的人占了相當多的比例,我們舉如下幾個例子來看:

          有一對加起來正好140歲的72歲和68歲的夫婦倆;

          身為飛機導航員的B先生的公子;

          身為“田島重工業”飛機制造部負責人的C先生的愛女;

          某民間飛機場的退休飛機員D先生的愛女。

          上述這三個人的父親,歸根到底還是活躍在空中事業的人物,而其子女卻走上了與鐵道結成不解之緣的道路。

          還有一位有名的電影演員的兒子也在這400人之中。這就是最近走了紅運的電影明星西本功先生的正在上小學的公子。

          該列車將于8月8日深夜啟程。

          “原來如此呀!罪犯們是看了這條報道的。那么,他們就是根據這些來制定了逃亡計劃的了。”

          “大概這家雜志的記者去了大阪鐵路局,被允許查看了這400人的明信片了。”

          “照這么說,以前他們并沒有利用這三個人作為人質來安排逃跑計劃的打算了。”十津川一邊說著一邊又看了看手表。再過一會兒就是下午4點了。

          也許罪犯們已經改變了逃跑計劃。但直到現在警方還不清楚這次計劃的細節,當然也就無從談起相應的對策了。

          “他們怎么利用這三個人呢?如果你是罪犯會怎么干?”本多對十津川問道。

          “從剛才我就在想這個問題。”十津川也一籌莫展地說道。

          “先說導航員吧。僅利用一個導航員究竟能不能外逃?”

          “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每次都是一個導航小組,僅僅脅迫其中的一個人怎么可能完成呢?”

          “這一點我也有同感。下一個是制造飛機的負責人。罪犯怎么利用他外逃呢?”

          “會不會是罪犯利用弄到手的那10億日元來買一架飛機呢?”十津川苦笑著說道。

          這原本是十津川開玩笑的話,然而本多卻十分認真地說道:

          “嗯,也許這是問題的關鍵。”

          “怎么,您真的……”

          “是的!罪犯手里有了10多億日元,完全可以買一架小型的飛機。中型的也差不多呢!罪犯也許是七八個人,但能乘坐下這么多人的飛機他們不是可以買一架的嗎?但他們沒有能駕駛這架飛機的飛行員,于是就劫持了飛行員的女兒。”

          “不錯,有道理。”十津川高興地點了點頭,但又很快皺起了眉頭說道:

          “不過科長,如果他們在國內各地逃竄是可以這樣說的,但他們是要飛往國外呀。不,就是在國內任何地區,每個機場也都已有了安排,他們一著陸就會被捕的。因此不確認為他們會制定一個這樣的用來騙小孩子的計劃。”

          “那倒也是呀!”本多很快又沒有了主意,陷入沉思之中。

          四

          北野總算把這397人平安地送回了家,大大地松了一口氣,但馬上又擔心起那列“神秘號”上的乘務員來了。

          在這列火車上,應該是這六名乘務員:

          電氣機車司機 中村正人

          助手 針谷三郎

          客車列車長 田道哲次

          乘務員 北原徹

          乘務員 上原久仁

          營業員 岡部義夫

          這六個人都是大阪鐵路局的職員,而其中乘務員上原久仁的尸體已在六鄉被發現。

          另外,還有一個在京都用大轎車拉著團體乘客在梅小路蒸汽機車館參觀的男人,自稱是叫岡部,這只是從簽名上來這樣認為的,實際上也許這個人是個冒名頂替的。

          也就是說,在“神秘號”列車上肯定只有這兩個冒名頂替的人。然而中村司機他們到底怎么樣了呢?397人被救了,而中村他們卻至今還未歸還。

          能夠想到的理由只有下述兩個:

          其一,他們都是罪犯的同伙,即他們與這伙歹徒中的領導高野正之或是與“白石觀光”的白石剛認識,并共同參與了這次劫持計劃。

          機車乘務組共六個人,加上這兩個人共八個人。這與分析中的罪犯的數目也是相吻合的。而在這伙人當中,由于上原不同意這樣干便被同伙殺害了。

          但是北野又不愿意這么想,因為他可不希望在國鐵的職員中間發生不是一兩個人、而是如此眾多的人參與的誘拐事件。

          現在的情況是,罪犯們放棄了“神秘號”列車,似乎要改用飛機實現下一步計劃。這樣一來,大概就不會利用中村作為逃跑的工具了。

          于是,中村他們之所以不能回來的第二個人理由,使可能是中村他們已經認識了這伙罪犯,因此在事成之前當然是回不來的了。如果罪犯把他們放回來,那么警察就會很快地知道罪犯的人數等等情況。所以就是放了397名人質也不能放回中村他們。那他們最后將如何處置中村他們呢?這是北野十分關心的事情。

          再就是那成了人質的三名乘客。在當時,木本總裁對他說了許多自己如何擔心國鐵職員的安危和實在對不起他們的話,但在記者招待會上,對有關中村他們的事情又只字未提。

          然而,盡管這是自己內部的事情,但畢竟他還是擔心的。

          罪犯們已經制定了這次逃跑的計劃了。不!肯定已在實施這個計劃了。他們打算在哪個階段釋放三名人質和中村他們呢?

          北野一想到罪犯可能最終會殺掉這幾個人就坐立不安。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的。上原乘務員不就是在這次事件之初被殺掉了嗎?關于為什么被殺,北野心里有各種各樣的推測。最有說服力的推理,就是罪犯當中肯定有國鐵的退職人員和上原乘務員認識,他們反復勸其加入該項計劃而屢遭拒絕后便以滅口而將其殺害了。

          而罪犯們還是成功地弄到了10億日元巨款。因此,為了永遠保守這個秘密,也許他們會再動殺機的。

          五

          下一步罪犯該怎樣做還不清楚,但至少北野認為中村他們肯定是不人放回來了,而且在罪犯當中也一定有國鐵的退職人員。

          真遺憾,這種想象大概就是事實!因為從劫持“神秘號”到從“仙鶴13號”上輕而易舉地取走10億日元來看,罪犯當中如果沒有十分熟悉國鐵內部情況的人才見鬼了呢!

          從去年到今年,國鐵退職的人員共有12名。這里面有因酗酒而導致發生事故被開除公職的乘務員,也有因被懷疑有侮辱婦女行為而被警察逮捕的年輕司機助手。有的人北野還認識。

          目前,國鐵被各種各樣的麻煩所困擾,赤字問題,公害問題,還有服務態度惡劣等等。

          不僅如此,一俟發生一件國鐵職員的事情,報紙和雜志就連篇累牘地大肆渲染。本來赤字問題夠讓人頭痛的了,再發生不幸事故,該如何是好?

          因此,木本總裁愁眉不展,北野也被記者窮追不舍的提問弄昏了頭。

          所以北野一看到這12個人的名字,便回憶起了以前常常發生的事情。

          這類事件是頗能引起新聞界的興趣的。

          警察、國鐵或是銀行等方面的人,都對在發生不幸之后被世人所矚目感到反感。事實當然是事實,然而正因為世人矚目,才使得問題復雜化了。

          于是,北野便一個一個地給他們家里打著電話。他認為,現在罪犯正忙于逃跑,如果這個時候有誰還呆在家里,就首先應排除“他是罪犯”這個假定。

          有的人是親自來接電話,有的人不在,但在其現在的工作單位找到了他。對于這樣的人,北野都用筆將其劃掉了。當然還有因傷而住在醫院里的和正在服刑的;另外還有因發生事故后痛感無臉再見江東父老而自殺的人呢!

          于是,12個人就剩下了這四個人:

          棍間泰一 35歲 原火車司機

          新井干夫 27歲 原乘務員

          福田徹 26歲 原乘務員

          久保田健 30歲 原機械工

          棍間原來是某趣味列車上的司機,喜歡賭博。他從互助會借了300萬日元。為了還錢,他騙了朋友的200萬日元。念其初犯,而且又很快將錢退了回了,故被免于刑警處分,但他很快就寫了辭職報告,并退了職。大概這是因為此事已被報紙和雜志大大渲染了一番吧,再干下去也沒有多大意思,而且他還因此離婚了。

          新井和福田兩個人同在東京乘務員區工作,是一對非常好的朋友,兩人又都是獨身主義,休假時常常一起飲酒作樂,外出旅游。他們出事兒的時間是去年開春兒。

          那是一天深夜。他倆在新宿喝酒,和三個職員發生了爭執。但不幸的是,由于他們在高中時學過拳擊,因此一沖動便動手打了人。

          如果僅僅如此,或是說雙方各都有責任的話,也許就完事了。雖然對方被打得住了醫院,但經過說和,出部分醫療費也許就了結了。然而新井將這三個人中的一個人的錢包在混戰中搶走了。他認為這是他所取得“勝利”的“戰利品”。因此,他被判為“傷人搶劫罪”遭逮捕。

          到了今年判決才下來。他被判處強勞2個月,緩期1年執行。也就是說,現在這兩個人都在監外執行的過程中。

          第四個人是久保田健。他是在國鐵的大井街工廠干活的。他是一名從工業高校畢業后就來到國鐵工作的人,成為連續工作12年的老技術工人。

          同事們都稱他是一個認真的男人。因他為人誠實,工作認真,曾多次受到國鐵的表揚。

          然而,不知從什么時候他經常使用興奮劑。也許是因他經常上夜班,為了不打瞌睡而想的辦法。然而,就是因為這個他被迫停止了在國鐵連續了12年的工作。

          六

          這四個人與本次事件究竟有無關系,現在還不好下結論。但是作為領導的高野正之如果制定了這項計劃,就必須要物色了解和熟知國鐵內部的情況的人。而要想了解和利用這四個人也是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因為這四個人在出事之后,報紙和雜志都將此視為國鐵的丑惡形象而加以宣揚。當時電視臺還進行了報道。

          如果人們確實加入了罪犯的團伙,就完全可以肯定他們當然認識“神秘號”列車上的司機乘務員。不!不僅僅是認識,而且還有可能會把中村司機也拉來入伙。這一點也是完全可以考慮進去的。

          北野是根據上原被殺一事而進行推理的。于是他便帶著這四個人的照片、履歷和最后的住所的檔案去了警視廳。

          “作為我來說,我非常不希望此事是真的。但我還是認為也許有必要,因此帶來了這份材料。”北野說著便將這四個人的照片讓十津川看了。

          “您的這種心情我是非常理解的。”十津川向北野點了點頭。是的,如果原來的警察也混在罪犯之中,那么十津川自己的心情也同樣是說不出的一種滋味的。

          于是十津川便將這四個人的名字、高野正之和白石剛的名字一起寫在了黑板上。

          一共六個人。被害的石山清之在日歷上寫的罪犯人數應該是八個人。如果再加上石山本人也才七個。如果他們干掉了石山后又吸收了一個人的話,就正好是八個人了。

          “在此之后,還可以再隨便加上一兩個人的吧?”十津川說道。

          “那是什么樣的人呢?”北野向十津川問道。

          做為主謀的高野是這次計劃的策劃者,這點看來是無疑問的了。要制定這樣的計劃還要招募必要的人選,例如像國鐵的這四個人,作為技術上的需要,恐怕高野都得對他們進行拉攏吧。

          正如北野所說的那樣,這四個人的丑聞已在報刊和雜志上進行過報道,因此十津川認為,高野利用這四個人的弱點拉攏他們會非常簡單。因為他們出了事兒,被辭了工作,打了飯碗,便會產生“生不逢時”的怒氣,加之在報刊上把照片一登,社會輿論也讓他們受不了,就會產生一種自暴自棄的念頭。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受到高野的拉攏,不就會稀里糊涂地跟著上了“賊”車的嗎?

          “那么,你談談還應該有什么人參加呢?”十津川一邊看著黑板上寫的這六個人名一邊向北野反問道。其實,與其說是在問北野,還不如說是在問自己。

          再就是有必要誘拐400名乘客和劫走10億日元巨款的人。

          “但是,您認為僅僅六個人就可以劫持一列火車和其乘客嗎?”北野又反問了十津川一句。

          “在囚禁人質的大樓里,門上都安了炸藥包,僅僅數人就將這400人整治得服服帖帖。要說是一般人干的可說不通。因此,用炸藥包就算是一種脅迫吧!”

          “如此說來,就還要有一個會使用炸藥的人。”北野說道。

          “而且還要有地方去弄這種炸藥,但炸藥在國鐵也不是隨便使用的吧?”

          “是的。只有要開通隧道時才大量地使用炸藥呢!可是,我認為在保管上也是非常嚴格的。”

          “在新垂井大樓發現的炸藥共12份,而且還都有雷管導火索。要不我們再調查一下國鐵的工程現場?如果正好有12份炸藥丟失了,再順藤摸瓜查一下有可能自由出入此地的人,也許就更加能弄清楚罪犯的同伙了。”

          “我明白了。我立刻問一下各工程施工地。”北野說完就徑自返回國鐵總部了。

          十津川又看了一下手表:已經快5點了。罪犯們現在在什么地方?正干什么呢?三名人質和“神秘號”上的五名乘務員是否平安無事?他用焦急的目光盯著放在房間里的三部黑色的電話機。

          去世田谷烏山中尾家的小川和去三鷹工廠的龜井都還沒有打來電話。他們正在干什么呢?

          隨著時間的逝去,十津川更加焦急不安了。因為時間拖得愈久,罪犯們實現逃離的可能性就愈大。不,十津川更擔心的是這伙歹徒可能已經逃離了國土了。如果他們真的攜帶那10億日元巨款逃往了國外,那警方可就徹底地失敗了!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isabel-duque.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medianewslive.com:遂川县| www.alexanderday.net:天全县| www.jingmeihb.com:巴林右旗| www.procarpetcleaningservices.com:鲁山县| www.jydproducts.com:姚安县| www.youjjez.com:玉山县| www.3gamee.com:虎林市| www.pd553.com:浦县| www.hautdeals.com:灵山县| www.zhengbojx.com:麻城市| www.arcadaproductions.com:大丰市| www.bac3d.com:项城市| www.enselo.com:九寨沟县| www.weijinying.com:赞皇县| www.webfusionltd.com:博爱县| www.gw315shop.com:桂林市| www.blueknightspavi.com:巴彦淖尔市| www.hirfigyelo.com:文登市| www.xjzsxx.com:新沂市| www.cccmlogistics.com:长乐市| www.137170.com:永州市| www.ramadawg.com:蓬莱市| www.sweetnthings.com:阜南县| www.n9568.com:张北县| www.citybetgr.com:黄龙县| www.juanchinchoncha.com:德昌县| www.tusbolsaspublicitarias.com:雷山县| www.yyyuanyi.com:隆昌县| www.gamehostingreview.com:孟津县| www.takarasushioakland.com:北安市| www.czjyhl-sy.com:仁怀市| www.usbflex.com:黑河市| www.antoniouk.com:常德市| www.akpartiguzelbahce.com:宁河县| www.code1220.com:平陆县| www.cymjt.com:保德县| www.plastic-cn.com:定南县| www.ereglielitogrencievi.com:阿拉尔市| www.akillipet.com:中宁县| www.avalonwarriors.com:佛坪县| www.surridgesmusiccentre.com:永靖县| www.theballoonmarket.com:滦南县| www.bdshe88.com:格尔木市| www.vinintech.com:黄骅市| www.512825.com:温宿县| www.leicestercityjersey.com:松江区| www.xwjweb.com:青海省| www.globalryb.com:江都市| www.internationalchalice.com:太谷县| www.dashrescue.org:漯河市| www.blackindianmusic.com:清原| www.3gamee.com:阿鲁科尔沁旗| www.tmhatter.com:江安县| www.mancharus.com:安丘市| www.guitar-building.com:井冈山市| www.kpt555.com:赤水市| www.1shoupifa.com:通渭县| www.m2667.com:根河市| www.brixton-hardware.com:永州市| www.supplementstestosterone.com:卓尼县| www.panda-host.net:呈贡县| www.biologyislife.com:宣威市| www.xdhunganh.com:永宁县| www.czjyhl-sy.com:台山市| www.parametercontraption.com:泸水县| www.rivercityrugby.com:彭山县| www.rerrt.com:明水县| www.anhkhieudam.com:长春市| www.adult-toon.com:巴彦淖尔市| www.zxrmq.com:永德县| www.doedoehuis.com:濉溪县| www.tasdy7700.com:申扎县| www.iphonecheckbook.com:闵行区| www.dow98.com:松江区| www.fxptgs.com:北流市| www.debian-mirror.com:云林县| www.ohhiyo.com:耿马| www.3hjapanese.com:洛宁县| www.wedding-invites.net:水城县| www.o8o7.com:彭山县| www.kebumenkeren.com:筠连县| www.liangjiangsihu.com:额敏县| www.inkedcreatively.com:渭源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