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mkqep"><form id="mkqep"></form></tt>

      <cite id="mkqep"></cite>
      1. <strong id="mkqep"></strong>
      2. <tt id="mkqep"><tbody id="mkqep"></tbody></tt><rt id="mkqep"><meter id="mkqep"></meter></rt>

        中國人民公安出版社 主辦  中國社會主義文藝學會法治文藝中心協辦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東方利劍 > 精彩小說

        拆封的信

        來源:《東方利劍》 作者: 尹小華

          1

          縣長的司機小劉到李秘書辦公室時,李秘書正在替縣長寫發言稿。小劉說:“剛才路過收發室,有封寄給縣長的信,讓我捎過來了。”李秘書頭都沒回:“放桌上吧。”眼睛一直盯著電腦。小劉放下信說:“沒事我走了。”李秘書沒吭聲。

          這篇發言稿,是給縣長在縣委常委民主生活會上準備的。屆時,上級紀委和組織部門將派員參加。為此,縣長幾次叮囑李秘書:一定要把稿子寫好!

          李秘書寫完發言稿,已經下午三點多了。這時才注意到那封信。這是一封縣長親啟的掛號信,落款市紀委,但封口處已經拆開。李秘書開始想看看信的內容,但又下意識地收住了。這是讓縣長親啟的信,又是市紀委寄來的,肯定不是普通信件。李秘書立即把小劉叫來,問他信怎么拆封了?知不知道信里的內容?小劉說,當時沒注意是不是拆封,簽了字就送來了,絕對沒看過信的內容。

          李秘書心想,這事一時半會兒也搞不清楚,不如息事寧人算了,免得風風雨雨。他叮囑小劉:“這事到此為止,跟誰也別提,否則對你對我都沒好處。”

          小劉還是臨時工,期待的事情還有很多,便堅定地點點頭,緊緊握住李秘書的手:“敢用人格擔保,絕對不會走漏半點風聲。”自從他倆合作為縣長服務,這還是第一次鄭重地握手。

          小劉走后,李秘書又把那封信拿出來,看看封口,沒有發現人為拆啟的痕跡,倒像是膠水干了自行崩開的。但在這期間,誰也沒有十分把握保證沒人看過信的內容。

          李秘書又一次滋生想看看信里內容的想法,但還是沒敢動。以往凡是署有縣長名字的函件,他從未打開過,這是基本素養。可把啟封的信呈給縣長也似有不妥,干脆把信粘上再呈,免得讓縣長生疑。

          于是,李秘書也沒細想,取出膠水將信封好,為了粘牢固,還多用了些膠水。

          真是無巧不成書。李秘書剛粘好信,還沒來得及收起來,縣長就推門進來了。李秘書的辦公室,不經過敲門程序徑直就進的,只有縣長。

          措手不及的李秘書,一見縣長,“噌”地一下就站了起來,心“咚咚咚”地跳出聲,臉上也像涂了彩,由于沒有任何準備,顯得很緊張。

          縣長朝李秘書走近些,關切地問:“臉色不好,沒生病吧?”李秘書稍遲疑了一下,連道:“沒有,沒有,可能是喝水喝的。”縣長說:“有病抓緊看,可別硬扛。”李秘書答著“嗯”,心卻發著慌。

          頓了頓,李秘書賠笑道:“縣長有什么指示?”

          縣長環顧一下辦公桌面,然后問:“發言稿寫好了嗎?”李秘書遲疑一下:“寫好了,我再校對一遍。”

          縣長看他一眼,叮囑道:“稿子除了德能勤績部分之外,存在問題也要點一點,人無完人嘛。”

          李秘書不住點頭應著。

          沉了沉,縣長又道:“關鍵是存在問題部分。成績不說跑不了,問題不提不得了。可點問題,又不能過,比如下基層接受超標準接待、收受土特產等,這些問題以前是通病,但中央八項規定下發后,再有違反,就屬‘不收斂、不收手’行為。所以,一個字都不能碰,你再好好琢磨琢磨……”

          這些話,縣長是說給李秘書聽的,但眼睛卻一直停留在桌面那封信上。

          縣長終于走出李秘書辦公室。謝天謝地,他沒有問那封信的事。李秘書這才長吁一口氣。

          可坐下來細細一想,又不禁心虛起來:縣長在那封信上盯了那么久,封面又是向上的,肯定看清了是寄給他的信。他以前很少進自己辦公室,有事都是電話吩咐,有關發言稿的事已經叮囑過多遍,而且還都是老生常談。他是不是提前知道近兩天有掛號信寄來?如果這些假設成立,那肯定是有意考驗自己會不會壓他的信呢?要是第二天再給他,肯定會引起他的懷疑,不如現在就送去。

          接近縣長辦公室,李秘書放慢腳步,他先聽聽里面的動靜,然后才用右手食指作彎曲狀輕輕敲兩下房門,縣長也習慣性地回一聲:“進來。”

          李秘書小心翼翼地推開門,見縣長正端坐在辦公桌后閉目養神,便輕手輕腳地走過去,頭稍向前傾,將發言稿放到辦公桌上,又往縣長近前推推,輕聲道:“另外,還有您一封信,縣長,市紀委寄來的掛號信。”

          縣長“噢”了一聲,伸手接過信,卻沒有急于打開,而是翻來覆去地仔細察看。李秘書知趣地退了出來。

          不一會兒,縣長打電話又把李秘書叫回辦公室。他連看也沒看李秘書,右手拿著信掂了兩下,問:“信是什么時候收到的?”李秘書怯怯地答:“剛才。”縣長說:“這就對了,我說怎么膠水還是濕的。”

          李秘書在心里直怪自己,怎么用那么多膠水、也不等膠水干了就拿來?不等縣長再說下去,李秘書趕緊作檢討:“自己考慮不周,應該如實向領導報告。”

          縣長不語。

          這時候馬虎眼是不能打了,領導對身邊工作人員的審視,忠誠是第一位的。李秘書便把收件后的來龍去脈陳述一遍,至于把拆封的信再封上,主要是不想惹縣長生閑氣。

          縣長仍不語。李秘書見縣長一直閉著眼不說話,便心存僥幸,以為這事就過去了。當他躡手躡腳向門外走時,縣長沖他背后叫道:“等等。”

          李秘書抖了一下。

          縣長問:“經手這封信的只有你和小劉嗎?”李秘書答:“是。”縣長又問:“小劉沒有看過信的內容?”李秘書遲疑一下,堅定地點點頭。

          縣長用指甲順著背頭往后撓撓頭皮,接著拍拍落到胸前和肩膀上的斷發、頭屑。雖然仍不說話,但李秘書看出了他的惱怒。正想再作進一步檢討時,縣長沖著門外,向李秘書揮揮手。

          李秘書后退著往外走,退到門口,回頭請示道:“您看看發言稿,不行我再改。”

          縣長冷冷地,再次朝外揮揮手,沒有吱聲。

          這天晚上,李秘書飯也沒吃,就躺下了,一直盯著昏暗的天花板發呆。

          想不通,睡不著;想通了,更睡不著。

          天好像黑了有一百年。李秘書在這一百年的黑暗里靜聽著風從樹梢上穿行,蟲子在草叢里有氣無力地吟唱,越來越濃重的夜色罩住樓宇,傳出妻子、孩子輕微的鼾聲……

          天漸漸亮了。

          2

          第二天一早,李秘書隨縣長去郊區視察工地。

          車上,李秘書察言觀色,縣長一直閉著眼,對那封信的事好像并不介意,李秘書便暗自慶幸有驚無險。

          上午工作結束,縣長謝絕午宴,徑直回到辦公室。

          李秘書回顧,整個一上午,縣長的臉一直都很沉重。

          下午一上班,縣長就把李秘書叫到辦公室,說起了那封拆封的信。縣長不解地說:“現在假冒偽劣商品可真多,連膠水也有假冒的,市紀委怎么使用這樣的膠水?”

          李秘書語無倫次地說:“這個,我收到時確實是拆開的。”

          縣長皺著眉問:“除了你和小劉,還有沒有另外的人經過手?你說會不會有人故意拆開呢?”

          李秘書望著縣長,一時不知該說什么。

          縣長又用指甲順著背頭往后撓撓頭皮,接著拍拍落到胸前和肩膀上的斷發、頭屑,問:“李秘書,你再認真想想,把實情都說出來。世界上怕就怕‘認真’二字,共產黨就最講‘認真’。”

          李秘書忙說:“縣長我說的都是實情啊。”恨不得掏出心來給他看。

          縣長又撓撓頭皮說:“你也跟了我幾年,既有功勞也有苦勞,我心里有數,晉升職務是遲早的事,不能節外生枝,你再認真想想。”

          李秘書有苦難言,縣長的意思好像是自己為了提升職務而故意刁難他。

          下午下班,李秘書行進在回家的路上,情緒非常低落。

          已經是深秋了,樹上的葉子大片飄落。汽車一輛輛從他身邊開過,葉子追風似的跑過去;車又一輛輛開來,葉子再次跑回來。每個人都像追逐車輪的葉子,不由自主地尋找繁亂和模糊的未來。

          一縷繚繞上升的煙霧把李秘書的臉罩得烏黑。

          3

          李秘書,三十四五歲,政法大學畢業,任秘書前在縣監察局工作五六年。

          縣長對秘書的要求很嚴格,特別強調老實本分、忠誠可靠。李秘書是經縣紀委和組織部按照縣長要求,一起在機關干部中反復篩選后挑中的。

          李秘書的愛人在本縣一家電器廠家當法律顧問,也是個要強的人,曾兩次高考落榜,而后自修了政法專業本科,還考取了全國律師資格。她一直想進正規的司法部門,跟李秘書說過多次,李秘書卻沒好意思對縣長說。

          但縣長心知肚明,曾提醒李秘書:“要是單給你愛人調整了工作崗位,肯定會滿城風雨,我再要求別人就不硬氣了。你的情況也是這樣,暫不提升你的職務,我也是再三考慮,衡量利弊……”

          縣長這么一說,李秘書想再說什么就讓舌頭把牙齒給壓住了。

          此前,不少人說李秘書,人家當秘書的越當越風光,你卻越當越窩囊,甚至連家也顧不上。愛人也埋怨他:“你辛辛苦苦這幾年得到什么了?到頭來還不是個副科級!和你一起進縣政府的早超過你了,干脆早點下來,找個比較實惠的局室……”

          4

          平靜了幾天后,李秘書突然接到市紀委檢查室一個電話:“一個多星期以前曾給縣長寄過一封信,辦得怎么樣了?”李秘書說:“是有這么封信,但我不清楚信的內容,至于辦理的情況,還得問問縣長本人。”

          對方說:“是個函詢件,需本人作出書面說明,有規定時限的,他的電話總也打不進去,你提醒一下縣長。”

          李秘書一聽吃驚不小,怪不得縣長對那封信如此重視。隨即閃出一個念頭,可不能再染指信的事情了,躲得越遠越好。便向對方推脫:“這種事做秘書的不便參與,你還是直接找縣長吧。”

          李秘書做過信訪工作,知道紀委有規定:對群眾反映領導干部問題的函詢件,應在15個工作日內作出書面答復。對無故不回復的,應當責令其盡快回復;仍拒不回復的,應當對其進行誡勉談話或者作出組織處理……

          李秘書糾結的情緒沒有逃過愛人的眼睛:“這些天總覺得你有點不對勁,有什么事嗎?”

          李秘書猶豫一會兒,就把拆封信的事說了。

          愛人想想,問:“你復印過那封信或者看過信的內容嗎?”

          李秘書立刻否認:“沒有,絕對沒有。”

          愛人又問:“小劉看過信沒有?”

          李秘書說:“我問過他,他說簽收后就給我送來了,我覺得他不敢看。”

          愛人提醒道:“不能過于信任他,得把他盯緊,他如果泄露出去,縣長也會把責任歸結到你頭上。”

          李秘書點頭“嗯”著。

          愛人繼續道,凡事無風不起浪。但縣長不可能如實回答函詢件涉及的問題,肯定避重就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他又心有余悸,擔心在市紀委能不能過關。這種事情本來很隱私,要是有人中間插一扛子,你說他怎么想?你說你沒看,小劉也說沒看,但你倆經手的時候,信畢竟是拆封的,他能相信你倆沒看嗎?真要把信的內容傳播出去,后果不堪設想。縣長的顧慮就在這里。

          李秘書覺得愛人分析得有道理,但自己的的確確沒看信。

          愛人搖搖頭,接著說:“這是你自己的想法,要是站在縣長的立場,這可是關系到政治生命的重大問題。”

          5

          一天前,縣委召開了黨委常委民主生活會,縣長倒數第二位發了言。他將前面發言常委提到的存在問題,作了梳理,也給自己“對號入座”了兩條。開展批評與自我批評階段,都是泛泛而談,相互提希望的多,“紅紅臉”“出出汗”的現象根本沒有。可縣長總覺得身上有叮咬的痕跡,后來才發現,原來縣紀委書記在用異樣的眼神看自己,心就發起虛來。

          接下來,拆封信的事,便一直困擾著縣長,他絞盡腦汁地想過許多辦法,怎樣才能確保萬無一失?想來想去,終于想到了城關鎮王鎮長。

          王鎮長任職七八年,早向縣長表達過晉升的愿望。

          這天上午,縣長給王鎮長掛電話:“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王鎮長很少受縣長接見,有事都是打電話。把自己招到辦公室面見,說明有很重要的事項。王鎮長不由緊張起來:是哪項工作沒做好,還是有人奏了自己的本?

          王鎮長帶著這樣的忐忑心情,敲開了縣長辦公室。

          縣長非常客氣,讓鎮長坐在沙發上,還親自給他倒了茶。這使王鎮長更加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縣長看到王鎮長的窘相,忙說:“別緊張,叫你來是想和你商量個事。”

          王鎮長即刻從沙發上站起來,表態道:“縣長交辦的事寧愿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縣長重新讓他坐下,說,沒那么嚴重。考慮到你的實際情況,我和縣委書記通了氣,下一步想讓你任縣長助理,待換屆時出任副縣長,但目前要絕對保密。這個位置很重要,可以說是眾目睽睽,你一定要加強學習,嚴格要求,注意形象,別給人口實。

          王鎮長感激得差點跪下磕響頭。他斬釘截鐵地說:“我一定遵章守紀、廉潔自律,絕不辜負縣長的關心和厚愛!”

          這時,縣長才把拆封信的事告訴了王鎮長。縣長慎重地說:“這封信關系重大,一定要科學籌劃、精心設計,做到萬全準備,萬無一失。”

          王鎮長一口答應,說:“請縣長放一百二十個心,絕對讓你滿意!”

          6

          這天晚上,李秘書突然接到一個神秘電話:“合伙做筆買賣怎樣?”李秘書一聽就把電話掛了。以往這種垃圾電話和信息收到過不少:中獎、賣保險、消費查詢、電話欠費等,五花八門,不一而足。尤其是,電話里的聲音很奇怪,像是技術處理過,疑點更大。

          不一會兒,電話又來了。

          窗外,樹影不停地晃動,聽見葉子唰唰的聲音,看著手機上的熒光一閃一閃的,就像飛舞的螢火蟲。

          李秘書判斷,這個電話肯定與手機詐騙有關,所以后來那個電話號碼重復出現時一直未接。

          可是,這個電話非常執著,吵得李秘書心煩意亂,終于忍不住按了“接聽”鍵。他未等對方說話,便警告:“你要是再搗亂,我就報警抓你!”孰知,對方一點也不慌張,而是不緊不慢地說:“別誤會李秘書,雖然你不認識我,可我認識你。我剛說過了,想跟你做筆買賣,如果買賣做成,你的購房款就能還上了。”

          李秘書一驚:對方絕對不是省油的燈,而且對自己的情況了如指掌,連自己買房欠款都知道,絕不是等閑之輩。便耐著性子說:“這就奇怪了,我都不認識你,談何做買賣?”對方笑說:“正因為咱們不認識,這筆買賣才好做。”李秘書更加云里霧里了,問:“到底做什么買賣?”對方即道:“從你手里買一封信。”

          李秘書不由打了一個愣怔,耳朵下的皮膚和手臂外側,驚出一片雞皮疙瘩。忙問:“你要買什么?”對方又重復一遍。李秘書說:“越來越不靠譜了,我哪有什么信賣給你?”對方肯定地說:“你有,不過是復印件。”李秘書想掛電話,猶豫一下,又問:“你說什么復印件?”對方說:“你真是揣著明白裝糊涂。”李秘書一時不知如何應答,遲疑道:“簡直莫名其妙,我要掛電話了。”對方連忙說:“別,別,給你出大價錢……”

          盡管這筆錢與李秘書沒有什么關系,但他還是驚出一身冷汗,心想什么復印件這么值錢。正要回復對方,可惜我沒有你要的東西。未等張口,對方說:“你可以不急于表態,回頭好好想想,下次再聯系你。”

          李秘書狠勁掛斷電話,一副莫名其妙的感覺,他在屋里踱著步,嘴里不停罵著:簡直扯淡!

          愛人聞訊問:“什么人的電話,亂哄哄的。”李秘書說:“不認識這人,他要花大價錢買我手里的復印件。”愛人問:“什么復印件那么值錢?”李秘書說:“搞不清楚。”愛人說:“可能是騙子,如今的騙術花樣百出。”

          李秘書迎合道:“就是,現在哪來這么多騙子?”

          愛人沉靜一下,突然說:“等等,事情可能沒那么簡單。這個電話顯然與拆封的信有關,可能是想替縣長花錢免災的親信所為。縣長擔心你復印了此信,用這種方式探你的口氣。”李秘書說:“可我表示過連看都沒看過,更別說復印了。”愛人說:“縣長疑心重,不可能憑空口白話心就踏實,眼看就要換屆了,他要做到萬全準備、萬無一失。”

          李秘書回憶一下,那個神秘電話里的聲音雖然經過了技術處理,還是覺得有些耳熟,可一時又想不起是誰。

          李秘書有疑問:這難道是縣長指使的?

          現在網絡已經發展到可以揭穿人類任何秘密的地步。一旦信的內容泄露出去,讓別有用心的人在網上一炒作,再搞個人肉搜索,就有可能置縣長于死地。網絡可以殺人哪!

          翌日晨起,李秘書的左眼皮就開始跳,男左女右對吧?男左禍,女右禍。怎么連眼皮都跟自己過不去呢?

          白天上班,工作按部就班,縣長再也沒提拆封信的事,又恢復到以前和顏悅色的親切表情。越是這樣,李秘書心里越是發慌。

          7

          這天晚上,李秘書在家里剛看完焦點訪談,那個神秘電話就又來了。李秘書很氣憤,心想眼下的窘迫正是這個神秘電話造成的,未等對方說話,便對著話筒大聲叫道:“你腦子里灌水了,還是被驢踢了?我根本不認識你!”但對方一點都沒生氣:“李秘書別發火,經過科學檢測,原信確實被你復印過,上面還留下了你的指紋。和氣生財嘛。”

          李秘書怒火中燒,困獸樣在屋里踱來踱去。

          愛人過來問:“又是那個神秘電話?”李秘書點頭,捂住電話說:“對方還講我留下了指紋。”愛人說:“這顯然是詐你。種種跡象表明,縣長已認定你有復印件。正因為如此,無論你怎樣表示否認,他也不敢相信,而是想方設法控制你。”

          李秘書毛骨悚然。

          愛人思考片刻,說:“你答應對方。”李秘書不解:“這不瞎扯嗎?我真沒有復印件。”愛人干脆地說:“賣空,你告訴對方,就說同意做這筆買賣。”

          李秘書連說:“這絕對不行!”

          愛人冷靜地說:“這是上策。說穿了,對方買的不是物件,而是為了封你的口。官場也實行商業原則,只有經過交易才能讓人踏實。我是商場的法律顧問,搞的就是商業原則。”

          李秘書還是有些疑惑:“難道我答應和他成交?”

          愛人很堅定地說:“對!”

          李秘書有些憂慮:“這不等于自焚嘛。”

          妻子很坦然:“這是熄火!”

          李秘書想了想,又說:“如果對方跟我要復印件怎么辦?”

          愛人說:“可以不出手,對方會認為你復印不止一份,拿上也沒實際意義。”

          李秘書追問:“要是對方硬要呢?”愛人說:“那你就開誠布公地告訴他,復印件有,只是不能給他,不然人身安全無法保證,但信中的內容絕對守口如瓶。”

          李秘書細想:愛人的話確實有道理,很佩服她縝密的邏輯思維和分析判斷問題的能力,真不愧律師。

          愛人說:“你這叫當事者迷。”

          8

          不幾天,李秘書聽司機小劉說,縣長幫他轉了在編職工,但拆封信的事一字也沒提,小劉心存感激。

          李秘書心想,縣長這叫避實就虛,達到了一舉兩得之目的,既做了好人,又穩住了小劉。當然,小劉也可能真沒看過拆封信的內容,但縣長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看來,縣長已經先于自己與小劉商業運作了,不由信心大增。

          不久,李秘書主動給對方打了電話,盡量用平緩的口氣說:“經過慎重考慮,我決定與你合作這筆買賣。”對方遲疑了一會兒,說:“我就說過你是明智之人,你看什么時候選個地點,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李秘書雖然沒有對方說的貨有些心虛,但還是鎮定地答應:“好!”他不想讓對方懷疑自己的真誠。

          對方又說:“你如果不要錢,還可以選擇別的。”李秘書感到很蹊蹺,問:“什么意思?”對方趕緊說:“別誤會,我是說,人各有志,如果你不想要錢,別的也可以考慮,比如提職。”

          一道靈光閃過腦海,李秘書喜不自勝。這顯然是縣長運籌已久的,以提職為交換條件,為自己免災。

          李秘書爽快地回答:“同意提拔!”

          讓李秘書慶幸的是,對方沒有再提復印件的事。

          一片浮云掠過天空,清澈而又明亮。

          9

          翌日上班,李秘書到縣長辦公室送文件,習慣性地在門口聽聽,屋里傳來熟悉的唱腔:我站在城樓觀山景……

          縣長雖然愛好京劇,但是好長時間沒有唱過了,可見現在心情不錯。李秘書本來想等曲終后再敲門,但一曲接一曲不絕于耳,便在曲間用習慣指法敲門,里邊傳出縣長不同于往常的聲音:“請進來!”

          聲音清晰洪亮,含著喜慶。

          李秘書即刻聽到“撲通”一聲,那是他的心沉到肚子里的聲音。他如卸下千斤重擔似的長出了一口氣,同時生出一絲舒心的笑,他推開了門。

          李秘書將文件放到縣長辦公桌上時,他仍瞇著眼哼唱。

          李秘書沒敢打擾縣長的好心情,轉身要走時,縣長卻睜開眼,悠然地喝口茶,說:“小劉的事已經作了安排。你呢,準備安排到城關鎮任鎮長……”

          尾 聲

          這天凌晨,城關鎮王鎮長出了車禍,交警立即趕赴現場,最后認定:王鎮長醉酒駕車翻入河溝被凍身亡,終年42歲。一時間議論紛紛:王鎮長在哪、跟誰喝的酒?又何以醉酒駕車?他的死正常嗎?

          縣長悲痛欲絕,為表達哀思,親自任治喪辦主任,并及時召集有關同志開會。他提醒大家,不要議論王鎮長去世的情形,穩定壓倒一切。按照規定,地市以上領導去世才能覆蓋黨旗,我們破個例,給王鎮長的遺體覆蓋黨旗,而且還要開追悼會。

          縣長親自致悼詞,他用低沉的聲音回顧了王鎮長的工作歷程和光輝業績。最后總結說,王鎮長奉獻精神強,不計名利得失,忘我工作,廉潔自律,是黨的好同志,將永遠活在我們心中!

          在清理王鎮長的遺物時,發現一個手機。經檢查,以往給李秘書打電話和發信息的正是這部手機……

          再進一步偵查,縣長被“留滯”,涉嫌受賄和濫用職權等嚴重違法違紀問題……

          時隔不久,李秘書和司機小劉也被紀委帶走,配合調查。

          作者簡介:尹小華,系中國作協會員,小說選刊獲最受讀者歡迎獎。


         

        如轉載請注明信息來源!
        責任編輯:方莊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關于本站 - 廣告服務 - 免責申明 - 招聘信息 - 聯系我們

        版權所有:中國公安文學精選網  京ICP備13023173--1號

        app彩票软件 www.szmedspa.com:新绛县| www.cdxufeng.com:盘山县| www.fudianpian.com:上杭县| www.adamandsamlove.com:寻甸| www.cigdemyartasi.com:铅山县| www.ruru222.com:饶河县| www.948066.com:临夏县| www.excelsisairways.com:宁蒗| www.eradio66.com:株洲市| www.the-green-find.com:瑞金市| www.pervij.com:通化县| www.pj88837.com:普格县| www.kinostream.net:平邑县| www.liansheng-tech.com:常德市| www.szbxmchess.com:敦煌市| www.vampiresathruz.com:隆德县| www.82aaaa.com:南投市| www.apachasdesign.com:沾益县| www.heeeun.com:江华| www.stephanielajoie.com:柘荣县| www.yantailantian.com:菏泽市| www.stokistgreenworld.com:浪卡子县| www.66356tt.com:赤峰市| www.stoppenmetrokentips.com:民县| www.chinazigong.com:巴彦淖尔市| www.hk211.com:调兵山市| www.acadiespatiale.com:晋州市| www.ajcdjs.com:百色市| www.shopzall.com:阜宁县| www.aeroflex-cargo.com:喀喇| www.6819666.com:沁阳市| www.acjvn.com:镇宁| www.kmtyaf.com:荥阳市| www.sterlingod.com:东乡族自治县| www.shanggao-valve.com:秭归县| www.hz-xp.com:万山特区| www.zezenetwork.com:南通市| www.christianvoices.net:广元市| www.xzzygg.com:阿坝县| www.cp6990.com:红原县| www.gzbjbgs.com:寻甸| www.takethiscash.com:建湖县| www.bellinghamkiwanis.com:汝州市| www.potap-nastya.net:广昌县| www.fuzhuang1717.com:扬中市| www.lslcw.com:务川| www.jsxyybj.com:合山市| www.m2667.com:孙吴县| www.ajcdjs.com:剑川县| www.090577.com:肇庆市| www.tj-mro.com:枣庄市| www.932382.com:藁城市| www.domrestaurante.com:南充市| www.zhukao001.com:长乐市| www.82588k.com:西和县| www.920suncity.com:佛冈县| www.enxuemi.com:房产| www.hzs66.com:通河县| www.global-b2b-market.com:北海市| www.smashingoffernow.com:洪洞县| www.binggankong.com:海宁市| www.tellasurvey.com:耒阳市| www.pathsofbeauty.org:玛多县| www.77neo.com:广安市| www.elusiveo.com:紫金县| www.znmqw.cn:南木林县| www.wwwhg2422.com:贺兰县| www.elipalteco.com:丹阳市| www.tecnoconfundido.org:突泉县| www.isi-stone.com:瑞丽市| www.fnsbx.cn:衢州市| www.316gm.com:南皮县| www.bzsoft.org:海阳市| www.dsl-miami.com:峨边| www.lianyunlipin.com:乐都县| www.eschervictoria.com:奉贤区| www.arab-link.com:绥德县| www.680378.com:潞城市| www.starolympus.com:象州县| www.akaeno.com:刚察县| www.g9773.com:宁晋县| www.ixiaoo.com:陵水| www.freebie-host.com:玛曲县| www.csjwa.com:贵定县|